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經濟日報 27.7.2013)

HKET_copyright_article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畢業聚會碰巧橫風橫雨,搞手高佬慨嘆:「打波先嚟落雨?」,他在網上分享了當日的合照:「人丁單薄的畢業聚會。」

同學為鼓勵高佬,紛紛利用繪圖軟件進行二次創作,加插自己的樣貌,不知何時有人開始添加老師、清潔嬸嬸及看更的樣貌,合照漸漸變得越來越多人,到最後寵物、明星、比卡超、撒亞人同外星人都出現在合照內!衍生攪笑版本無數,並且經不同途徑瘋傳,到現在沒有人知道誰是創作者了。

二次創作爭議 不止政治惡搞

如果套用在現在的版權法,其實同學的未授權二次創作,及經不同途徑的分享,可能已構成「侵權」,這生活化的例子只想說明,不只是政治議題惡搞才與侵權扯上關係。

現在鬧得熱烘烘的《版權修訂條例》諮詢主要是探討版權制度下,如何處理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政府拋出3個方案作公眾諮詢,為期3個月。老實說,我功力淺,還未弄清楚「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有沒有魔鬼細節?有沒有潛伏炸彈?版權法本身就是頗複雜的,似乎需要時間再消化一下。重點是這諮詢不是考選擇題,你的選擇不只局限這3個方案,大家可以嘗試跳出既有思維模式,將每個方案作二次創作或是建議第4、5個新方案。

現時當一份作品產生時,版權便自然地由創作者全權擁有,即「保留全部版權」(all right reserved),所以同學任何的二次創作,甚至只是分享,都可能定性為「侵權」,要負上法律責任。但事實上可能高佬的原意是與民共享,鼓勵同學創作,並非想陷同學於不義,加上互聯網這新興平台,讓文字、音樂、影像、圖片等,可以在數秒間廣泛流傳至全世界。試問在你手上分享過的有趣圖片或影片,有多少你是完全清楚它的出處?

列名出處用途 授權改動原創

現在便有一個創新的處理手法,創作人可以在與其他同學分享之前,在其作品上貼上一張標籤,註明三大原則: 1。請註名出處  2。只限作非商業用途 3。 我授權他人更改原創作品再作分享,這亦即是一項新型知識產權的國際制度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創作者可根據自己意願,選擇對其作品「保留部分版權」(some rights reserved)。

香港共享創意的標籤背後是一大堆適用於香港的授權法律條款,彈性授權可方便創作者與其他人合法分享,旨在鼓勵香港的多元化創作,加強知識產業的發展。每個巿民只要看清楚標籤,便可以放心作二次創作或分享。

可惜共享創意的認知度偏低,而且並非所有創作者都願意分享,加上現時版權制度存在不少問題,如孤兒作品等,相信是時候重新檢討整個版權制度了。(待續)

撰文:王嘉屏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727

放榜關鍵時刻 孩子需要你 (經濟日報 16.7.2013)

HKET_DSE_article放榜關鍵時刻 孩子需要你

回想當年高考放榜日的情景,成績理想的同學,收到成績單高興得跳了起來,但瞬間都靜了下來,因為她們看見成績未如理想的同學沮喪無奈,心裏十分難受。

老生常談:「考試成績只是你生命的一小部份,成績並不代表一切!」 但有幾多個家長和同學現時能理解明白?

從前有會考及高考兩個公開試決定同學升中六及大學的命運,「求學不是求分數」 當然已是口號,水份成份十分高。終於期待已久的教育改革來了,誰知只有換來更失望,更無奈。

DSE一試定生死 壓力更大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 取代了會考及高考,以簡單數學計算,「一鋪定生死」,而且同學是早了一年面對這生死關頭,壓力必定大過分兩次過關。最重要是教育方向無變,著重成績、考試、分數,換湯不換藥,僵化的制度令家長感到無奈但仍要為子女「求存」而努力,最受傷害的是我們的下一代!

和兩位今年等放榜的同學閒談,「準備好心情了?」 「這幾天也睡不著,好緊張,壓力好大,好似生命倒數,沒甚麼可以做,亦不知道甚麼可以做。」 我無言。

我不是家長,也不是教育工作者,我沒有深究教育改革後的好處,我只從好幾個家長們口中得知,以往孩子由小六開始 「特訓」,現在就要由小二開始準備,甚至更早。家長忙於為子女製造完美的「履歷表」,從學習語言到音樂,到各樣運動,像大人上班一樣忙碌,目的只是追捕名校,而孩子的童年就在忙碌中度過,這就是你想的童年?理想的童年?

以往如果會考成績未如理想,勉強升到中六,經歷過公開考試,還可以有高考第二次機會,現在當然沒有了。我不是說過往的制度好,只想說,改革後,沒有了「更差」,只有「更更差」。是誰造成這一香港奇怪現象?

家長勿予壓力「孩子幸福就好」

如果我們的高官是相信自己推行的教育制度是好的,為什麼會送子女到外國留學?好簡單「針唔拮到肉係唔知痛」 ,當他們是你的親生子女,作為父母也不忍心讓他們被香港的教育制度摧殘,可惜不是每個家庭都有經濟能力送子女到外國讀書,只有無奈地在這個硬局中生存,誰有權要他們承受這種種?

為人父母都希望子女健康成長,幸福快樂,希望作為高官或從事教育者,將心比己,「Education is not the filling of a pail, but the lighting of a fire.」 ──William Butler Yeats。我們需要的教育不是填鴨式,是啟發下一代,請給他們空間發光發熱。

最後無論你的孩子成績如何,我希望各位家長「勿忘初心」 , 試回想一下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今天就對他或她說一句:「孩子,我只想你幸福快樂!什麼都不緊要,我永遠會在你身邊支持你。」 今天,你的孩子需要愛。

撰文:王嘉屏 青年創業計劃統籌人員
欄名:中產階級心聲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