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人工智能 由誰主宰? (eZone 26.3.15)

Ping eZone article AI

 

人工智能  由誰主宰?

超級人工智能機器/Skynet(Cyberdyne Systems Skynet / Global Digital Defense Network),當見到人類時就會認定他們對自己構成威脅,因而主動發動攻擊,誓要殲滅人類 ﹣這其實是由2009年美國科幻電影系列《未來戰士2018》 (Terminator Salvation)裏的情節。可怕的是,到今年年初,陸續有世界級科技界名人,包括互聯網改革者Elon Musk、科學家Stephen Hawking教授,紛紛公開表達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憂慮,現在更有數以百計的學者及研究人員陸續簽署聲明,表示所有人工智能的研究及發展必須合乎安全,保證人類能完全掌控。

 

筆者曾在網上見到一些人工智能的機械動物及機械人影片,起初驚訝科學研究發展的神速,超出任何人想像,它們任由你怎樣推撞也不會跌倒,上樓梯、爬山坡等動作均游刃有餘,但看到影片未段時, 筆者不其然感到有點心寒,心想:如果有天,我在街上真的遇到這些超級人工智能機械人或動物,我會感覺如何?

其實人工智能不僅是大家感覺遙不可及的機械人,其應用更早已是你生活的一部份。IBM研發的Chef Waston是一認知烹飪電腦系統 ﹣即 「人工智能廚師」,「他」閱讀過萬計美國知名廚藝學校Institute of Culinary Education的食譜,吸收大量不同飲食文化、地區口味及喜好的數據,以及不同食材配搭的味覺資料等等,從而建立了龐大的知識庫,再以大數據統計分析、理論推測後,重新設計及重組過千種的全新食譜及菜式 。這不單幫助廚師預先計算食材配搭及數量是否恰當,亦能協助廚師跳出固有思想框框,創造全新的食客體驗。這是電腦及人類創意的協同效應,創造出更好更多樣的結果。

重點是最好的「人工智能」食譜,最終也是要由真人廚師落手落腳烹調出來,依靠廚師的人腦作調較、不斷更改及實踐,才能真真正正將美食送到客人桌上。這就是人工智能如何協助人類的好例子,讓廚師可專注手藝及改良菜式。

 

另外,這個認知電腦系統亦可應用在醫療、金融及零售等其他行業,例如:系統可以「吸收」大量的醫療知識及統計資料,加上病人本身的病歷,從而作出初步的診斷建議,供醫生作參考。這不但協助醫生更全面了解病情,作出各項的測試及治療,亦可減少出錯的機會,重點亦是真人醫生必須靠臨床經驗及知識作出最終決定。

人工智能廚師、醫生已不再是天方夜譚,但最終研究發展目標是否要取代真人廚師、醫生?這就是世界級科技界名人及學者所擔憂的,人工智能的研究發展要在適當的時候「停」下來,適當的時候「放手」,跟做人一樣,人的生命應該由人自己來主宰。

 

原文刊於eZone867 20153月26日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經濟日報-財政預算案2015﹣16 14.3.2015)

HKET_budget_Digital_Inclusion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財爺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筆者期待加大力度扶貧,可惜只一再「派糖」,如額外對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等人士發放額外兩個月津貼,等於「出三糧」,這種缺乏中長遠策略及措施的做法,是否社會樂見?

2013年香港貧窮人口近100萬,即是你走到街上每碰見7個人便有一個是活在貧窮線下,貧富懸殊是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真實寫照。社褔界亦明白需要決解「燃眉之急」,但「給人一條魚,只可養活他一天;教人如何捕魚,便可養活他一生。」這個道理意義更深,政府理應明白中長期扶貧政策比每年派糖更能長遠解決貧富懸殊。

政府嘗試比較創新的方法是2012年財政預算案宣佈設立五億元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 」,鼓勵創業人士以創新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但2014年尾才正式推出首批計劃,撥款5,000萬元,由四間協創機構執行,工作涵蓋「能力提升」和 「創新計劃」(資助不同階段的創新項目包括意念醞釀、原型及創業等),成效如何屬未知之數,但肯定的是計劃應加快步伐,讓創業者更早開始行動,令受惠群更早得益,不然「兩年之後又兩年」了。

 

低收入家庭  不足四成有上網

貧窮人口當中超過三成是長者及兩成是兒童,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的報告指出,月入低於一萬元的低收入家庭,不足四成家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而月入超過二萬元的家庭郤超過九成;長者過往十二個月曾使用互聯網服務只有18﹪,相對全民74﹪為低;長者擁有智能手機更只有10﹪,遠遠拋離全民61﹪;大部份殘疾人士均屬低收入組群,使用互聯網及智能手機比率亦偏低。這些數據反映了甚麼?

資訊科技帶來無數新機遇,改善市民生活,香港在科技基建方面名列世界前茅,是國際公認的數碼經濟體系,政府亦大力推動電子服務、智慧城市等,但對於資訊科技上的弱勢社群,這些通通變得毫無意義,在缺乏機會接觸資訊科技下,他們與社會距離被拉遠,進一步被邊緣化,此「數碼鴻溝」對社會發展及消滅貧富懸殊構成重大障礙。

 

窮學生上網學習計劃  略見成效

2003 年《日内瓦原則宣言》確認每一個人都應共享信息社會;2011 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報告指,互聯網大幅擴大個人表達自由的權利,協助社會、經濟及政治發展,推動人類進步,確認使用互聯網等同人權,屬基本權利,政府有責任確保所有市民(包括弱勢社群)均能使用資訊科技及互聯網。

政府早於2004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中,已包括消除數碼隔膜,政府亦積極協助弱勢社群融入數碼世界,包括為弱勢社羣開發App、為殘疾人士推行無障礙網頁運動,以及為清貧學生推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等,已略見成效,但就算如只餘下 1﹪低收入家庭兒童未能上網,政府不能以此作藉口,因屬基本權利,能阻止跨代貧窮及「貧者越貧」循環延續,所以政策方向應是「一個都不能少」。

 

為弱勢社群開發App  幾人能使用?

現今數碼世界已由家庭電腦轉移到智能手機,政府為弱勢社羣開發app本意十分好,但亦應與時並進。據政府2014年數碼共融進度報告顯示,這些程式的下載率由4004000多次,遠低於能受惠社群數目。問題是:試問有多少殘疾人士有能力負擔數千元的智能手機?

其實政府可考慮將「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伸延惠及長者及殘疾人士,亦可擴闊支援至智能手機;另加入使用流動互聯網方面的統計,從而釐定成效指標及作出針對性措施。

值得一讚是政府由2006年開始舉辦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均設「最佳數碼共融獎」,鼓勵任何人利用資訊科技解決數碼鴻溝問題,這些新技術及應用曾多次在國際比賽中勇奪殊榮,獲國際肯定,雖然此獎項的關注度不及其他熱門獎項如初創企業,但這正是政府及全民合作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方法,更應加把勁力推。

政府派糖將今天變「甜」,但明天、將來仍是「苦」,創新、科技能有助將「苦」變「甜」,但仍須靠政府有教人「做糖」的遠見。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有關資訊科技及創業題材的專欄作者。唯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3月14日

初創企業新希望?(eZone 5.3.15)

PING_WONG_eZone_Budget_StartupPolicy初創企業新希望?

本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有關初創企業的著墨不少,筆者認為沒有太大驚喜,除了為固有的支援計劃「加碼」外,包括為「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元,以及要求擴大和優化「小型貸款計劃」等,還是有新點子值得大家留意:

1.  設立投資配對

政府為科技園預留5,000萬元設立「科技企業投資基金」,以配對形式,與私人資金共同投資科學園內或曾參與其「創業培訓計劃」的初創企業。 其實香港一直缺乏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業界一直建議政府提供誘因,如星加坡政府早在2008年已推出與科技培訓有關的投資配對計劃,其後更擴展至私人投資者,以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支持當地初創企業。重點是計劃必須以投資者、市場為主導,因為投資者總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共同投資。雖然香港遲了一點點,但這還是好消息,亦期望政府能加快全面擴展配對基金至科學園以外的初創企業。

2.  開放政府資料

政府從今年起會以數碼格式發放免費開放的網上政府資料, 包括實時交通和天氣情況等,這些公共資料數據有助初創企業開發更多應用程式。除了一般方便市民的實時報告交通及天氣情況外,初創企業更可用這些公開數據開發具商業價值或社會意義的應用程式,例如全港首個保護郊野公園的app,正是運用歐盟支持的開放全球地圖數據計劃(OpenStreetMap)等資料數據滙集而成,除了全球衞星定位(GPS)實時紀錄路徑外,更設舉報功能,即行山人士如遇到郊野遭破壞,如:傾倒垃圾、破壞生態等,均可在app即時「舉報」,與公眾分享資訊,冀引起大眾關注環境保育,以及有關政府部門亦能更快掌握詳情,迅速跟進。

因此,重點是政府應開放更多種類的數據,如:香港地圖、公共設施資料等,數據的格式亦必須方便開發者使用,如以csv或txt數據格式不是pdf或jpg影像格式,讓初創企業更能有效發揮創意、創造裨益。更重要是清楚釐定開放數據的權限及條款,以及所有政府部門均應一致執行相關政策,那真的是「功德無量」了。

3.  推動金融科技

創新科技無疑地是帶動未來全球經濟的火車頭。香港多年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金融科技是必然的優勢及新領域,亦造就了不少機遇給予初創企業。財政司司長宣布已要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成立督導小組,與業界、科研和監管機構攜手,就推動香港作為金融科技中心研究。這也是一個好開始,但相對於其他國際金融中心,以乎我們更要加快腳步了。

2015-16年度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對支援初創企業著墨,顯示政府對初創企業的重視;致於政府是否真的「幫到忙」還是「幫倒忙」,筆者還是有一點點期望。

原文刊於eZone864 2015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