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特稿:你準備成為新電視台觀眾?(信報財經新聞 24.12.13)

特稿:你準備成為新電視台觀眾?

編按:作者王嘉屏,是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就香港電視網絡(HKTV)變相獲發「流動電視服務」牌照一事,與《信網》讀者分享其獨特的見解。

當大家以為電視業「原地踏步」,香港電視突然宣佈收購中國移動旗下的香港流動電視業務,明年七月一日正式開台進軍流動電視市場,並逐步重新聘請較早前裁減的320名員工,香港電視股價勁升超過六成,全港市民為香港電視能殺出新血路而雀躍,為將有新電視台而興奮!

這就是王維基的Plan B,那跟較早前的免費牌照有何分別?免費電視牌照其實不是真正的免費頻譜,與現時無線或亞視大氣電波廣播不同,新營辦商須鋪設網絡,為每戶安裝機頂盒或相關設施,市民才可在家收看。

現在香港電視購得的流動電視業務是以CMMB(China Mobile Multimedia Broadcasting)制式傳送,透過大氣電波提供流動電視節目,在家、在街也可收看,覆蓋率更高,可惜解像度比較低,上限就如設定為240p的youtube版或低於VCD的質素,習慣高清電視的你,能否接受?

另外,你必須擁有「兼容CMMB制式」的手機、流動設備或電視,又或者購買外置接收器,才可以收看,你願意付出嗎?

幸好,政府沒有限制或規定營辦商使用特定制式傳送,即表示香港電視將來可打破CMMB的限制,選用其他制式,透過大氣電波提供高清流動電視節目。

當然重新鋪設基建以配合新制式,不是一時三刻的易事,但這才是香港電視的長線策略,要跟無線亞視一樣,以大氣電波廣播免費電視節目,這才是真正的出路。

那麼還有OTT(Over-The-Top)電視服務呢?OTT並不是新事物,是指通過互聯網提供電視服務,跟香港寬頻的bbTV或myTV差不多,想看高解像度的節目,頻寬是關鍵。香港電視現在擁有更佳的「天時、地利、人和」,OTT是中短期的重點攻佔地。

香港市民在家大多數擁有高速頻寬,就算升級,亦所費不多,至於手機上網,雖然無限上網年代終結,但只要與電訊商合作,推出如「HKTV無限上網計劃」或其他優惠合作模式,在商言商,相信問題不大。最重要是大家現在皆熱切期待新免費電視台,香港電視不需大賣廣告,全城已知道新台將於明年啟播,同時亦相信其電視節目有一定質素,誰會錯過?

過往打破市場壟斷,唯有駛出「一世唔收」、「殺價超人」等絕招,相信香港電視亦會推出如免費送裝置、送頻寬等,務求在開台後極速「上客」。雖然智能手機及流動裝置盛行,行街收看電視仍非主流,「入屋」才是重點,要令每個家庭可以一開電視便看到香港電視的節目,迅速建立龐大、穩定的觀眾群及良好口碑,廣告客戶才會找你,香港電視才有生存空間,香港市民才可享有更多的選擇。。

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網上版 2013年12月24日

Google棄建數據中心 港輸甚麼?(經濟日報 13.12.2013)

HKET Google Data Centre article imageGoogle棄建數據中心 港輸甚麼?

撰文:Ping Wong 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新香港人

正當IBM、SoftLayer等各大國際企業紛紛計劃來港興建數據中心,為何Google卻取道和香港差不多「貴」的新加坡,而捨香港而去?

大家又為何一面倒的指摘香港政府,而不怪責Google失信?無論如何,這次香港不但輸了機會,輸了面子,還輸了國際聲譽。

香港擁有全球最完善先進的電訊基建設施,可靠穩定的電力供應,沒有天災威脅,鄰近中國內地,又與國際緊密接軌。香港資訊自由,法制健全,資料私隱獲得穩妥保障。

香港亦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之一,自由貿易、自由市場、資金自由流動、簡單明確的稅制和低稅率,這一切都是興建數據中心的絕對優勢。

香港寸金尺土 土地配合蝕章

政府過往積極協助數據中心業尋覓土地,奈何始終先天不足,寸金尺土,惟有大力鼓勵改裝現有工廈。但數據中心對於建築的要求極高,除了樓底高、承受力強、供電穩定外,設計上需極具彈性,須從頭開始規劃以符合高端數據中心的規格,如網絡鋪設、通風系統等,最重要是長遠擴充性及持續性。

因此,興建數據中心在自置土地上必然是首選,改裝工廈不但成本高,結構上亦不能完全配合數據中心的規格,硬將高端數據中心搬入工廈,只是政府一廂情願。

再說,在香港縱然獲得土地,自行興建數據中心,但將來的發展空間始終有限。正如Google在香港獲得2.7公頃的土地,以香港標準,不少了,但在台灣一開始便是15公頃了,將來還有大量土地作發展及擴充。政府應着眼如何供應更多土地配合,不應硬推現有舊樓。

此外,能源是營運數據中心的主要成本之一,電費一般佔數據中心總營運成本約三至四成左右。現今全球互聯網巨擘如蘋果及Facebook等都提倡可再生能源,承諾興建「環保數據中心」,Google亦不例外,風力、水力及太陽能均是新建數據中心的主要供電來源,但香港環保政策落後,供電來源亦十分傳統,依賴燒煤比例超過一半,再生能源政策未有出路。

更重要的是,Google在2010年,將所有設在內地的伺服器搬到香港,只因相信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對抗中國政府的內容審查。可惜Google聲稱在香港的伺服器偶爾仍受內地干預,影響無審查內容的傳送。加上近年大事件如網絡廿三條、國教、港台、電視發牌等,令人質疑內地政府對香港開始逐漸「接管」,憂慮香港的司法獨立及自治權,內地審查內容的機器將來在香港以不同形式出現。興建數據中心是企業的長遠投資及重要資產,香港不獲選,很難相信完全與政治因素無關。

爭取建科技局 勿被政治拖累

話說回來,香港政府對資訊科技的重視亦一直為人詬病,如特首一上台便應該接受議員的邀請到矽谷走一趟,與矽谷建立緊密聯繫。至於爭取多年的科技局,更不應因其他政治因素拖累,早應「分拆上市」,今天結果即使完全一樣,大家也或會為香港政府不值,而不是一面倒的指摘。

蘭桂坊之父盛智文曾說:「香港不可以再依賴金融及地產,資訊科技才可拯救香港經濟!」其實我們不是輸在起跑綫上,更大可能是輸在「龜兔賽跑」的心態。

Google高調的來,高調的走了,香港輸了,香港人真的受傷了!

(作者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10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2月13日

政府勿愈幫愈忙(eZone 12.12.2013)

eZone article about startup and D21

政府勿愈幫愈忙

蘭桂之父盛智文與年青創業家分享說:「香港不可以再依賴金融及地產,資訊科技才可拯救香港經濟!」「上一代應該給機會下一代,下一代才是我們的希望!」

香港資訊科技人才短缺,年青IT創業家「無錢無人無人脈」,在有限資源下跟各大公司爭奪人才,當然「輸成條街」,初創公司四處請人,一年也請不到,唯一可以就是sell夢想。一位甫畢業便創業的年青人實話實說:「如果打工是坐鐵達尼號,創業則是坐舢舨,好玩但所有事情便得靠自己,失敗率奇高,要生存亦不易。」簡單兩個字 ﹣ 靠自己!

政府最近推出的《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諮詢文件,重點之一是支援初創企業(startup),主要提及正開發一站式的入門網站平台,以乎欠缺新意,亦無實質的措施及政策。

初創企業最重要是開發產品、專注業務,可惜得到政府的某些支持後,郤要花大量時間在行政工作上,「填表、交表再填表」,而且只是退還機制,即是自己先付鈔才可以申報取回。難怪聽聞造就一新興行業 ﹣代填表服務! 其實將程序全面簡化,大量使用網上平台,並預先支付部份資助予初創企業,環保、省時,又實際。

政府經常鼓勵及支援中小企採用資訊科技,改善業務效率及開拓商機,那不妨資助中小企採用雲端服務,以類似學前教育的「學卷」形式資助,助初創企業的雲端產品及服務有更大的市場空間,又可實際提升中小企對資訊科技的應用。

此外,政府既是香港最大的「買家」之一,理應帶頭採用本地研發的產品及服務,支持「本地原創」。參考南韓政府的做法,如果採購合約或招標在某個金額以下,又或者一些特定合約,政府可規定不容許大企業參與,只讓初創企業及中小企參與及發揮,減少壟斷,增加中小企的生存空間。事實上,很多初創企業及中小企的產品及服務質素已獲國際認同及肯定,絕對不比大公司的產品遜色。

香港的競爭力指數在基建及法制方面往往名列前矛,但在創新創意方面往往落後他人。政府鼓勵創意創新,支援初創企業是好事,有當然好過無,但措拖及政策必須落地貼心。創業家常言道:「我哋真係好忙,唔係你好快見唔到我哋啦!要幫忙,請真的要幫到忙,不要越幫越忙。」

原文刊於eZone800 2013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