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Government Policies

財爺給初創企業的「糖衣陷阱」?(信報﹣StartUpBeat 25.2.2016)

BUDGET-25FEB-1-300x225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Facebook圖片

作為科技創業者,對於財爺曾俊華剛發表的新一份財政預算案,筆者認為尚算合格,雖然沒有太大驚喜,但見財爺確實聆聽意見,例如將科研項目到商品化、應用及試用方面著墨不少,收窄科研與應用的嚴重段層,亦放心思在如何讓廣大市民明白預算案的內容,你只要到財爺的社交媒體就感受到極大差異。

最令筆者感興趣的是為中小企而設的「科技劵先導計劃」,資助中小企使用科技服務及方案,以提高生產力和升級轉型,以配對形式資助每間合資格的中小企最多二十萬元,預計開支五億元。

財爺短短一百字的「科技劵」新政策,不但令全港32萬間中小企為之興奮,亦令初創企業憧憬在那五億元的中小企消費中,分一杯羹!筆者還是建議大家冷靜一些,細想這會否是「糖衣服陷阱」?

糖衣一: 利益輸送給大公司或某些服務提供者?

「科技劵先導計劃」資助只適合已認可指定的服務及方案供應商,中小企只可在認可供應商的列表中選擇,問題是:誰決定及如何決定被認可?條件又是怎樣?大公司成為認可供應商當然是易事,相對香港初創企業就算產品成熟,會否礙於公司規模、年資等被拒諸門外?最終認可供應商只會偏頗大公司或某類型的公司?

建議:認可機制必須公平客觀,至於初創企業,可以考慮只要已成為一些國際及本地培育計劃或加速器的成員公司,如數碼港、科學園、Blueprint、Y-combinator、500Startup等,便可自動被認可。

糖衣二: 本地研發產品跟跨國公司比拼?

就算香港初創企業能成功被認可,在同一戰場上與跨國公司比拼,中小企會如何選擇呢?

建議:為了鼓勵中小企使用本地研發產品,政府應提供誘因,如中小企使用本地研發產品,可獲更高比率的資助。

糖衣三: 初創企業未必能入場? 

很多初創企業的產品是一個app或雲端服務, 每月月費只是幾十元至幾百元,從前中小企缺乏資源從沒考慮,如推出「科技劵」後,成本下降,他們會考慮使用,但「科技劵」能否配合細金額及月費形式的資助呢?行政程序是否繁瑣冗長,減低中小企使用這些服務的意欲?初創企業實質上未能入場。

建議:簡化、縮短及電子化「科學劵」執行程序,並配合細額及月費形式的支出。

政府推出新政策原意總是好的,往往到落實執行時變質,筆者作為創業者,認為財爺這份財政預算案尚算合格,但是實質上是否合格,也就要等待有關詳情及實際執行細節,初創企業是否能真正「受惠」,還是「受害」,我們還是要式目以待。

借創業界金句作結:「投資者的錢一天未到你的銀行戶口,不要信。」

財政預算案有關「科技券」的內容:

  1. 為了加強中小企的長遠競爭力,我會在「創新及科 技基金」下推出「科技券先導計劃」,資助中小企使用科 技 服務和方案,提高生產力和升級轉型。先導計劃為期三 年,以配對形式,為每間合資格中小企提供最多二十萬元資 助,預 計開支為五億元。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原文刊於《信報2016年02月25日

 

施政報告欠Startup的四件事(信報﹣StartUpBeat 13.1.16)

cy-leung-300x200

 

 

 

 

 

施政報告小意見! 剛完成有關施政報告的訪問,做startup是超難,當然不期望政府助你成功,只是有時「有,好過乜都無」,今次施政報告中提及支援創科初創企業的政策,似乎沒有太大驚喜及新點子,作為做startup的人,以下少少分享:

1. 欠缺國際視野 -除了內地市場,其實許多startup都想衝出國際市場及拓展業務,但幾乎甚麼都没有支援,唯有靠自己。

2. 欠缺多元化思維 - 現在「甚麼甚麼」委員會或評審團的組成都欠缺多元化聲音,應加入年青、不同性別、國籍等的代表,才能真正追緊全球startup的步伐,始終startup不只是講經驗及年資的。

3. 科研與商業化斷層 - 香港除了要投放多些資源做研究,最大問題是如何將科研商業化(commercialise) 才能真正創造價值。

4. 欠缺善用本地產品意識 - 政府應帶頭優先考慮使用本地startup研發的產品,其實有些本地產品已十分成熟。

整體感覺這次施政報告比較「虛」,未知有甚麼可實質地幫到startup,可能字數有限,往後希望多一點內容及實際詳情,但重點是如果政府「真的、真的」想幫忙,請簡化行政程序,如程序電子化、減省不必要手續及減省批核時間,因為時間及人手是startup的生死資源,不然就是「越幫越忙」了!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原文刊於信報2016年01月13日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15.01.2016)

 

HKET Policy Address Startup entrepreneur internet technology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及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創新科技(創科)是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近年香港政府積極推動支援創科初創企業,冀香港能孕育出世界聞名的 「獨角獸」-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慢就是慢了點,但如果現在拼命的向目標跑,也許還可追得上,可惜看罷今年施政報告,實在沒有驚喜,「新點子」也欠奉。

只懂進運內地  與全球脫軌

作為一位創業者,深切感受到政府政策的「離地」,與全球步伐及方向脫軌。從來創業者都不會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但亦希望政策能「貼地䀡心」一點,幫到一點點忙。

1. 欠缺國際視野 - 施政報告有關創科政策大篇幅側重與內地合作,如設「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內地研發合作項目及香港6所大學進駐深圳南山高新區等,郤沒將焦點放在如何與國際創科接軌及交流,接收更多元創新的資訊。  

政府一直以來只懂推出一籃子「進軍內地市場」的支援計劃,事實上最佳的合作伙伴是指大家能產生最大協同效應的,最先進攻的市場理應是初創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地方,而那不一定是內地。香港創科初創企業如果「Think Big, Think Global」,盼拓展業務至國際市場,冀望成為下一間「獨角獸」,那麼你只能靠自己 。

2. 單一化支援 - 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大致主要有「三招」:

a. 培育計劃提供免租辦公室 - 數碼港及科學園位置遠離市中心,亦不在港鐵沿線,不便客戶探訪,但最重要是初創企業請人已十分困難,如果辦公室位處偏遠,員工要坐2小時以上交通來回,只令請人難上加難。 

數碼港 科學園地點偏遠 未解決

既然數碼港及科學園能與多間共用工作間合作,為什麼不可將一些培育計劃的初創企業,駐在那些近市中心的共用工作間?不必硬要其長駐數碼港或科學園。

b.  按比率就特定營運支出作報銷(reimbursement-重點是「不是」提供做生意最重要的營運現金流(Operation Cash Flow),只是初創企業預先付款,再經歷長時間及繁複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才能「有可能」收回部分的支出,消耗初創企業的生死資源:時間及人力,其實簡化及「無紙化」程序真的這樣困難嗎?

c.  投資配對基金(Matching Fund- 這是比較新的點子,如初創企業能成功找到投資者,政府會承諾以相同的價錢及股份比率投資(當然政府會設上限),旨在協助初創企業更容易找到投資者。計劃目標理想但實際執行時,需多重批核及煩瑣程序,以及超詳細的財務盡職調查(Financial Due-Diligence) , 再者政府偏向批核低風險項目,審批委員會成員又單一化,嚴重與市場做法脫軌,能否真的幫到忙呢?又會否重蹈覆轍「DJI(大疆)走寶」事件呢?

3.  欠缺多元化思維 -美國矽谷成功的元素之一是「Diversity多元文化」,最強的團隊成員應包括來自不同性別、種族、年齡及出身背景等的人材,有助企業從多角度完善產品及商業策略。創科發展快,變化多,經驗及年資有時反而是包袱,所以政府應邀請更多元化人才參與制定創科政策,注入新元素,尤其施政報告指出政府將檢討「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職能及組成,期望見到更多新及不同的臉孔。

4.  創科與傳統行業斷層- 施政報告重點提出「再工業化」,香港地貴而且經濟轉型至知識型經濟多年,實在看不到香港有獨特優勢「再工業化」,珍貴土地資源理應作更高社會效益用途。反之,科技一直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如零售、物流、餐飲、酒店等,在應用科技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其實很多創科初創企業的產品已十分成熟及擁有客戶群,如能將傳統行業與創科企業聯繫,將創科基因注入傳統行業,致能降低成本,增加效益,那才是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施政報告是創科策略指標, 如果方面走錯了,步伐走慢了,香港會越輸越慘,作為香港創科創業者,篇幅有限,實在一言難盡,有苦自己知,冀政府及相關人士能參考以上意見,再作深入研究其可行性,希望能真的「幫到忙」。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15日 

Start-ups need government suppor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4.1.2016)

SCMP_3

 

 

 

 

 

 

 

 

 

 

 

 

 

 

 

 

 

 

 

 

 

 

Start-ups need government support

In his policy address delivered this week, the chief executive outlined the strategies and direction for Hong Kong in the upcoming year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mphasises economic measures and steers clear of political hot potatoes in 2016 policy address”, January 13). He devoted some time to supporting start-ups in Hong Kong, but there’s nothing new.

That doesn’t surprise me. As an entrepreneur, I don’t expect government handouts.  At the same time, I believe some attention is better than none. Nonetheless, I found four important startup DNA characteristics missing in the policy plan for “Asia’s World City”.

  • Lack of a global mindset:
    Apart from the mainland market, a lot of start-ups want to go global and scale up. However, other than the government’s beating the drum for entering the mainland market, little real support or polices for start-ups’ internationalisation are mentioned in the address.
  • Lack of diversity:
    In Hong Kong, the composition of members of different advisory committees or panels related to start-up policies lacks diversity in age, gender and race, which makes the city continue to lag behind the world pace. After all, the pecking order according to experience and seniority does not work in start-ups.
  • Disconnection between research and commercialisation: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been putting more and more resources into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centres. However, we have never seen a successfully commercialised research project or a “billion-dollar startup-up”. Without commercialisation, research can’t have an impact on society.
  • Local products are not preferred:
    The government should use the products it promotes. If it does not back local products, how can others believe and give high marks to products made in Hong Kong? In fact, some products developed by local start-ups are quite mature and have strong customer bases already.

Overall, the policy address was supposed to be an indicator which sets the direction of 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on start-ups and entrepreneurship. However, we have only seen empty words instead of substantial measures on supporting start-ups.

If the government really wants to contribute to the start-up ecosystem in Hong Kong and create positive impact, it should cut red tape in addition to those high-level strategies. For example, paperless submission and documentation should be promoted, unnecessary procedures should be simplified, and approval time should be shortened.

Time and manpower are crucial to start-ups. I think every government should put itself in the shoes of start-up founders before claiming to foster the start-up ecosystem in its economy. Otherwise, only hindrance rather than help will be the result.

The opinions expressed are solely her own.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on 14 Jan 2016

大學創業基地首重互信 (ezone 12.11.15)

eZone_HKUST_TheBase

現今大公司請人難, 初創企業(startup)請人更難。筆者認識的Startup「十居其十」都在忙於解決人才問題,「人才荒」成為Startup發展的最大絆腳石。近年創業氣氛刺熱,本地大學為了協助學生創業及讓他們體驗創業過程,相繼開設創業共用工作間(Coworking space)及提供多元化的創業支援,冀學生真正明白創業為何物,自行決定是否適合創業還是打工,同時讓學生知道在Startup打工亦是一個選擇。

筆者日前到訪香港科技大學的創業大本營(THE BASE),其營運理念跟其他共同工作間差不多,內設乒乓枱、留言牆、豆袋座墊以及Hot Desk,而且還會定期舉辦講座、分享及交流會,邀請不同行業的創業者及成功人士分享心得。筆者了解到THE BASE 的名字意念源自登山者聚集的地方,在這大本營,登山探險者除了可以在攀上高峰前小休外,還可結識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分享經驗、互相勉勵,甚至組織團隊,再闖高峰。其徽標設計為兩座山峰,寓意創業歷程要經過重重高山,絕不是易事。

對筆者來說,這個大本營最獨特之處是,為學生提供了一個「上莊」以外的選擇﹣校園創業。科大在THE BASE闢出一處地方,讓學生獨立營運一間Café,親身體驗「小型版」創業及從中學習。這間Café由8名學生開設,以自負盈虧的方式營運。創業中心負責人表示最初只是邀請同學給予意見,初時同學建議引進社企,但最終商討後,大家覺得讓同學自行及全權選擇生意類型及營運,更切合創業大本營的理念。今年9月開業至今,Café現在由大約35名同學一起經營,同學分別負責不同範疇的工作,包括:財務、市場推廣、日常營運、人力資源及資訊科技,十足一家Startup的架構。負責人說校方亦會考慮將Cafe「轉手」給其他學生營運,讓更多同學可以體驗創業。

另外,大本營現時24小時開放,但校方不會特別增派人手在場管理,實行以學生為本的「開放政策」,實屬開創先河。筆者不禁問:「這政策相當大膽,不擔心學生會弄得烏煙瘴氣嗎?」創業中心負責人說:「我們信任和尊重學生,學生才會信任和尊重我們,開業到現在已兩個多月,情況及進展均十分滿意。我們相信這樣,學生的創新力才會被引發出來。」

近年政府積極「加碼」支援年青人創業,除了「實質實在」的支援外,筆者更希望見到政府放手、鬆綁,相信年青人,尊重年青人,少些限制及繁複程序,多些自由空間,讓年青年作更多、更大膽、更創新的嘗試,才能培育出香港的「獨角獸」。

 

原文刊於eZone900 201511月12日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9.2015)

HKET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筆者今天終於試用Facebook的新功能,選擇一位親友作我的「代理人」,處理離世後的賬戶,這位代理人必須是百分百我信任的人,了解我及會按照我的遺願去處事。

如果她做得不稱職,我在天上也是一定會找她算帳!

現今香港有一撮人,他們從不關心自己的最大「代理人」- 政府,就算表現十分差勁,也從不找「他」算帳 。市民將辛苦的血汗錢交給這位 「代理人」,賦予他不同特權去管理有限的資源,影響不但是現在的生活,更是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的人,可惜這撮人仍是「 粒聲唔出」,令人費解。

平衡各方顧慮  不能閉門造車

夜斬西環古樹事件看來,斬樹固然令人十分心痛,但如果當初政府能公開咨詢又或是清楚交代程序、原因來龍去脈,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亦是明白事理的。

作為政府及公營機構人員,很多時也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分,他們只是市民的「代理人」,服務市民、公眾利益才是核心價值及工作依歸,當中的過程必須要公開及透明,不能讓人感覺是閉門造車,這讓亦可平衡各方顧慮,讓市民放心繼續給你做下去。

從2002年起,每年的9月28日為國際知情權日(International Right-to-Know Day),旨在提升公眾對於知情權的意識,尤其充分獲得政府資訊及數據方面,同時亦宣揚資訊自由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市民賦予政府特權,市民就有權知情,高透明度的運作就是建立互信的基石。筆者雖然面對不少限制,但仍會堅持公營機構必須高透明度的立場,因為這是底線。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9月3日

支援初企 港府勿虎頭蛇尾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5.6.2015)

HKET_Dublin_Startup article

 

 

 

 

支援初企  港府勿虎頭蛇尾

港府官員到訪歐洲例必到愛爾蘭都柏林取經,包括五月剛到當地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她更提到:「愛爾蘭的創新及科技界發展世界聞名,值得香港借鏡。」

借鏡愛爾蘭  著重持續支援

筆者於上年底到都柏林參與全球最大的科技及創業會議之一的Web Summit, 亦訪問了愛爾蘭政府官員有關支援科技創業的策略,明白兩地政府的聚焦點分別在那。

愛爾蘭從農業轉型至創新科技,只是短短15年,政府深明初創企業是未來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石,亦是創造就業的根,所以愛爾蘭政府每年投入3億歐元直接投資及扶助初創及中小企業,就算在2008年歐債危機,政府貧臨破產邊緣亦絲毫無減,顯示其決心。

愛爾蘭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不止於發展初期,更著重企業(3年以上)如何持續增長(scale up)及擴大全球市場份額。除了提供專業培訓、經驗導師、尋找投資者外,在全球更設38個辦公室 ﹣Enterprise Ireland(前身為「愛爾蘭科技及貿易發展局」,由15年前已開始轉型),重點為初創及中小企業拓展網絡及市場,這與香港貿易發展局仍專注大型貿易展覽,截然不同。

香港政府大力鼓吹初創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推出一籃子支援計劃如BUD等,但因為種種特別因素,其實不是每間初創企業都適合及願意進入中國市場。香港初創企業如果超過3年或完成了培育計劃,基本上便要自力更生,想闖出國際,只可靠力氣及彩數。

下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已獲邀到都柏林,希望他能借鏡其政府的長遠策略及目光,不只看單一政策,那香港的初創企業才會更有希望。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6月25日

 

勿只懂說不 傳統行業跟科技走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8.5.2015)

Driverless car hket article

 

 

 

 

 

勿只懂說不  傳統行業跟科技走

在上海舉行的亞洲消費電子展剛結束,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汽車電子及機械人等都是展覽的主題之一。

筆者感覺驚喜不足,只對各大車廠如Mercede-Benz、Ford及Audi都以無人駕駛車作招來感興趣。這些無人車擁有獨特設計,配備高智能系統,將來只要你按一下鍵便可「自動泊車」;在公路上飛馳時,你可看電影、上網等,這是未來新生活模式。

回想Google推出無人駕駛車時,相信令全球開始認真思考這劃時代的改變,創意贏得掌聲,但技術成熟度、安全性到責任問題等均被質疑,引起莫大回響。

創新帶來衝擊  易被否定

創新技術及營運模式出現時,往往為傳統行業帶來重大衝擊,如Uber衝擊的士行業、無人車衝擊汽車行業等,當傳統經營者的「利益」受威脅時,第一反應通常是否定創新的價值及製造障礙。

另外,創新項目能否普及應用,問題亦不在技術或產品本身,而是監管機構,如將車的控制權交給電腦是史無前例,萬一出意外,責任誰屬? Uber是否無牌提供的士服務?

回到香港這密集城市,筆者認為無人駕駛車最大價值不是令生活更舒適,而是「將無可能變成可能」,讓足不出戶的殘疾人士,如盲人、肢體傷殘及長者可自由出外走走;更重要是減少人為意外,因為在遇到意外時,電腦的反應比人更快、更準確,至少不會踏錯油門;對於需要花精神的長途車司機,無疑令駕駛更安全、穩定。

技術仍需時間優化、改進,當大家認同新科技帶來顯著裨益時,改變、與時並進才是生存之道,的士行業、車廠、監管機構,甚至乎你和我也一樣。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5月28日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 Election Banner with Supporters

david webb

“I am voting for Ping Wong to bring change to dotHK.”
– David M. Webb, Founder, Webb-site.com

 

 

Robin Bradbeer“We need Ping for the future of .hk. She is full of new and exciting ideas.”
Dr. Robin Bradbeer, retiring Deputy Chair, Board of Directors, HKIRC

 

 

Joseph Ng“Vote for Ping because I believe she can make things happen.”
Prof. Joseph Ng, Research Centre Director and Former Vice Chairman,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Ben Cheng“To innovate and improve .hk, we need a young and energetic director, vote for Ping Wong.”
Ben Cheng, young entrepreneur, Co-founder, OurSky 

 

Dear HKIRC/ .hk Member,
“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Mahatma Gandhi (聖雄甘地)

Let’s create change together! It will only take you one minute to help make a difference!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 in the HKIRC email (From: hkirc@pwcpa.com.hk) or Voting Instruction, and vote now!  The deadline for eVoting is 19 May (Tue), 6.30pm!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feel free to email me at ping@pingwong.hk

Thank you!
Best Wishes,
Ping Wong
Candidate No. 1 (2015 Election)
My Bio & Platform: pingwon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