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互聯網未來等你參與 (eZone 24.10.2013)

Internet Hall of Fame article

互聯網未來等你參與

 

互聯網常識題:「你日日上網,請問你知不知互聯網之父是誰?」「做功課必看的維基百科,又是由誰創立?」「網址系統World Wide Web是誰發明?」一題都唔識?請上網自己搜尋答案吧!

 

以上的先驅者均是國際盛事「互聯網名人堂 Internet Hall of Fame」過往兩年獲表揚的人士。「互聯網名人堂」可簡單比喻為「互聯網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由互聯網協會舉辦,現在已進入第三個年頭,下年首次於亞洲舉行,主辦城市更是我們香港!得獎者將獲邀來港接受表揚,與大家分享及見面。

 

「互聯網名人堂」(官網:http://www.internethalloffame.org/)旨在表彰世界各地為全球開放的互聯網發展與進步有超卓貢獻的人士,是全球互聯網的活生生歷史 。 典禮將於 明年48日舉行,是2014年「國際IT匯(International IT Fest)」的亮點之一。「互聯網名人堂」已公開全球接受提名,到1031日截止,任何機構或個人都可提名世界各地的人士。

 

今年70歲的Vinton Cerf ,設計了通訊協定(TCP/IP)作為互聯網的基礎架構,因此被譽為「互聯網之父」;Jimmy Wales 創辦了維基百科,是全球最大免費及開放的網上「百科全書」,讓全球任何網民亦可參與建立網上知識庫;Tim Berners Lee是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發明者,令你可以用瀏覽器軟件及HTTP協定,瀏覽全球網站。上述人士皆是互聯網的先驅者。

 

諸君會問:「關我乜事?」其實互聯網已成了你我生活的一部份,和水、電、煤一樣不可缺少,但We can’t take the Internet for granted.」互聯網的誕生不是偶然,而是由一個龐大的世界社群合力建造而成,參與者上文提到的先驅者、技術開發者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政策 制定機關、民間團體、學術及研究機構、政府等等。互聯網的發展及建造過程,由開始都是從下以上,以多持份者(Multi-stakeholder approach)的模式運作,由很多不同角色的人參與,甚至包括閣下在內的每位網民,均可以參與決定互聯網的未來,沒有一個特定的「話事人」。所有過程全都是公開進行、自由參加。

 

可惜,國際電訊聯盟(ITU)旗下的ITR(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Regulations)原本只規範國與國之間的電訊標準及收費,在上年底討論修訂時,俄羅斯、中國、阿拉伯和非洲等國家提出擴展規管範圍至互聯網,企圖改變現在多持份者的模式,由政府主導決定互聯網的未來;國際電訊聯盟採用閉門會議,透明度等於零。中國簽署了新修訂的ITRs,於2015年生效,香港政府相信會陸續推出相應的新互聯網政策,以不同的「名義」加緊對互聯網的控制。

 

「別問互聯網能為你做甚麼,應問你又能為互聯網做甚麼」。你的第一步:參與!

 

原文刊於eZone793 20131024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經濟日報 17.10.2013)

HKET HKTV article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

收到令人失望及憤怒的消息後,在Facebook發現了那個Page,我Like的時候只是1萬個Like左右,到凌晨2時多短短8個小時,已有26萬個Like了。心中「嘩!」了好幾次,第一次親身見證互聯網的震撼威力!
連黃之鋒在facebook也說:「學民思潮絕食佔領12萬人先有16萬Like,政府一唔發牌,5個鐘內16萬Like……點都好,請大家盡Like,這就是民意。」

 

反國教後 政府再創「佳績」

對,這就是民意。上年學民思潮能在短時間內善用社交媒體,傳播反國教信息,凝聚群眾,Facebook Fans Page收集了16萬個Like,引發12萬人圍政總,大家相信這已是個紀錄。但發牌當天,政府再創「佳績」,破新紀錄,以時速計,每小時3萬多個 Like增長,即代表每小時有3萬多人同政府講:「萬人齊撑!快發牌比香港電視!」絕對可以說:「口水都可以浸死你,盲都可以睇見,聾都會聽到。」

一個人走出來表示不滿,其實已經代表背後有多於一個「沉默」的人不滿,現在即是代表不滿發牌的人是26萬的倍數,我正為政府如何拆這超級「巨彈」而擔心。

以我不專業的分析,好簡單,香港人大多數是沉默的一群,基本上「敵不動,我不動」,我不理你做甚麼,就算有甚麼不滿,最多飲茶同「吹水」時高談闊論一下,但上次反國教事件,身為家長的市民,心態基本上認為:「你搞我都算,你搞我個仔同女就唔得,我一定同你死過!」

 

不解釋發牌原則 引質疑

至於今次,身為一個普通香港市民,我們的期望很簡單,就是有更多選擇及有質素的免費電視節目,政府選擇性地只向兩個免費電視發牌,拖延發牌多時後,市民認 為準備最充足、最期待的香港電視卻莫名其妙地不獲發牌,政府不解釋原因,不披露發牌原則只說是「一籃子原因」,有講等於無講。更奇怪是,以「避免過度競 爭」為藉口,拒絕同時向三間電視台發牌,市民必問:「不是為了引入競爭而發牌?以市場主導,汰弱留強,令市民受惠於更高質素的電視節目嗎?」再者,這次發 牌不是真正的免費頻譜,同無綫亞視的不一樣,不是大家安坐家中就可以睇到,必須要安裝機頂盒。唉……無言了。

政府剝奪市民的知情權,透明度等於零,怎能讓市民相信政府沒有黑箱作業,沒有「關照」現有兩台?我眼見上次反國教「政治中立」的一群,今次統統都走出來表態了,這不但代表民意,更代表市民對政府高呼:「請不要試探我們的底綫,不要得‧寸‧進‧尺!」

今天我們要珍惜網上發聲的自由,堅守公義,「今天不站起來,明天站不起來!」

撰文:Ping Wong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0月17日

IP位址加位要快 (eZone 3.10.2013)

 IPv6位址加位要快稿

IP位址加位要快

因電話號碼不敷應用,香港於1995年1月1日,所有固網電話號碼,一律由7位數字增加至8位數字,改動是在最前面加上2字。市民沒有選擇,由當天起要習慣使用新的電話號碼,如:「21234567」。

假如回到過去,你有權選擇繼續使用7位數字電話號碼,同時不可用新號碼,但你明白最終也需要轉到8位數字電話號碼,你又會如何選擇?

現在互聯網就是經歷同樣的改變。互聯網已成為企業的必需品,就像水、電一樣,每次上網都必須要一個IP位址,如電話號碼一樣。互聯網的急促發展,令IP位址不敷應用,需要加「位」,即由現時的「IPv4」制式轉到「IPv6」制式,基本上是將IP位址加長,如電話號碼加位一樣。新的IPv6制式令IP位址的數量以幾何級數倍增,多到地球上每一粒沙也可以有一個IP位址,故在可預見的將來,我們不需要再作改動或擴充。

IP位址跟電話號碼加位的最大分別是:閣下需要更換你的「電話機」以及電訊公司需要提升互聯網的基建及推出相關的服務配合。簡單說,是整個上網路徑都必須兼容IPv6制式,缺一不可:從網站、電腦、路由器或伺服器、互聯網服務、數據中心等等都必須要兼容IPv6。業界預計至少好幾年,甚至十年,IPv4與IPv6制式需要同時並行,猶如你要同時使用7及8位數字的電話號碼,最終7個字號碼會完全淘汰,全面「升級」到8位電話號碼。

為甚麼你要立刻行動?因為IPv4位址缺貨,已越來越貴,營運成本會越來越高,而且「遲早都要轉,不如早啲轉,快人一步,有着數!」。 現在市面上部份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網站寄存服務及數據中心已提供有限度商用IPv6互聯網服務。企業在考慮申請互聯網服務、購買新網絡設備及軟件,或建構新網絡基建時,應該確定能兼容IPv6制式,這是企業長遠發展的重要一步!

由政府到私人企業都開始陸續要求服務供應商提供的服務能與時並進,要求必須兼容IPv4及IPv6制式,要繼續有生意或開拓新客戶,就不能遲疑了。身為IT人,更加要把握時機,自我增值,參與相關的 IPv6講座以及培訓課程,不然反被老闆問到「口啞啞」。

至於廣大市民,可能覺得IPv6「唔關我事」,因為香港現時仍未有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提供IPv6的住宅服務。筆者相信以市場主導的商業世界,有「需求」自然有「供應」。今天起請你打一個電話給你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我想申請IPv6的互聯網住宅服務,請問你幾時有?」

原文刊於eZone790 2013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