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Ping 盡 IT 人 – 4.0】協調各方助衝上雲霄 機管局首席資訊主管卞家振 (Unwire.pro 27.1.2016)

Screen Shot 2016-01-27 at 5.23.36 pm

根據香港國際機場的資料顯示,於 2015 年,機場處理了超過 40 萬架次飛機起降量,每天繁忙時段中,每小時都需要處理 68 架次航班。如何確保如此繁忙及複雜的機場運作暢順無誤?資訊科技當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筆者今次專訪了香港機場管理局首席資訊主管卞家振(Andy Bien),了解香港機場的 IT 運作。

ping001-590x370

港人一向熱愛旅行,不知道大家每次在機場出發時可有留意每個細節:航班升降次序、辦理登記、行李運送等是由哪個機構或部門負責?是航空公司、香港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抑或是民航處?他們又是如何協作的呢?

 

分工明確、保障高效優質

抵達世界各地,令人留下第一印象的就是當地機場。在機場的感受如何,彷彿代表着你是否受當地歡迎。雖然筆者踏足過世界各地不少機場,但對香港機場情有獨鍾。除了是因為「情意結」外,我幾乎沒有在香港機場碰到過飛機誤點的情況,由過關到登記閘口或反之,通常也只在 30 分鐘內完成,十分有效率及順暢。

這種高效及優質並存的運作,講求的是機場內航空公司、機管局以及民航處等各個部門及機構之間的明確分工及協調。

Andy 介紹香港機場運作的大致分工如下:飛機在天空上的時候由航空公司負責;天空上的空管以至飛機降落的先後次序就是由民航處負責;而從飛機着陸跑道那刻開始,其位置編排以至整個機場運作,就轉由機管局負責。此三方的無間合作,說來簡單,但執行起來遠比你想象中的複雜!

ping002-590x370

 

 

 

 

 

 

 

 

 

機場如「生態系統」 講求緊密協作

Andy 將機場比喻為一個「生態系統」,機管局員工共 1,000 多人,但整個機場郤需要共 7 萬多人之間不停協作,工作才能保持運作無間。而機管局在此扮演的角色就是管理整個機場生態, IT 則是推動各個環節有效協調運行的齒輪。

「管理是一門艱深的學問,管理整個機場生態更是。無論安排飛機或是協助乘客,都需要共同協作,中間經過不同人、不同工種、不同機構,而機管局的角色就是在整個過程中作有效連繫,令供應鏈不停有效及可靠地運作。IT 部門就是這背後的支柱。」

 

IT 並非只有技術

Andy 先後於加拿大皇后大學及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留學,亦曾於諸如萬事達卡、新世界電訊、香港空運貨站等多間大企業擔任管理層或 IT 主管。

2002 年 Andy 遠赴沙地阿拉伯聖城麥加為朝聖鐵道作工程諮詢顧問,一年內不停穿梭沙地阿拉伯及香港。從技術到營運管理上都頗有經驗的他,認為不少人容易對 IT 上的管理和技術工作產生混淆。

Andy 解釋,用行內話來形容,機管局既是 IT 技術的 User(用家),亦是 Vendor(供應商):「很多人會簡單理解『IT 就是 IT』,但當中包含了技術和管理方面的工作。這兩方面雖然都有 IT 成分,但著重的層面不同。作為 Vendor,你會以技術為主,需要考慮如何高效地創造產品,從而幫助用戶解決問題及提升效率,而作為 User,你就會在技術應用和管理上有很多考量。」

除此之外,現時很多普通人,甚至 IT 人都會對這行業存有誤解。Andy 勸勉年輕人入行前應該多做資料搜集:「不要將做 IT 當成做醫生、做銀行,以上行業的職能比較明確,但 IT 存有很多可能性。如果你把 IT 當成傳統工作,就有可能出現錯配。」

ping004-590x394

 

 

 

 

 

 

 

 

後記:給年輕 IT 人的話

Andy 在學生時代亦曾非常投入地與同學創業,經營了大約 7 年。他分享自己從中吸收的經驗,勸勉創業者要注意兩方面:

一)留意團隊成員們的專長以及如何配合,例如:營運一間 IT 公司不能只有 IT 專才,一間公司中成員的技能分配應要平衡,包括技術、營商及設計專才等。
二)嘗試以自己原創的產品而非單純以接工程去支撐公司營運,確保業務持續發展。

Andy 表示,雖然當時對創業充滿熱誠,亦能洞悉未來的技術走向,但若不明白以上兩點的重要性,對公司持續發展將會造成障礙。創業雖然不易,但從經歷中掌握的寶貴經驗,確實難能可貴。。

他寄語年輕 IT 人:「無論創業或者做 IT,都應長期保持好奇心、熱忱,以及膽量去作新嘗試。當你投入的時候,你就不會怕辛苦,亦不會計較太多,那才有機會成功。」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6年1月27日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15.01.2016)

 

HKET Policy Address Startup entrepreneur internet technology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及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創新科技(創科)是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近年香港政府積極推動支援創科初創企業,冀香港能孕育出世界聞名的 「獨角獸」-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慢就是慢了點,但如果現在拼命的向目標跑,也許還可追得上,可惜看罷今年施政報告,實在沒有驚喜,「新點子」也欠奉。

只懂進運內地  與全球脫軌

作為一位創業者,深切感受到政府政策的「離地」,與全球步伐及方向脫軌。從來創業者都不會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但亦希望政策能「貼地䀡心」一點,幫到一點點忙。

1. 欠缺國際視野 - 施政報告有關創科政策大篇幅側重與內地合作,如設「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內地研發合作項目及香港6所大學進駐深圳南山高新區等,郤沒將焦點放在如何與國際創科接軌及交流,接收更多元創新的資訊。  

政府一直以來只懂推出一籃子「進軍內地市場」的支援計劃,事實上最佳的合作伙伴是指大家能產生最大協同效應的,最先進攻的市場理應是初創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地方,而那不一定是內地。香港創科初創企業如果「Think Big, Think Global」,盼拓展業務至國際市場,冀望成為下一間「獨角獸」,那麼你只能靠自己 。

2. 單一化支援 - 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大致主要有「三招」:

a. 培育計劃提供免租辦公室 - 數碼港及科學園位置遠離市中心,亦不在港鐵沿線,不便客戶探訪,但最重要是初創企業請人已十分困難,如果辦公室位處偏遠,員工要坐2小時以上交通來回,只令請人難上加難。 

數碼港 科學園地點偏遠 未解決

既然數碼港及科學園能與多間共用工作間合作,為什麼不可將一些培育計劃的初創企業,駐在那些近市中心的共用工作間?不必硬要其長駐數碼港或科學園。

b.  按比率就特定營運支出作報銷(reimbursement-重點是「不是」提供做生意最重要的營運現金流(Operation Cash Flow),只是初創企業預先付款,再經歷長時間及繁複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才能「有可能」收回部分的支出,消耗初創企業的生死資源:時間及人力,其實簡化及「無紙化」程序真的這樣困難嗎?

c.  投資配對基金(Matching Fund- 這是比較新的點子,如初創企業能成功找到投資者,政府會承諾以相同的價錢及股份比率投資(當然政府會設上限),旨在協助初創企業更容易找到投資者。計劃目標理想但實際執行時,需多重批核及煩瑣程序,以及超詳細的財務盡職調查(Financial Due-Diligence) , 再者政府偏向批核低風險項目,審批委員會成員又單一化,嚴重與市場做法脫軌,能否真的幫到忙呢?又會否重蹈覆轍「DJI(大疆)走寶」事件呢?

3.  欠缺多元化思維 -美國矽谷成功的元素之一是「Diversity多元文化」,最強的團隊成員應包括來自不同性別、種族、年齡及出身背景等的人材,有助企業從多角度完善產品及商業策略。創科發展快,變化多,經驗及年資有時反而是包袱,所以政府應邀請更多元化人才參與制定創科政策,注入新元素,尤其施政報告指出政府將檢討「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職能及組成,期望見到更多新及不同的臉孔。

4.  創科與傳統行業斷層- 施政報告重點提出「再工業化」,香港地貴而且經濟轉型至知識型經濟多年,實在看不到香港有獨特優勢「再工業化」,珍貴土地資源理應作更高社會效益用途。反之,科技一直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如零售、物流、餐飲、酒店等,在應用科技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其實很多創科初創企業的產品已十分成熟及擁有客戶群,如能將傳統行業與創科企業聯繫,將創科基因注入傳統行業,致能降低成本,增加效益,那才是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施政報告是創科策略指標, 如果方面走錯了,步伐走慢了,香港會越輸越慘,作為香港創科創業者,篇幅有限,實在一言難盡,有苦自己知,冀政府及相關人士能參考以上意見,再作深入研究其可行性,希望能真的「幫到忙」。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15日 

Start-ups need government suppor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4.1.2016)

SCMP_3

 

 

 

 

 

 

 

 

 

 

 

 

 

 

 

 

 

 

 

 

 

 

Start-ups need government support

In his policy address delivered this week, the chief executive outlined the strategies and direction for Hong Kong in the upcoming year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mphasises economic measures and steers clear of political hot potatoes in 2016 policy address”, January 13). He devoted some time to supporting start-ups in Hong Kong, but there’s nothing new.

That doesn’t surprise me. As an entrepreneur, I don’t expect government handouts.  At the same time, I believe some attention is better than none. Nonetheless, I found four important startup DNA characteristics missing in the policy plan for “Asia’s World City”.

  • Lack of a global mindset:
    Apart from the mainland market, a lot of start-ups want to go global and scale up. However, other than the government’s beating the drum for entering the mainland market, little real support or polices for start-ups’ internationalisation are mentioned in the address.
  • Lack of diversity:
    In Hong Kong, the composition of members of different advisory committees or panels related to start-up policies lacks diversity in age, gender and race, which makes the city continue to lag behind the world pace. After all, the pecking order according to experience and seniority does not work in start-ups.
  • Disconnection between research and commercialisation: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been putting more and more resources into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centres. However, we have never seen a successfully commercialised research project or a “billion-dollar startup-up”. Without commercialisation, research can’t have an impact on society.
  • Local products are not preferred:
    The government should use the products it promotes. If it does not back local products, how can others believe and give high marks to products made in Hong Kong? In fact, some products developed by local start-ups are quite mature and have strong customer bases already.

Overall, the policy address was supposed to be an indicator which sets the direction of 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on start-ups and entrepreneurship. However, we have only seen empty words instead of substantial measures on supporting start-ups.

If the government really wants to contribute to the start-up ecosystem in Hong Kong and create positive impact, it should cut red tape in addition to those high-level strategies. For example, paperless submission and documentation should be promoted, unnecessary procedures should be simplified, and approval time should be shortened.

Time and manpower are crucial to start-ups. I think every government should put itself in the shoes of start-up founders before claiming to foster the start-up ecosystem in its economy. Otherwise, only hindrance rather than help will be the result.

The opinions expressed are solely her own.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on 14 Jan 2016

施政報告谷創科 能幫忙嗎?(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4.1.2016)

14JAN2016

 施政報告谷創科 能幫忙嗎?

剛出爐的施政報告對於創新科技著墨不少,作為一位創業者,不應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因為創業從來也應靠自己,既然政府積極大力推動創新科技,支援初創企業 (Start Up),最緊要真正幫到忙。

環顧多項施政「新政策」,以乎沒甚新意, 只重覆或加強現有計劃,趨單一化:

1.         只著重單一市場從來成功的初企(價值十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均是面向全球國際市場。中國固然是其中一大片,但著眼點不應只放在單一市場,更何況不是所有初企都適合以內地為第一戰場,政府應從實質支援初企開拓國際市場。

2.         只著重單一人材美國矽谷極力提倡Diversity(多元化),創業團隊包括不同性別、國籍、年齡及背景等人材,既互補不足,又避免從單一角度看事情,增加創新元素,有助完善產品及策略。初企從來都不只是講經驗及年資,政府應邀請更多年輕、不同性別、國籍及背景的創業者參與制定創科政策。

3.         欠缺本地優先思維政府應帶頭優先選用本地初企研發的產品,有些已十分成熟,政府政策應加重力度實行「本地研發優先」採購 。

總括整體施政報告創科策略,欠缺Startup的多元化思維及創新基因,當然我們還可以等待各項政策的詳情再討論,但以現在策略為基礎的話,能否真的令香港培育出第一間「獨角獸」? 我的答案是: 「抆水」(按:廣東話危危乎之意)。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1月14日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經濟日報-Smart World 07.01.2016)

img-108100051-0001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

新年新開始,今年多了一個EVENTION行政總裁的身份。EVENTION是一間初創企業,產品是協助活動籌辦者利用科技創造「無紙張」活動。朋友笑說:「嘩!CEO喎!」我說:「你去花幾千元成立新公司也可當CEO!名銜往往給人太多遐想,忘卻重點應放在哪裏。」

筆者喜歡全球最頂尖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的座右銘:「創造讓人想要的東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你創造的東西必須是幫助人解決核心問題,是他們很想要的,而不是「很高興擁有的(Nice to have)。」

「無紙」登記 減籌辦活動煩惱

正如活動籌辦者遇到的核心問題,是賓客要等候良久,才可完成登記程序,傳統的方法是在一疊厚厚的紙名單上,找出賓客的名字。為何不利用科技解決?活動前先電郵代碼予賓客,到場時只要掃一掃,便能在幾秒內完成登記程序,亦能即時知道在場已登記人數,大大消除活動籌辦者的煩惱。

相反,即場印製名牌、電子簽名簽到等就是屬於「Nice to have」那種,創業者往往很難分辨,易放錯重點,市場慢慢會「告訴你」,但那已為時已晚。

我續說:「創業路艱難,挑戰無數,挫折重重,但重點是我想創造改變,由我熟悉的籌辦活動範疇開始,最終希望能為世界帶來改變,超現實?我不會想『得唔得』,只會想值唔值得去做。」願找同路人一起跑。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