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科技下一浪 ﹣ 社會創新 (eZone 16.1.2014)

eZone article about trailwatch and social innovation

科技下一浪 ﹣ 社會創新

 

打氣團專程來到山頂中途站為尹子聰打氣,室外氣溫9度,我嘆著奶油豬及熱奶茶,「欣賞」外面橫風冷雨大濃霧;團員吃飽了兩回,終見他匆匆的來了。「雨太大,要避雨,所以遲了,對不起」他衣衫濕透, 背著15天的勞累,終極目標是在19天內走遍全港134座山頭,那為何要自討苦吃?

十年前,尹子聰21日徒步走遍香港130個山頭拍攝郊野,十年後再來一次,旨在完成心願,為香港郊野作活生生的印記。如今竹高灣、大浪西灣、后海灣等面目全非了,他慨嘆:「郊野變了,香港人還未醒覺失去了什麼。」

指南針、地圖及電話是十年前必備工具,到今天同樣重要,只是變身成「三合一」的智能手機。現在巿面上有多種行山應流動應用程式(app),協助行山人士記錄路線及拍攝沿途風景。今次尹子聰實地測試了全港首個保護郊野公園的app《徑。香港 Trailwatch》,除了基本的全球衞星定位(GPS)紀錄路徑外,與別不同之處在於舉報功能。行山人士如遇到郊野遭破壞,如:傾倒垃圾、破壞生態、懷疑非法工程等,均可在app即時「舉報」,拍攝情況、確定位置及記錄詳細情況,即時上載到網站,與公眾分享資訊,冀引起大眾關注環境保育。有關政府部門亦能更快掌握詳情,迅速跟進,避免「後知後覺」,將破壞減到最低。

長遠而言,如果能集合所有行山人士之力量,以Web 2.0或維基的方式為全港郊野作全面記錄,包括實時景象、地標、提示等,天天更新,更可邀請專業行山人士定時確定資料準確性,建立龐大的郊野公園數據庫,那真是功德無量了。筆者愛遠足,也愛大自然,利用《徑。香港 Trailwatch》讓行山人士享受遠足樂趣之餘,同時為保護郊野出力,以創新服務,締造社會效益,這是「社會創新 (Social Innovation)」的好例子。

政府醖釀已久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將於短時間內推出5億元的資助,旨在鼓勵以創新方法達致扶貧和防貧的目標。筆者認為推動社會創新是必然的大方向,但定義應廣闊至教育、環保、醫療、保護兒童、服務長者及長期病患者等,任何能創造社會效益(Create Social Impact)的範疇。基金詳情尚未公佈,但筆者期望基金是「落地及切實」的給予申請者自由的空間,簡化申請及報告程序,令申請者專注執行計劃。

另外,政府今年於「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特設「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獎」,其中一個組別正是「社會創新 Social Innovation」。雖然明知「創新」加「資訊科技」加「創造社會效益」的初創企業為數極少,但仍希望鼓勵及支持正在努力的公司 。

如果你認識這些公司,請鼓勵他們參加,創造貢獻社會的產品絕對值得表揚,值得讓更多人知道。

原文刊於eZone805 20141月16日

假如我是王維基……(信報論壇 8.1.14)

假如我是王維基……

假如我是王維基,早已預料無線電視有此一着,向中移動宣布終止租用六個發射站予中移動子公司,至今年七月六日止,事件明顯闖著香港電視而來,旨在阻止今年七月一日開台。無線當然知道最終必須根據發牌條件履行責任,但通訊局只可在商業協調不果後,才可介入,無線的策略就是「拖」,讓我們準時開台增添難度,相信在未來無線會用盡方法阻止香港電視入場。

至於中移動就子公司與我們的股權交易進行內部調查,相信只是一少撮人不滿,為安撫而作出表態,所有交易已完成,股票已到手,在港合乎程序法理,如母公司全數推翻,相信港人反彈更大,重新掀起風波,實屬不智。

擴大電視廣告市場  增生存空間

我是生意人,公司須有穩定收入來源,根據無綫電視2012年周年報告【註1】顯示,廣告收益佔總營業額近七成,無可否認除吸納觀眾,廣告客戶亦是我們的「服務對象」,雖然智能手機及流動裝置盛行,行街看電視仍非主流,所以我們一定要「入屋」,讓每戶按一下鍵便可選擇收看我們的節目,迅速建立龐大、穩定觀眾群及良好口碑,廣告客戶才會找你,我們才有生存空間。

電視業界一直擔心電視廣告市場正在萎縮,這個「餅」根本不夠大讓新競爭者加入,那不妨嘗試放寬廣告限制。流動電視牌照不屬於廣播牌照,節目內容只受一般法例規管,不受廣管局發出的《電視通用業務守則─節目標準》所限【註2】,包括成人節目、暴力、保護兒童、植入式廣告及廣告時間等。

當然我們製作節目不會挑戰公眾道德標準,但既然流動電視沒有規管包袱,正好是一測試平台,測試新廣告形式如大量互動環節的贊助節目、劇集植入式廣告加遊戲、拉長廣告時間、觀眾自選廣告等,天馬行空,發揮創意,旨在測試觀眾反應,相信廣告客戶樂於嘗試,讓這個「餅」長得更大,無線電視亦會歡迎。

大氣電波入屋更好 

較早前的免費電視牌照,其實不是真正免費頻譜,與無線亞視大氣電波廣播不同,新營辦商依靠寬頻網絡接入大廈,須為每戶安裝機頂盒。香港電視收購中移動旗下的流動電視業務,是透過大氣電波以CMMB (China Mobile Multimedia Broadcasting)制式,提供流動電視節目,在家、在街也可接收,相比依靠寬頻網絡入屋,覆蓋率更好,更有效地將節目傳送。

可惜技術上CMMB的限制是解像度低,上限就如低於VCD的質素,習慣標清或高清電視的觀眾未必能接受。幸好,政府採取科技中立模式【註3】,即不限營辦商選用那種大氣電波制式傳送節目,我們可棄CMMB取其他制式,提供高清節目,覆蓋率一樣。

配合改用新制式廣播,所有設備須重新購置,包括山頭上的發射站、大廈天台的補點站,以補足因高樓阻擋的接收盲點等。六個月內完成聘請專業人員、購置及安裝新設備、測試等是已是個大考驗,現在還要應付無線的阻撓,將來還有形形色色的藉口,如新設備的供電安全或訊號會否影響無線電視的設備等等。另外,隧道、鐵路及商場須進行額外工程,做到覆蓋全面又接收清晰,技術、時間及金錢是重要客觀因素,「意料之外」的人為因素只令我們忙上加忙。

電訊商「一籃子」合作  谷流動客 

就算技術層面解決了,如何入屋?每戶的電視必須配置兼容新制式的接收器,約100-800港元。方便與否十分重要,所以我們不排除駛出過往絕招,如免費送接收器連上門安裝,務求極速「上客」。至於使用流動裝置的觀眾,以大氣電波接收是不計手機上網數據用量,我們大可與電訊商合作以優惠計劃送出接收器,鼓勵更多人上街看電視。

此外,我們同時將以OTT(Over-The-Top)方式,通過互聯網提供電視服務,跟香港寬頻bbTV或myTV一樣,頻寬是關鍵,因為須計算數據用量。市民在家大多數擁有高速無限上網,問題不大,至於手機上網,無限上網計劃已終結,我們可與電訊商合作,推出如「HKTV無限上網計劃」或數據升級優惠等,在商言商,可以有「一籃子」的合作。以大氣電波同時以互聯網方式傳送節目,旨在方便市民,不論身在何方也可隨時收看。

亞視頻譜  終極目標 

最後,2015年無綫亞視免費電視牌照到期,續牌申請須於今年底完成,政府亦將作公眾咨詢,如果亞視最終不獲續牌,頻譜將會重新洗牌,香港電視經過兩年經營電視台的經驗,「籌碼」自然更大,真正的免費電視牌照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當然不止香港電視有興趣,一眾現有電視台及新投資者也必為競逐頻譜鋪路,尤其是剛獲發「免費電視牌照」的兩家電視台,怎會雙手拱讓?今年「電視風雲」結局篇,定必高潮迭起。

回到現實,我不是王維基,以上只是個人意見及推測。我支持電視業須打破壟斷,引入真正競爭,提升節目質素,不但市民、電視業、演藝界、廣告業、周邊行業如特技、多媒體等都贏,想不到不支持的理由。假如香港電視做得差,被淘汰,我絕對支持,因為市民有權選擇,選擇更好。

2014香港的出路(eZone 2.1.2014)

eZone article on 2013 ICT review

2014香港的出路

回顧2013年,資訊科技及通訊業(ICT)是多事之秋,最令手機上網用戶關心的有:電訊商取消無限上網計劃;政府決定收回部分3G頻譜重拍,用戶擔心影響通話質素;香港電訊公布全面收購CSL,用戶憂慮市場競爭減少。

最受網民關注的應是網絡廿三條《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是否豁免二次創作的民事及刑事責任;還有業界關注的是政府推出的《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公眾諮詢》、政府研究推出IT資歷架構、在校全面推動電子學習、 IT人才嚴重短缺問題、如何支援初創企業等等。

成為國際新聞,最懸疑震撼是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愛德華斯諾登 (Edward Snowden),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機密監聽計劃,包括對互聯網用戶進行監察、入侵中港的電腦系統、截取Google與Yahoo等各地數據中心之間的通訊,偷取用戶資料等,令全球震驚,引起對國家級的入侵威脅以及個人私隱保護的高度關注 。

最高曝光率及峰迴路轉是市民認為準備最充足、最期待的香港電視「莫名其妙」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政府只說是「一籃子原因」,以及聲稱「避免過度競爭」,拒絕同時向3間電視台發牌,引發全城憤怒,12萬人走上街,圍政總。兩個多月後港視宣佈收購中國移動旗下的香港流動電視業務,明年正式開台,為香港電視殺出困局,全城再次興奮期待。筆者十分欣賞王維基的毅力及謀略,總給人「意外驚喜」,同時請試想想,若香港如果沒有優良的電訊基建、高速頻寬、高滲透率的手機及寬頻用戶,流動電視仍會是王生的Plan B嗎?

最令人失望的事件,相信是Google放棄在港興建數據中心,港輸甚麼?寸金尺土,土地成本貴而且發展空間有限,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香港環保政策遠遠落後,供電來源仍主要依賴燒煤,再生能源政策未有出路,跟 全球互聯網巨擘推廣的「環保數據中心」脫節。

香港近年大事件如網絡廿三條、國教、港台等,令人質疑中國政府對香港的「影響」逐漸廣大,憂慮香港的司法獨立及自治,內地審查內容的機制長遠會否在港以不同形式實行。興建數據中心是企業的長遠投資及重要資產,不能輕易遷移,選址的考慮重點必然是對該地方的信心。現在香港不但輸了信心、機會,更輸了國際聲譽。

以上三大事件揭示ICT能成為最鋒利堅硬的進攻及防守工具,亦能成就新機遇及發展空間,但最終也不能跟政治完全脫勾。香港想長遠「跑贏大巿」,不能只靠ICT自己進步,社會也要進步。筆者相信經過2013年,香港人會醒覺:「你不理政治,但政治會走入你的家」,既然避不開,那就應早點關注,多些發聲,香港才有真正出路。

祝願2014年讓「愛」充滿香港以及世界「和平」。

原文刊於eZone803 2014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