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Zone

eZone

IT拍傳統行業三贏 (eZone 7.8.2014)

traditional industry and IT cross over

IT拍傳統行業三贏

傳統行業與資訊科技業界溝通的渠道比較少,如果兩者能「cross over」,何止雙贏,是「win-win-win situation」!

上星期有幸參與某集團的周年管理會議,跟600多位管理層一起學習「如何在數碼年代創新及發展」。大會安排了頂尖的國際科網公司作分享,希望為管理層注入「數碼、創新的DNA」,這絕對是好事。

席間,筆者忽發奇想「假如我是管理層」,我會:

酒店管理 ﹣清理房間、房間服務等工序大部份由人手管理及記錄,所以工作進度不能實時追蹤及浪費大量紙張,而且傳統對講機會對住客造成滋擾。如果結合傳統酒店管理與智能科技,樓層員工只消用智能手機便能「接Order及清Order」,不僅改善營運效益,且能提供更佳更快的服務。

物業管理 ﹣管理處與住戶透過屋苑app溝通,實時發送住客通告,更可預訂會所設施、繳交管理費等。最重要是可利用此app伸延至屋苑鄰近社群,包括:商戶、食肆、交通及公共設施等,住客可享有附近食肆的推廣優惠,亦方便地查閱尾班車、其他商戶及公共設施的資料。

商場百貨﹣最常可以做的就是O2O (online to offline),即將人流從自家網站或社交媒體引領到實體商店。跟潮流分享及購物app或推廣好味菜式的「社交餐牌」app平台作互動推廣,旨在利用合作伙伴的龐大用戶群,吸納新客戶及人流,更可為品牌建立更潮更型的形象。

市場推廣 ﹣集團廣告費數以百萬計,包括電視、平面廣告等,大部份難以計算實質效益,即Conversation Rate。除了傳統的網絡媒體外,利用嶄新「互動影片」技術,目標客戶只要在觀看廣告、時裝表演、音樂或電影預告片時,只要對片中的服飾、食物等感興趣,可在畫面按一下,便顯示詳述及價錢,並可即時購買。

返回現實,其實以上並非空想,全都是香港IT startup提供的服務,服務會更具創意、靈活性及成本效益。筆者當然沒有營運以上傳統行業的經驗,最「在行」的一定是「內行」人,所以他們可考慮客戶需要、營運模式及各種限制後,選擇不同伙伴合作及不同方法「創新及數碼化」。

在現今「大數據」時代,能真正實行的個案始終為數不多,如果能夠收集各式各樣的數據作分析,可有助現有業務發展,更能拓展新市場空間。額外的機遇是與「大數據」分析公司合作,提供自家數據,給合其他公司的數據,便能夠得出更有用的分析及市場預測。

 

簡單例子:每日無數巴士正是最佳的交通及人流「即時報道員」,控制室可即時因應交通情況、乘客多少作出調動,長時間收集得來的「大數據」可以令巴士的班次安排及營運更具效益。如結合其他「即時報道員」的數據,那麼分析及預測便更準確。

所以,誰說傳統行業與IT cross over,只是雙贏?

原文刊於eZone834 20148月7日

科技創新中醫藥 (eZone 24.7.2014)

EZONE_中醫藥

科技創新中醫藥 

在前特首董建華年代已提出,香港具備足夠條件成為國際中醫藥中心,即「中藥港」。香港在中藥的交易、科研、資訊及人才培訓具優勢,但可惜該計劃無疾而終。雖然香港無「中藥港」等大型項目推動行業,但中醫藥的發展並無停頓下來。

特區政府1999年起就《中醫藥條例草案》生效而成立了「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開始執行法例以及規管業界,包括:確認中醫註冊地位、監管中藥的使用、銷售及生產等等。浸會大學、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亦先後成立中醫學院,提供中醫人才培訓,加強本地對中醫藥認受性,令發展基礎漸趨完備。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中醫業界如何突破現狀,推動中醫藥的發展?

筆者很少看中醫,原因是名中醫通常要長時間輪候,看罷又要煎藥(有中醫師提供磨成粉狀的中藥,但療效基本上沒有煎藥好);即使可以付錢代煎,但問題是要再返回醫館飲藥,實在十分費時失事。筆者曾試過因工作太忙,忘記了時間飲藥,醫館已關門大吉,那劑藥便浪費了。

最近市面上出現一個新中醫app,可以解決長久以來看中醫的「煩惱」。病人可在App預約診証時間,隨時取消或更改時間,毋須致電醫館,更具提示功能。診完症後,中醫會用iPad輸入藥單,藥單直接經互聯網傳到中央煎藥房,由執藥、煎藥到包裝全經中央處理,然後客人可於兩個小時內在已預約的分店取藥,十分方便。

這便是筆者經常提到的「Disrupt the Market」,即顛覆整個傳統市場,尤如用app叫貨van能取代傳統call台一樣。但今次的情況不同,這個app以及整個電腦化的流程將會開放給全港所有中醫師,讓每個中醫師都毋須再煩惱買藥、存藥及煎藥的流程及營運,降低入行投資門檻,吸引更多有志人士入行,尤其是年輕一輩。另一方面,此app吸納以前「嫌麻煩」的人看中醫,更能吸引到年輕人試看中醫,因為這已不再是「老土麻煩」的事,讓整個中醫藥市場的「餅」變大。

背後掌舵及策劃這次中醫界改革的人是前創新科技署署長王錫基,筆者認識他好幾年了,退休後仍沒有停下來。筆者大膽問:「你年紀都不少了,重搞咁大單嘢?」「其實攪中醫藥一直是我多年來很想做的事,因為我從小看中醫,甚少看西醫,我相信中醫藥理應有更好的發展,令更多人受惠,加上我喜歡玩科技,今次可結合兩者,真的很難抗拒!」原來實現理想並沒有年齡限制,想做就去做,十足創業家的口吻!

資訊科技不但是全球經濟的新動力,更可助傳統行業注入新力量,推到另一層次,今次是中醫藥,下次會是那個傳統行業呢?

原文刊於eZone832 20147月24日

公眾知情被遺忘? (eZone 3.7.2014)

ezone article - right to be forgotten

公眾知情被遺忘?

最近歐洲法院裁決Google敗訴,要求後者刪除或隱藏原告人(一名西班牙國民)在1998年時,因無力償還債務而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原告人雖已清還債務,但只要你在Google的搜尋器輸入原告人的名字,該公告仍可在搜尋結果找到。法院的裁決是要求所有的搜尋器再也不會出現那則公告,因為基於個人私隱權利,每個人都有權「被遺忘」。表面上看似合情合理,但內裡隱藏危機無數。
首先,在搜尋器上的搜尋結果,只是一些URL,讓你可連結到相關網站,Google並沒有提供任何內容,它只幫助用戶方便省時搜尋資料。事實上,沒有Google之前,你也可以尋找相關資料,如到政府個別部門網站瀏覽、打電話,或親身查詢等,但當然花費的人力物力龐大。問題是就算在Google上找不到你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在拍賣行的網站仍然存在這則公告,那是不是有點「自欺欺人」?

 

如果你是想借錢給這位原告人,你認為你有權知道他過往經歷,就算他已還清債務?

如果原告人是政客或知名人士,就算不獲給予「被遺忘權」,但如何斷定他們是否知名人士?界線怎麼畫?其實只要預先計劃周詳,鋪排妥當,在參選成為政客之前,即在成名之前先「洗底」,那將來選舉時,選民便無法在Google搜尋器找到其之前的「歴史」,那你又覺得如何?

又舉例,破產案在報紙網上版刊登了,原告人是否有權要求刪除,還是要獲報紙批准。如果獲授權刪除了,是否影響公眾知情權? 再說,為什甚要由一個商業機構(Google或其他搜尋器)決定刪除與否?它有甚麼權力及能力去分辨個別人士的身份、事件是否渉及公眾知情權或會否影響言論自由,而決定執行與否?

搜尋器就如圖書館管理員一樣,幫助所有人盡快找到書本,但如果有人要求「刪減」某本圖書,原因如歐洲法院所述「已不相干」,這會否等同資訊審查、過濾?將來有人會用「六四」已無相干來刪減這本「書」,那我們將永遠都不能在搜尋器找到「六四」相關的資料,個人私隱權便變相成為互聯網審查的工具。

筆者不是否定個人私隱權的重要性。歐洲法院的裁決對香港完全沒有約束力,港府亦不可直接引用私隱條例行使這「被遺忘權」;更重要是歐洲法庭沒有明確指引及解答以上種種疑問。香港如果在沒有法律基礎及深入探討咨詢下,就貿貿然建議將整個裁決搬來香港,要求所有搜尋器照跟,那未免過於草率。

筆者重申,在平衡個人私隱權時,公眾知情權、言論自由及資訊自由尤其重要,因為社會的公義公平均由此而生。

原文刊於eZone829 20147月3日

 

為香港人才鼓掌 (eZone 12.6.2014)

ezone article on Google buys Divide

為香港人才鼓掌

上月Google宣佈收購初創企業Divide(Enterproid前身),收購細節及交易條件尚未公佈,但已令香港創業界為之震奮,因為買家是科網巨擘Google! 任何一個Google「相中」,皆獲全球解讀為其全球策略部署及方向的指標,影響全球、改變世界。那收購Divide又有甚麼「玄機啟示」呢?

 

Divide是幫助公司管理員工流動裝置的軟件,嶄新的技術可令Andriod系統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將工作及私人事務及數據獨立分開,那員工就不需要帶著兩部流動裝置到處走。員工不但可享有高度的自由及私隱,公司對於工作方面亦可做好監控及管理,改變現在的工作模式、生活方式。最重要一點是相信Google重視Divide團隊的人才及高技術水平,所以將來這個團隊會被併入Android研發團隊。

筆者認識Divide的共同創辦人之一,在他身上找到好幾個成功創業家的特質:

第一,重視人才團隊 ﹣ 「團隊」是公司的核心,亦是公司最有價值的東西。團隊當然包括人才,但縱然你有卓越的技術及知識,卻未能與其他同事共同進退,合作無間,互補不足,正所謂不能「fit in」公司獨特文化,那離開只是遲早的事,因為你只會破壞團隊的協同效應。組織及管理團隊是重要,做得好亦是很難,所以幾乎所有投資者第一樣考慮的便是公司的「團隊」。

 

第二,重視技術 ﹣ 有天下無敵的意念但郤沒有天下無敵的技術去實行,那只會是「空談」,永遠不會「落地」。技術水平亦是能令你的產品與別不同「創造市場空間」,同時亦令想加入的競爭者郤步。可惜在香港高技術人才難求,十間Startup,十間都覺得「人才荒」是阻礙發展的最大元凶。

 

第三,改變世界的理想 ﹣創業家必須「Think Big」才能創新,才能長久。「創造一件改變世界的產品」讓你走得更遠、更久。當你想改變世界的話,那還會有「已完成」的產品嗎?現在Divide軟件將與Andriod融合,全地球人都可能是用家,如果你是研發Divide的開發者,感覺如何?

                               

很可惜香港主流媒體基本上沒有報導這項收購,為什麼呢?無論如何,讓我們給眾多默默耕耘的創業家一個LIKE!

 

如果你有意創業或是正在苦惱中的創業者,請參加6月17日晚的「HK Got Talent」講座,向以上成功創業家「偷師」聽聽他成功的故事。

 

原文刊於eZone826 20146月12日

 

互聯網中立 寸步不讓 (eZone 22.5.2014)

eZone Net Neutality article

互聯網中立  寸步不讓 

剛看罷電影《超越潛能》,內容講述尊尼狄普(Johnny Depp)飾演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科學家遭激進分子暗殺,保不住肉身,但他妻子利用他研發的科技,將尊尼狄普的腦袋所有數據資訊及思想上載到電腦,變成了雖無肉身、能自我思考,兼有意識的超級電腦。透過互聯網(Internet),他能控制全球所有的電腦,包括幫他的妻子在股票市場賺取過億萬身家、入侵FBI(聯邦調查局)的電腦、實時監察妻子的全球定位系統數據等,甚至全球電腦也中了病毒。

 

之後主角在美國一個小鎮建立龐大數據中心,建造科研基地,研發出自我複制細胞,能治癒所有病,更利用互聯網向全世界發放訊息,吸引無數人來治病。但事實上,令所有病癒的人變成了「混合人」﹣即超級電腦的一部分。結果?製造了由源始碼篇寫的另類電腦病毒去消滅原來的病毒,透過互聯網發放至全球,將尊尼狄普徹底摧毀。

 

很明顯,「互聯網」在電影劇情擔當十分重要及不可或缺的角色,因為互聯網的幫助,故事才可以開始,亦因為互聯網的存在,故事才得以結束,所以請問「互聯網」的角色是忠還是奸?相信答案顯而易見,互聯網只是中立的平台,幫助數據完整地由A點傳送到B點,這叫做網絡中立(Net Neutrality),是互聯網天生的特性。

 

可惜,這種「天性」正面臨史無前例的威脅。美國的電訊業監管機構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在強烈爭議及反對聲下,剛通過新建議的網絡中立規則供公眾咨詢。新建議放鬆對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的限制,容許他們向內容供應商額外收費,以提供更快速及更可靠的傳送服務。簡單而言,若內容供應商願意付出更多錢,便可有1條數據傳送專線(像巴士專綫),內容便可以更快傳送到用戶。你覺得有無問題?猜猜誰是最大得益者?誰是最大loser?

 

在現在網絡中立的大原則下,ISP必須將數據傳送的優先次序劃一,即是沒有誰是優先的,無論是Facebook、Youtube,還是Amazon.com的數據,大家均在同一條「大路」傳送;若將來新建議獲通過,只要公司願意付出更多錢,便獲得特定「巴士專綫」,其他人便要原地「迫埋一齊」,傳送速度當然較慢,那麼互聯網將來便是「有錢」內容供應商的天下,細公司會因為付不起錢,用戶使用其產品時便會變慢,摧毀創新,握殺創意。

 

現在美國超過100間大小科技及互聯網公司,如:Facebook、Google及Amazon.com,均一致反對FCC的新建議破壞互聯網中立性,公眾咨詢將會開始,真正的爭戰才剛揭幕。

原文刊於eZone823 20145月22日

 

中小企仍是一舊「雲」(eZone 8.5.2014)

eZone article on SME Cloud Security Survey

中小企仍是一舊「雲」
朋友求救:「我公司server中了毒,點算?」

我沒好氣道:「你公司沒有IT同事嗎?我雖然在IT界打滾,但並不是IT技術專家呀!」

朋友一輪嘴:「唉,我公司得10個人,IT同事是「奢侈品」,通常IT大小事宜都是由1位sales同事兼顧,他懂少少IT,但始終都係『有限公司』。」

 

朋友是傳統香港中小企老闆,專幫公司及個人客戶安裝影音系統。公司客戶資料等數據存放在1個僅以數千元購來的伺服器,sales同事定期幫手做備份及保養;資訊保安,都只限安裝及更新防毒軟件於每個同事的個人電腦上,免强可以說「使用網上服務」,大多數其實只是使用個人雲端服務,例如Gmail、Dropbox、Google Forms等。我相信這是很多香港中小企的真實寫照。我只好請纓,當然不是到他公司幫手「醫病」,而是介紹資訊保安專家幫忙「排毒」,其實還有其他方法嗎?

 

香港互聯網協會及雲安全聯盟香港澳門分會,今年3月份公佈的《香港中小企雲端應用及保安就緒程度調查》。結果顯示,香港中小企仍未使用雲端服務的最大原因是憂慮資訊保安。在調查的中小企中,超過五成已多多少少採用雲端服務;採用雲端服務的中小企,其雲端資訊保安就緒程度顯著較高。這顯示資訊保安不應被視為使用雲端服務的障礙,相反,使用雲端服務是解決資訊保安問題的方案之一。

 

中小企在技術層面上,多只局限在個人電腦上的保安(如:安裝防毒軟件),中小企對於重要資料庫或伺服器的軟件更新及保護技術方面,認識仍十分貧乏。調查報告建議在資源人手以及專業知識有限的情況下,中小企可考慮分階段實行雲端技術,例如結合公眾及私人雲端技術的混合雲方案,將敏感資料與其他資料分開處理及儲存。此外,個人及商用雲端服務在資料保護及保安程度方面分別很大,建議中小企應選擇可靠的雲端服務供應商,並採用能提供伺服器軟件及保護技術較完善的商用雲端服務,從而更全面、有效地保護其企業數據及資產。

 

朋友聽罷,雖然他知道「雲」的存在,但感覺仍是對「雲」一舊「雲」,到現在對於個人及商用雲端服務的分別仍弄不清楚,亦不知道什麼是「混合雲」方案。傳統中小企大多知道利用雲端服務對業務有一定幫助,可惜他們仍是對「雲」感覺「無從入手,從何開始」,甚至誤解「雲」是很高深及複雜的技術。

 

香港98﹪以上的公司為中小企,共約31萬家,政府及IT業界多年來都積極向中小企推廣雲端應用,但以乎仍力有不逮, 現在應加把勁,從中小企角度出發,從根本做起 :教育中小企認識「雲」,將訊息簡單化,讓中小企容易消化及明白,這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原文刊於eZone821 20145月8日 

 

誰是「互聯網」的大贏家?(eZone 24.4.2014)

誰是「互聯網」的大贏家?internet hall of fame article

 

相信你知道Google的創辦人是誰,亦聽過微軟Bill Gates的妙語連珠,同時亦有Like Mark Zuckberg 的Page,但你可知道誰是創造及興建今天的互聯網世界? 互聯網成就了無限可能,實現了無數夢想,包括Google及Facebook 創辦人的夢想。

 

剛結束的「互聯網名人堂2014」頒獎禮 (http://internethalloffame.org/),旨在表揚世界各地對互聯網的多元應用及發展作出貢獻的人士,今年已是第三屆,今年首次在亞洲,亦是首次在香港舉行,是剛結束「國際IT匯」的亮點之一。筆者有幸有份參與協助籌辦是次國際盛事,眾多「互聯網巨星」聚首香港,讓香港及全球認識他們,肯定他們對全球互聯網的貢獻。
過往兩屆獲表揚的人士有譽為「互聯網之父」的Vinton Cerf ,他設計了通訊協定(TCP/IP)作為互聯網的基礎架構;Jimmy Wales 創辦了維基百科(Wikipedia),是全球最大免費、開放及全民參與的網上「百科全書」;Tim Berners Lee是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發明者,令你可以方便地用瀏覽器上網。

 

至於今年,獲表揚的人士來自全球13個國家,他們都是「互聯網的無名英雄」包括:John Cioffi 獲譽為「DSL之父」,發明了ADSL及VDSL數據機,(你的家也許曾有一部);Eric Allman創造了互聯網上首批電郵轉移媒介 ﹣《Sendmail》;Eric Bina與Marc Andreessen於1993年共同創造了首個獲廣泛應用的互聯網瀏覽器 ﹣《Mosaic》,他亦是Netscape的共同創辦人 ;Paul Vixie設計及實行了多項目前在互聯網廣泛應用的域名系統協定(DNS protocol extension)及應用方案;Karlheinz Brandenburg 是推動多項現代數碼聲音科技的先驅者,包括mp3及MPEG標準等。

今次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錢華林教授亦獲表揚,他曾在中國掌管多個與互聯網有關的重要項目,其中包括於1994年領導工作團隊,完成中國與美國的初期互聯網互聯,亦是中國正式接上互聯網的一年。錢教授在典禮說:「…多謝多位互聯網先驅者創造了互聯網,不但讓全球人們都得益,特別是讓中國超過6億人每天都在享受它帶來的好處。」

互聯網沒有一位創辦人,郤是由千千萬萬的建構者及貢獻者多年來一點一滴建造而成,互聯網由開始時「與生俱來」就是開放及自由的(Open and free),可惜它被不同的藉口及不同形式威脅著。你不需要是專家,也可以成為互聯網建構者,你願意為互聯網出一分力嗎?你會站出來嗎?

「不要問互聯網為你做了甚麼,要問你為互聯網做了甚麼。」

原文刊於eZone819 20144月24日

做Startup係唔同啲 (eZone 10.4.2014)

EZone article on best ict startup award

做Startup係唔同

跟一位戰友兼創業者交談:「我是香港Tech Startups Founder,不太同意政府或組織有什麼資格頒獎給startup。我相信各人有不同的理由做startup,有的為了「快速exit」賺錢、有的為了建立街知行聞的品牌、有的為了創造解決自己問題的產品、有的為了實現理想、有的或許只是想過自己喜歡的生活。硬要給不同的公司訂一個標準,然後評分,又有什麼意義?無論是多炫的產品展示、多完美的商業計劃,沒有真正的用家又有何意義?得到十個大獎而創辦人最後不能堅持下去,又有什麼意義?」
IT創業圈子裏確實有很多人並不認同攪甚麼創業比賽或頒獎典禮,因為相信沒有人有資格評誰是「最佳Startup」,startup縱然有最強勁的團隊組合,最創新獨特的產品,最無敵的商業計劃,但成功與否最終只由市場及時間來証明,今年得獎,明年執粒,不足為奇。

 

由開始決定籌辦「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獎」到現在,跟做Startup沒有分別,資源時間十分有限,「規矩」比想像的多很多,但我們堅持盡力爭取,因為Startup不應以其他的評審標準看齊,評是整體公司,不止是產品,當然有時無奈不得不妥協,但我敢說我們是「最不聽話」的一個。 有位得獎者擔心地跟我說:「夜晚的頒獎典禮要著西服呀!那麼我們下午的「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獎」頒獎典禮要嗎?」我快速回應:「哈哈!當然沒有要求,你可以穿牛仔褲來,我們是Startup呀!」

 

慶幸得到各方好友及超過三十多間機構支持,申請數字令人意外及鼓舞,亦慶幸各評審努力把關選出得獎公司,更讓社會創新組別金獎從缺--給予大家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們期待更富社會意義的初創企業參賽!

參賽沒有獎金,只有「獎品」:更多的曝光率及更強的人際網絡,快速認識可以幫助公司業務的人。我們相信只要能幫助到創業者的事,多少也是值得去做,籌辦這個獎的義意在於鼓勵及支持創業家,肯定他們的努力及堅持,得獎與否也值得你們的掌聲,希望明年你們還在,還在堅持!
最後,借戰友創業者惡攪電影 <<一代宗師>>的對白作結:「別跟我說你得到多少獎,籌得多少錢,技術有多深奧,創業,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執(粒)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各位創業同行朋友,共勉之。

 

(*) 「別跟我說你功夫有多深,師傅有多厲害,門派有多深奧,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原文刊於eZone817 20144月10日

IT創業重新認識 (eZone 20.3.2014)

 

eZone article on best ict startup award

IT創業重新認識

「香港資訊科技及通訊獎」中的「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獎」,由香港互聯網協會負責籌辦,不但是今屆新增,亦是首次以公司為申請單位,非以服務或產品,即每間公司只可以申請1次。但有趣的是,筆者在整個籌辦過程,令我過往對IT創業重。新。認。識!

1.    初創企業貧乏

「初創企業獎」參賽公司的資格為少於3年內成立,主要創辦人及開發者仍留在公司,業務或運作基地必須在香港,要求不算低。獎項又是第一次舉辦,其實開始時筆者十分擔心:「會唔會得少猫三四隻?」跟 創業朋友交談,他們也看淡,感覺最多只是數十間公司申請。 結果共收到76間公司申請,遠超預期,超額完成,我慶幸:「原來香港IT初創企業比你想像的多!」

2.    企業方案寥寥

「初創企業獎」分消費市場、商業市場及社會創新3個組別,原先預期消費市場組別的申請必定最高,結果商業市場組別的申請跑贏大市﹣最多。也許因為傳媒報道多專注個人消費產品,令人以為主攻消費市場的初創企業最多。致於社會創新組別,筆者一度認為是0至3之間,但為了鼓勵對社會有貢獻的初創企業,就算無人參加也要特設這個組別,結果最終也有逾十多間申請,實屬驚喜!原來香港亦不乏「有心人」!

3.    創業只得後生仔

參加者真的可以說由「年少無知」的20歲到中年漢都有!真的是20、30、40齊哂!創業不限年齡,有些90後讀緊書便創業,有些中年被炒便趁著「空檔」乘機創業,其實只要有機會,有想法,有熱忱,無論年紀多大都可以去馬。

 

4.  產品驚世駭俗

IT創業產品必定是利用令人「嘩」一聲的超新科技,驚世駭俗,前無古人甚至後無來者﹣﹣答案是錯!其實最重要是Business Model出色,有些成功的初創企業Idea很普通,沒有甚麼特別之處,但他們擁有很強的執行能力,先吸納客戶,創造現金流,再投資發展業務,最終做出成績來。創業界金句:「Ideas are cheap」,能真的做到,才是天下無敵!

 

獎項評審已近尾聲,頒獎禮將下月舉行。有好幾位參加者不約而同跟筆者說:「其實得獎與否,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可以讓更多有份量的人認識我們,給予意見,之後我們便可專心業務,這才是最重要。」

 

我喜歡和創業家一起,不但可以聽聽他們的經歷及故事,而且創業家必有共同特點,就是充滿熱忱(Passion) 同有一個「創造改變」的夢想(Dream),各位加油!

 

原文刊於eZone814 20143月20日

創新科技要升呢 (eZone 13.2.2014)

eZone article on ITB

創新科技要升呢

創新及科技局終於宣報成功上馬,成功「分拆再上市」。當然未來重重難關要解決,才能真正「去馬行得」,但筆者相信這畢竟是個好開始!

 

現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政策範圍甚廣,如:對外商貿、旅遊、消費者權益、知識產權,創新科技只是「十萬樣」的其中一項,局方同時負責管轄10個部門,包括:天文台、香港郵政及工貿署等等,當中只有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OGCIO)及創新科技署(ITC)跟資訊及通訊科技(ICT)有關連,加上局長非IT出身,貴人又事忙,難以分身兼有力推動創新科技,所以推動創新科技一直只停留在政府部門的層次。

 

筆者曾經協助爭取ICANN(負責全球IP地址及域名)等國際組織如來港舉辦會議,ICANN早前甚至表明想來香港一趟,可惜香港合適會議場地只得灣仔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且檔期不是先到先得,所有檔期早已全數預留給「經常性展覽」,不能改、不能讓,連政府部門都無符,或者說不夠「牙力」講數。相反,新加坡政府一聲令下,其他活動立刻讓路遷就,結果ICANN會議在新加坡舉行了3次,1次都沒有來香港,之後更將亞洲總部設在新加坡。香港不但輸了面子,亦輸了機會。

 

作為一個部門,每年都要爭取資源,又要Review,資源Cut完可以再Cut,例如ICANN會議是以多持份者的模式進行(Multi-stakeholder approach),由下而上,由很多不同角色的人,包括民間團體、私人、學術及研究機構、政府及國際組織等,共同參與制定互聯網的政策及標準,影響全球及深遠,可惜部門資源有限,參與這些會議的程度遠遠落後於新加坡、南韓及台灣,所以香港在這些國際政策範疇上的聲音及影響力亦微。

 

其實筆者十分欣賞OGCIO的同事,有心有力,但在現有架構之下,有時真的是有心無力,就算有更好的計劃都難以長遠落實執行。

 

新經濟動力全靠創新科技是不容置疑,「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不僅關注資訊及通訊科技界發展,更關乎香港長遠經濟發展。「局」只是硬件,重點是軟件,即由誰帶領,局長必須IT出身,才能掌握科技發展脈搏,更需擁有協調能力,能與各界好好溝通包括ICT業界、商界、政策局、學術界及公眾等,不分你我「乜營乜粉」。局長當然必須要做實事,不只是「吹水」、「玩藝術」。

 

筆者喜歡一位年輕IT人的金句:「我覺得呢個局,有總好過無,點都唔會衰過宜家,至少創新科技「升呢」後,唔會比人睇低,同人講數都有牙力啲啦!」

 

原文刊於eZone809 2014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