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opyright

Copyright

私隱關我事 上載資訊前三思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4.5.2015)

HKET Privacy

私隱關我事  上載資訊前三思

 

現今社交媒體盛行,無論聚會、旅遊、飲食等相片都可在朋友的Facebook或其他社交媒體看到。筆者常遇見一些久未相見的朋友,他們「追」我的Facebook「很貼」,有時連我也忘記何時何地做了甚麼事,郤能從他們口中重温。

筆者每當上載相片到社交媒體時,都有一個自問自答的習慣:

1。相片美觀嗎?

除了注重自己樣貌有沒有引起「不安」之外,亦會問會否過份血腥,如動物被殘害?暴力?侵權? 雖然原意本是好的,如揭露重要社會問題,但亦應明白發放原相可能違法,需負上法律責任。

2。相片會給別人製造麻煩嗎?

相片中如有其他人,會考慮他人的意願及合理期望,他們會否不想披露行踪?引發網上欺凌?如果他人已明確表明不欲被公開或不要tag相,那就不做了,以免為他人帶來傷害。

3。我願意讓全世界看到嗎?

雖然大部份社交媒體都有私隱設定,可限制只供朋友觀看,但朋友可能已存檔或再分享給其他人,所以當你在網上發放,就必須明白全世界的人也可能看到。

4。我永遠不能在網上刪除,接受嗎?

你一放上網,必須明白不能永久刪除,因根本沒法刪除過往的分享、再分享等,就算在自己的原版本刪除了,其他流傳的版本根本無法「尋回」。

社交媒體的好處不容置疑,但網上世界的特質大家必須認知, 筆者以上的習慣只是讓自己在上載任何資訊前「三思而後行」,不但保護自己的私隱及為他人著想,亦是評估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以免後悔莫及。

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  秘書長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5月14日

阿里巴巴旋風 「江鱷能戰大海」? (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24.9.2014)

HKET_Alibaba_article

科網神話再現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阿里巴巴剛於上星期五在美國主版上市,成為全球史上最大的上市項目之一,並且是繼科網巨擘Apple、Google及Microsoft之後市值全球最高的科技巨企,比排行第4的Facebook還要高。

在2013年,阿里巴巴的銷售額超過2,400億美元比起電子商貿巨企Amazon及eBay合共銷售額還要高,全球矚目。阿里巴巴來自中國,令人不禁聯想中國會否成為另一個矽谷,孕育下一代的科網巨擘?而它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企業,是否擁有同樣「成功的基因」?

美國矽谷一直領導全球為科網企業的孕育地,不論在質量及多元化上,都是領先全球。矽谷獨有的開放文化及創新思維,鼓勵創意的氣氛,以及成熟、完善的創業生態環境,過往造就了無數成功的例子如Google、Facebook、Twitter及Whatsapp等。

 

世界工廠龐大市場  致勝關鍵

在亞洲,你會在中國找到如阿里巴巴、騰訊及小米等「大型」科技公司,但他們並非於「矽谷」般的環境成長,只可說是在中國「獨有文化」市場上成功的例子,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公司,擁有著截然不同的基因 。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超過13億人,被視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她亦是「世界工廠」,龐大的顧客群、無數的工廠及供應商全都在中國,這個獨有的供求環境,讓交易成本大幅降低,間接地零售價格亦然 ,造就大量商機,令內地及世界各地的企業家都希望在中國市場上分一杯羹。

 

網購超美國  成就國產Amazon

阿里巴巴常被喻為「中國版的Amazon」,但其營運模式完全不同,阿里巴巴的淘寶網不是營運自己的網上商店,而是提供一開放銷售平台,讓中國過百萬的中小企直接售賣產品予個人或公司顧客,從中不收取任何行政費,而是鼓勵賣方買廣告, 令其產品在過千、眾多的產品中突圍而出,成功吸引目標顧客。淘寶網的成功之處在於超低價格吸引龐大顧客群,同一件貨品,淘寶網的價格可低至Amazon價格的十份之一。

此外,中國顧客是全球網上購物最活躍的一群,平均每月網上購物8.4次,遠遠拋離美國的5.2次 。這些重複的購物習慣形成了阿里巴巴的穩定銷售來源。加上中國市場並非開放,政府政策偏向有利本地企業,如果你並非中國人或擁有強大的本地人際網絡,很難在中國生存,直至現在Google、Facebook等仍不能進入中國市場,這些種種因素造就了阿里巴巴在中國的神話。

 

中國非矽谷  知識產權成挑戰

在中國做生意最大的挑戰是:保護知識產權。阿里巴巴的淘寶網充斥大量的次質及冒牌貨品,以國際運動品牌Columbia為例:超過8成在淘寶網上聲稱為Columbia的產品都是冒牌,以致Columbia公司每月需向淘寶網發出3,000個落架要求。這種抄襲的文化及價值觀,已成為了主流習慣,除非你的產品十分難被抄襲,否則也難逃厄運。內地抄襲的能力之高、速度之快是全球「首屈一指」,甚至乎抄得比原創更好。在沒有完善法律保護下,侵權行為成了自然不過的事,當原創、創意不受保護及尊重時,那你又怎能期待中國能夠培育出如矽谷般的創新、創意企業?

在中國內地,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可以毫無解釋,而且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在中國雖然人才及資金不缺,但市場封閉,阻止內地公司與世界競爭,所以我相信中國不會成為另外一個矽谷,只能說是「另外一個獨立世界」, 若你懂得如何在這獨特的「遊戲規則」及「封鎖環境」下競爭,那你便有機會成功,而阿里巴巴就是一個好例子。

 

如鱷魚出海  改造成敗仍未知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現在鱷魚要闖出大海了,馬雲也深明阿里巴巴與其他矽谷科技巨擘有著不同的基因,所以他積極大量徵募國際科技公司的員工,以及嘗試加強與Yahoo!等國際科技公司的合作,至於他能否成功改造阿里巴巴的基因,請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24日

Can Alibaba topple the Silicon Valley giants? (CNN – Vitual think tank 19.9.2014)

Can Alibaba topple the Silicon Valley giants?
By Ping Wong, Special to CNN

Editor’s note: Ping Wong is 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communications professional with more than 10 years’ experience, specializing in business development and marketing in Hong Kong. She is currently Secretary-General of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commentary are solely those of Ping Wong.

(CNN) – Internet giant Alibaba secured its place in history Thursday as the largest U.S.-listed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IPO) of all time.

Alibaba, which achieved more than $240 billion in gross merchandise volume last year – more than that of Amazon and eBay combined — has become one of the largest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the world.

That Alibaba is a Chinese company has important implications and begs the question: Will China become the next Silicon Valley, a breeding ground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of technology giants?

Silicon Valley has long led the world in the quality, quantity and diversity of technology startups it incubates. Companies like Google, Facebook, Twitter and WhatsApp have flourished under Silicon Valley’s mature and complete startup ecosystem, with its open and free market and culture and innovative environment.

The picture is quite different in Asia where thus far, only a few large technology companies have emerged. Alibaba,Tencent and Xiaomi were not nurtured in a Silicon Valley type environment, but they are successful examples from the unique Chinese market.

Opportunities

With more than 1.3 billion people, China is not only the world’s largest country, but also its biggest consumer market. Home to a huge number of factories, manufacturers, suppliers and customers, China is also called the “World’s Factory.” This unique demand and supply environment helps reduce businesses’ transaction costs and, indirectly, retail prices, creating a world of opportunities for entrepreneurs from China and abroad.

Often called the “Amazon of China,” Alibaba’s business model is in fact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online retail giant. Alibaba’s Taobao is not in itself an online shop but an open eCommerce platform where millions of small businesses and suppliers can sell directly to individual or business customers.

Unlike Amazon, which charges commissions on transactions, Alibaba does not incur administrative charges on sellers or buyers; instead, it offers sellers paid advertising opportunities that will allow their products to stand out among the thousands of others on the platform. Alibaba’s success stems from its huge traffic and competitive retail prices.

This competitive weapon piggybacks on another factor: Chinese customers are the most active online shoppers in the world, shopping an average of 8.4 times online each month, far outpacing American customers, who shop 5.2 times.

Repeated transactions by these customers contribute significantly to a steady sales volume and to Alibaba’s success in China.

Everything to know about Alibaba

Challenges

Opportunities come with challenges. The greatest challenge for entrepreneurs in China is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aobao is flooded with defective and counterfeit products: 82% of products labeled with the Columbia brand on Taobao are fakes, and the brand has had to get up to 3,000 listings taken down a month.

This is a rather unique problem in China, unlikely to be found in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China is a separate world where one can thrive only with a good knowledge about the rules of the game.

Without a strong legal system,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s becoming a natural tendency. Unless a product is very difficult to duplicate, it is likely to be copied in China. These skillful and efficient perpetrators make such convincing cloned products that they often surpass the original on many levels. In a way, this is stifling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 innovations are being copied, rather than respected and protected.

In addition, government policies such as taxation and embargoes may be changed or imposed at anytime, without reasonable explanation and without channels or methods of reverting the decision. Any such unexpected policy changes may have significant impact on businesses, and are interpreted as one of the biggest risk factor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Despite adequate talent and capital, the closed market prevents local businesses from competing globally. Business owners who are not Chinese or do not have local connections face a much greater risk of failure.

Because of the reasons above, I don’t believe it is realistic to compare China to Silicon Valley. Rather, it can be described as “a separate world” where one can thrive only with a good knowledge about the rules of the game.

Alibaba is an example of a company that has achieved a “cultural fit” in China. But whether Alibaba or other homegrown Chinese technology companies can hold their place in the competitive global market, or surpass the Silicon Valley-bred giants, remains to be seen.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CNN – Virtual think tank》on 19 Sep 2014

 

2014香港的出路(eZone 2.1.2014)

eZone article on 2013 ICT review

2014香港的出路

回顧2013年,資訊科技及通訊業(ICT)是多事之秋,最令手機上網用戶關心的有:電訊商取消無限上網計劃;政府決定收回部分3G頻譜重拍,用戶擔心影響通話質素;香港電訊公布全面收購CSL,用戶憂慮市場競爭減少。

最受網民關注的應是網絡廿三條《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是否豁免二次創作的民事及刑事責任;還有業界關注的是政府推出的《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公眾諮詢》、政府研究推出IT資歷架構、在校全面推動電子學習、 IT人才嚴重短缺問題、如何支援初創企業等等。

成為國際新聞,最懸疑震撼是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僱員愛德華斯諾登 (Edward Snowden),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機密監聽計劃,包括對互聯網用戶進行監察、入侵中港的電腦系統、截取Google與Yahoo等各地數據中心之間的通訊,偷取用戶資料等,令全球震驚,引起對國家級的入侵威脅以及個人私隱保護的高度關注 。

最高曝光率及峰迴路轉是市民認為準備最充足、最期待的香港電視「莫名其妙」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政府只說是「一籃子原因」,以及聲稱「避免過度競爭」,拒絕同時向3間電視台發牌,引發全城憤怒,12萬人走上街,圍政總。兩個多月後港視宣佈收購中國移動旗下的香港流動電視業務,明年正式開台,為香港電視殺出困局,全城再次興奮期待。筆者十分欣賞王維基的毅力及謀略,總給人「意外驚喜」,同時請試想想,若香港如果沒有優良的電訊基建、高速頻寬、高滲透率的手機及寬頻用戶,流動電視仍會是王生的Plan B嗎?

最令人失望的事件,相信是Google放棄在港興建數據中心,港輸甚麼?寸金尺土,土地成本貴而且發展空間有限,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香港環保政策遠遠落後,供電來源仍主要依賴燒煤,再生能源政策未有出路,跟 全球互聯網巨擘推廣的「環保數據中心」脫節。

香港近年大事件如網絡廿三條、國教、港台等,令人質疑中國政府對香港的「影響」逐漸廣大,憂慮香港的司法獨立及自治,內地審查內容的機制長遠會否在港以不同形式實行。興建數據中心是企業的長遠投資及重要資產,不能輕易遷移,選址的考慮重點必然是對該地方的信心。現在香港不但輸了信心、機會,更輸了國際聲譽。

以上三大事件揭示ICT能成為最鋒利堅硬的進攻及防守工具,亦能成就新機遇及發展空間,但最終也不能跟政治完全脫勾。香港想長遠「跑贏大巿」,不能只靠ICT自己進步,社會也要進步。筆者相信經過2013年,香港人會醒覺:「你不理政治,但政治會走入你的家」,既然避不開,那就應早點關注,多些發聲,香港才有真正出路。

祝願2014年讓「愛」充滿香港以及世界「和平」。

原文刊於eZone803 20141月2日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經濟日報 12.11.2013)

HKET article on copyright and parody consultation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 

同學畢業聚會合照,由「人丁單薄」改圖成「群星拱照」,師生、看更、明星同比卡超都成了合照一員,惡搞合照在同學間瘋傳。聚會搞手高佬譴責破壞原作,要捉拿改圖幕後黑手:「誰是元兇?」

 上載轉發違例  有機被索償

我膽小,自動投案並充當污點證人:「我只是轉發!小肥、矮仔、二少同富婆,他們都有在合照上做手腳,還有孖仔、九叔、飛機祥和……」我還未說完供詞,高佬已冒汗。

誰是原創人或者「版權持有人」? 在互聯網世界,要追溯,真是大海撈針。其實你可知道在現行法例下,二次創作例如上載改詞的惡搞歌曲或惡搞電影海報,都有機會被視作分發侵權複製品,不只上載者可能『中招』,連轉發人都有可能被版權持有人循民事索償。

政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提出三個方案,就是想為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加入豁免,原意是好的,但難度是高的。 今次高難度動作是如何取得各方平衡,一方面要保護知識產權,保障創作者獲得應得成果及合法權益,簡單說「創作人都要食飯,不可讓侵權行為,打爛飯碗。」,另一方面是表達、言論和創作自由,大家也不想「網絡23條」重臨。

對版權人損害微  可獲豁免?

最有火花的兩撮人就是版權人及網民,但無可否認雙方也十分支持創作、鼓勵創意,只是意見有「一點點」距離。 爭論的主要據點:

1)如何豁免二次創作?刑事及民事責任「全免」?「條線點畫」?

2)何謂對版權人「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才可獲豁免?

3) 網民組織提出的第四方案﹣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方案,建議只要二次創作不作商業用途,非真正盗版侵權及不會取代原作市場,就可豁免刑事及民事責任,可行嗎?

4)任何版權豁免必須符合香港必須履行的國際責任,合乎嗎?

言論自由  勿成打壓工具

在法例制定時,立法原意往往是好的,如非法集結罪原是針對不法份子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但到今天郤用來打壓請願示威遊行。再加上現在政府的誠信「奇高」,很難令人相信背後沒有「另類目的」,或將來利用來製造「白色恐怖」,人人自我審查,變相壓制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從來沒有妥協的空間!但今次負責的公務員是我見過任何咨詢做得最好的,他們真的聆聽意見,提出第3方案就是證明,咨詢期即將在11月15日結束,即今個星期五,有心人可到知識產權署及立法會網站查閱詳情及各方意見書。

 作者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撰文: Ping Wong

欄名: 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1月12日

版權新思維:多元創作 (eZone 22.8.2013)

copyright, internet, creativity, creative commons, cc版權新思維:多元創作

愛美的「公主」愛將「七.三一面」自拍照放上網「與民共享」,適逢7月時節,好友突來創意,將照片臉變青、眼反白、嘴角加血、頭弄散亂,改圖成「貞子自拍」,並在朋友之間瘋傳!公主怒斥誰是元兇?當然這場二次創作風波最終不了了之。

以上生活化的例子,只想說明二次創作的爭議,不限於政治惡搞,其實跟網民、業界以至普羅大眾息息相關。《版權修訂條例》諮詢主要是探討版權制度下,如何處理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版權法本身就是頗複雜,所以要先消化、後思考:有沒有魔鬼細節?有沒有暗藏殺機?會否存在白色恐怖?

放心二次創作 

現在版權制度欠缺中央註冊措施。因為根據國際公約,當一份作品產生即會自動獲得版權,基本上毋須註冊,版權自然由創作者全權擁有,即「保留全部版權(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未授權的更改及分享,皆可能視為「侵權」,需要負上法律責任。你在網上分享過的惡搞圖像或影片,有多少你是完全清楚出處?

近年推廣的知識產權國際制度 ﹣「共享創意 (Creative Commons)」便是雙贏的新方法。創作者可根據自己意願,選擇對其作品「保留部份版權( Some rights reserved)」,只需在作品上註明標籤: (1)請註名出處;(2)只限作非商業用途;(3) 我授權他人更改原創作品再作分享。每個巿民只要看清楚標籤,便可以放心二次創作或分享。香港共享創意的標籤背後是一大堆授權法律條款,彈性授權可方便創作者與其他人合法分享,旨在鼓勵香港的多元化創作,加強知識產業的發展。

改革現行制度

此外,大家應「think out of the box」,重新思考整個版權制度是否需要改革。現實中尋找「版權持有人」(copyright owner) 有時真是如大海撈針,尤其在互聯網世界,數秒便能轉發資訊給數以百或千計的人。此外,公司停止運作、創作人離世等原因,更令版權擁有人「無從稽考」,以致大量作品變成「孤兒作品(orphan works)」,這樣其實對業界以致社會發展沒有好處。參考專利現行的中央註冊制度,如果套用於版權,不但可作為持有版權的依據,且更有效率及專注處理孤兒作品、二次創作等版權問題。事實上,一些美國學者及政策研究者已開始提倡版權應重回有系統的註冊制度或硬性規例(如:必須加註版權標記),這不失為可行之道。

現政府拋出3個方案作公眾諮詢,截止日期為今年10月。諮詢不是考選擇或填充題,,故你的答案可「創意無限」,但請緊記目標清晰:鼓勵多元化創作。

原文刊於eZone784 2013822

 

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經濟日報 27.7.2013)

HKET_copyright_article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畢業聚會碰巧橫風橫雨,搞手高佬慨嘆:「打波先嚟落雨?」,他在網上分享了當日的合照:「人丁單薄的畢業聚會。」

同學為鼓勵高佬,紛紛利用繪圖軟件進行二次創作,加插自己的樣貌,不知何時有人開始添加老師、清潔嬸嬸及看更的樣貌,合照漸漸變得越來越多人,到最後寵物、明星、比卡超、撒亞人同外星人都出現在合照內!衍生攪笑版本無數,並且經不同途徑瘋傳,到現在沒有人知道誰是創作者了。

二次創作爭議 不止政治惡搞

如果套用在現在的版權法,其實同學的未授權二次創作,及經不同途徑的分享,可能已構成「侵權」,這生活化的例子只想說明,不只是政治議題惡搞才與侵權扯上關係。

現在鬧得熱烘烘的《版權修訂條例》諮詢主要是探討版權制度下,如何處理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政府拋出3個方案作公眾諮詢,為期3個月。老實說,我功力淺,還未弄清楚「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有沒有魔鬼細節?有沒有潛伏炸彈?版權法本身就是頗複雜的,似乎需要時間再消化一下。重點是這諮詢不是考選擇題,你的選擇不只局限這3個方案,大家可以嘗試跳出既有思維模式,將每個方案作二次創作或是建議第4、5個新方案。

現時當一份作品產生時,版權便自然地由創作者全權擁有,即「保留全部版權」(all right reserved),所以同學任何的二次創作,甚至只是分享,都可能定性為「侵權」,要負上法律責任。但事實上可能高佬的原意是與民共享,鼓勵同學創作,並非想陷同學於不義,加上互聯網這新興平台,讓文字、音樂、影像、圖片等,可以在數秒間廣泛流傳至全世界。試問在你手上分享過的有趣圖片或影片,有多少你是完全清楚它的出處?

列名出處用途 授權改動原創

現在便有一個創新的處理手法,創作人可以在與其他同學分享之前,在其作品上貼上一張標籤,註明三大原則: 1。請註名出處  2。只限作非商業用途 3。 我授權他人更改原創作品再作分享,這亦即是一項新型知識產權的國際制度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創作者可根據自己意願,選擇對其作品「保留部分版權」(some rights reserved)。

香港共享創意的標籤背後是一大堆適用於香港的授權法律條款,彈性授權可方便創作者與其他人合法分享,旨在鼓勵香港的多元化創作,加強知識產業的發展。每個巿民只要看清楚標籤,便可以放心作二次創作或分享。

可惜共享創意的認知度偏低,而且並非所有創作者都願意分享,加上現時版權制度存在不少問題,如孤兒作品等,相信是時候重新檢討整個版權制度了。(待續)

撰文:王嘉屏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