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Hong Kong Economics Times 香港經濟日報

Hong Kong Economics Times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經濟日報-Smart World 07.01.2016)

img-108100051-0001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

新年新開始,今年多了一個EVENTION行政總裁的身份。EVENTION是一間初創企業,產品是協助活動籌辦者利用科技創造「無紙張」活動。朋友笑說:「嘩!CEO喎!」我說:「你去花幾千元成立新公司也可當CEO!名銜往往給人太多遐想,忘卻重點應放在哪裏。」

筆者喜歡全球最頂尖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的座右銘:「創造讓人想要的東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你創造的東西必須是幫助人解決核心問題,是他們很想要的,而不是「很高興擁有的(Nice to have)。」

「無紙」登記 減籌辦活動煩惱

正如活動籌辦者遇到的核心問題,是賓客要等候良久,才可完成登記程序,傳統的方法是在一疊厚厚的紙名單上,找出賓客的名字。為何不利用科技解決?活動前先電郵代碼予賓客,到場時只要掃一掃,便能在幾秒內完成登記程序,亦能即時知道在場已登記人數,大大消除活動籌辦者的煩惱。

相反,即場印製名牌、電子簽名簽到等就是屬於「Nice to have」那種,創業者往往很難分辨,易放錯重點,市場慢慢會「告訴你」,但那已為時已晚。

我續說:「創業路艱難,挑戰無數,挫折重重,但重點是我想創造改變,由我熟悉的籌辦活動範疇開始,最終希望能為世界帶來改變,超現實?我不會想『得唔得』,只會想值唔值得去做。」願找同路人一起跑。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07日

夥「失敗者」創業 才有機會成功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0.12.2015)

 

ARICLE2_3

夥「失敗者」創業 才有機會成功

何謂成功的Startup呢?

在筆者的字典裏,至少要有Evernote、Cloudflare等之「One Billion Dollar Startup」(美金呀!) 才稱得上是成功,可惜在港仍未見到,不知何時出現。

筆者跟一位「有點成績」的創業者傾談,他分享說:「找共同創辦人時,一定要找個有失敗經驗的人,因為創業就是經歷無數次跌倒,再爬起來,才有機會成功,沒有失敗經驗的人,很難捱得過。」

所有成功創業者,在成功前均碰過不少釘,撞過無數板,最終才有一間 「跑出」。在美國矽谷,失敗經驗是值得自豪、值得分享及具市場價值。

港文化像不容許失敗

投資者除了找有成功創業經驗的人外(這類人不多),失敗經驗也是重要考慮因素,道理顯淺。

年多前,筆者曾獲邀撰寫香港成功創業故事的書籍,當時我坦白說:「我不是傳媒出身,不同媒體已有不少『成功』個案專訪,我相信記者技筆比我更好,倒不如我試試寫一些失敗個案吧!這些更值得參考,更能幫助有心創業的人,行少一點寃枉路。」

可惜,筆者千辛萬苦也難找到一些願意公開、詳細分享失敗經驗的創業者,失敗似乎是難於啟齒的事。

香港創業文化像是不容許失敗,亦非正面鼓勵你從頭再來過,這種故步自封思維,很難在港孕育出成功的Startup。

「請問怎樣放風箏才可放得最高?」
「當然是逆風,如果順風的話,永遠也不會放得起,放得高!」

創業者,你懂的。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12月10日

青年新思維 創科添動力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6.11.2015)

post1.1

青年新思維 創科添動力

創新科技局剛成立,似乎給予香港人一個新希望,但香港是否只欠一個局,所以創新科技落後於人?

筆者今年九月以創業者CEO的身份,獲邀到美國矽谷參與科技及創業界盛事TechCrunch Disrupt,San Francisco, 筆者首間初創企業成為其初創企業比賽的「後備」,雖然不是正選,但能在全球千個申請中,成為首28間(後備只得3間!),並獲免費展覽及單對單採排面談的機會,團隊一致認為此行無價。一句總結:矽谷與香港根本是兩個世界!

矽谷簡介 正面意見不絕

我們產品的目標客戶是技術開發者(developers),相比香港,在矽谷很容易碰到世界級的開發者。展覽期間,遇到超過8成都是開發者,更有不少來自Google、Facebook等科網巨擘,他們都十分願意聆聽簡介,並給予正面意見,如怎樣做好流程、專注哪方面等,產品基本上獲他們認同,就算不太認同的人,也會盡量給予意見,希望你做得更好,那麼他們可以幫忙試用。過往在香港的經歷,往往只著重批評,少有正面回應 。

香港文化 經驗年資掛帥

其他團隊成員總結是:「哈哈!我們太年輕了!」團隊成員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其中一個仍是大學生,就是因為他們太年輕,開口講兩句還沒有到「戲肉」,就給人「潑冷水」了。

香港社會的「文化」仍以經驗及年資掛帥,但IT及創新科技往往由年輕人起動,他們是未來,更清楚未來。曾經聽過一位IT人說:「IT的知識及技術限期只是5年,5年前學的東西,今天已再不管用,要跑贏,不是你早起跑,而是你不斷努力的跑!」創科局剛成立,希望局長明白及能改變現有思維,多加入年輕人聲音意見,那香港才有機會跑上。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11月26日

離開安全區 創業「無限期」(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5.10.2015)

HKET article about movie - The Intern

 

離開安全區 創業「無限期」

第一次獨自觀看創業界熱話電影《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戲中女主角(由 Anne Hathaway飾)公認是一位成功的創業者,但筆者郤更佩服另一位成功的「創業者」,那就是高鹷見習生羅拔迪尼路。

突破自己  需要勇氣加點傻勁

戲中羅拔迪尼路已年過70,一生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傳統行業工作 - 印製電話簿, 互聯網對於他來說彷彿是「火星生物」,更遑論電子商貿?但他勇於突破自己,離開自己感到自在舒適的安全心理區,嘗試與「外星生物」接觸,更進入急速變化的「火星」環境工作,與眾多比他兒子還要年青的同事共事,但他仍能保持平穩的心態去面對種種考驗,這需要一定勇氣加一點傻勁,亦是創業成功的心理質素之一。

有心理準備  每天「坐過山車」

如果你是安於現狀的人,那麼你絕不適合創業,請不要「跟風」創業,結果為「創業」而「創業」,只會浪費自己及別人的時間。創業猶如坐過山車,正如一位創業朋友提醒:「你今天的挫折是小事,你試過昨天銀行戶口沒錢出量,今天跟投資者談好入股安排,但明天投資者郤反口了,那相比坐過山車不是更刺激嗎?如果你沒有每天坐過山車的心理準備,你還是穩定打份工算吧!」

筆者剛踏進創業之路,發覺自己仍有不足之處,心態仍有點依偎自己的comfort zone(安全區),所以要堅決要不斷改進,筆者認為不需要一下子做驚天地之事,只需嘗試做一些你平常不會做或不懂做的事,如第一次獨自去看電影,也許你的第一次是踏單車或游泳呢!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10月15日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9.2015)

HKET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筆者今天終於試用Facebook的新功能,選擇一位親友作我的「代理人」,處理離世後的賬戶,這位代理人必須是百分百我信任的人,了解我及會按照我的遺願去處事。

如果她做得不稱職,我在天上也是一定會找她算帳!

現今香港有一撮人,他們從不關心自己的最大「代理人」- 政府,就算表現十分差勁,也從不找「他」算帳 。市民將辛苦的血汗錢交給這位 「代理人」,賦予他不同特權去管理有限的資源,影響不但是現在的生活,更是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的人,可惜這撮人仍是「 粒聲唔出」,令人費解。

平衡各方顧慮  不能閉門造車

夜斬西環古樹事件看來,斬樹固然令人十分心痛,但如果當初政府能公開咨詢又或是清楚交代程序、原因來龍去脈,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亦是明白事理的。

作為政府及公營機構人員,很多時也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分,他們只是市民的「代理人」,服務市民、公眾利益才是核心價值及工作依歸,當中的過程必須要公開及透明,不能讓人感覺是閉門造車,這讓亦可平衡各方顧慮,讓市民放心繼續給你做下去。

從2002年起,每年的9月28日為國際知情權日(International Right-to-Know Day),旨在提升公眾對於知情權的意識,尤其充分獲得政府資訊及數據方面,同時亦宣揚資訊自由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市民賦予政府特權,市民就有權知情,高透明度的運作就是建立互信的基石。筆者雖然面對不少限制,但仍會堅持公營機構必須高透明度的立場,因為這是底線。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9月3日

創業效法Google 追夢勿忘初心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0.8.2015)

HKET_20Aug創業效法Google  追夢勿忘初心

上星期最震撼筆者的新聞不是Uber被拉,而是Google宣佈重組,成立母公司Alphabet,將Google變成旗下子公司,與其他業務平衡發展,旨在簡化已十分「臃腫」的Google,讓其他風險比較高的業務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及自由。

筆者欣賞Google 聯席創辦人佩奇(Larry Page) 及布林(Sergey Brin)-這一步,就算坐擁億計的財產,基本上可舒服渡過下半生,但仍然繼續追夢,堅持「勿忘初心」,實踐11年前寫下的理想:「Google不是一間常規傳統的公司,我們從來也沒有這打算」、「我們會在一些非常投機,甚至乎奇怪的領域上作賭注」、「從最初,我們總是不斷努力去做更多、更重要及更有意義的事」。

在比較現實及金錢掛帥的香港,似乎很難理解要堅持理想達11年之久,可幸是香港還有不少追夢的創業者。筆者在這幾年間,目睹不少出色的創業者及團隊,跌倒了再爬起來;但亦見證不少停滯不前,甚至無聲無色消失。

創業者往往需要埋頭同時處理人事、財政、產品開發、人手等重重困難。有時為了討好投資者、客戶或者種種原因,漸漸地忘卻了當初成立公司時的熱忱及理想,甚至基本原則,慢慢地迷失方向,失去自己 。

從失敗中學習 跌倒再起跑

創業十居其九也是失敗,重點不是你跌倒了多少次,而是你爬起身多少次及從中學習了甚麼,不要浪費生命,「請跑著發夢,跑得快,跌得快,再起跑!」這才有機會成功。

筆者剛踏上創業之路,今天寫下了公司的夢想及理念, 時刻提醒自己「勿忘初心」。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8月20日

創業如毅行者 「堅持到下一站吧」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6.8.2015)

HKET_6Aug

 創業如毅行者 「堅持到下一站吧」

筆者曾以43小時多完成全程100公里的毅行者,歷屆最快是11小時多,成績差不多是「包尾」,但回想這次經歷猶如創業般艱辛。

毅行者全程分十個段落,經歷平路斜坡、日走夜行等,事前亦多次試行不同長短路段,信心沒十足,也有九成,好像全都在我掌握之內。

賽事當日,精神抖擻,意志高昂地起步了!可惜走了不久,在第二段開始膝蓋痛,其實練習多次也從沒發生!

唯有慢行,可是愈努力向前行,膝蓋卻愈痛,反之愈行愈慢,眼見一批又一批參賽者在身邊擦身而過,他們不會停下來等你,最終四周無人,剩下自己,心裏感無奈又著急,想過放棄萬次,但奈何身處山頭,只有跟自己說:「堅持到下一站吧!」

千辛萬苦到了補給站,坐了一會,吃點東西,按摩一下,決定繼續走,走了不久,後悔了,抱住腳,痛入心,為什麼剛才不離開呢?唯有再跟自己說:「堅持到下一站吧!」

事情重複又重複了好幾個站後:起步、膝蓋痛、慢行、想放棄、堅持走、到補給站、重新起步;神奇的事出現了,突然腳痛消失了,不知是習慣了還是已沒有知覺,第六段開始愈行愈起勁,重遇一批又一批參加者,超越放棄受傷的,鼓勵仍在堅持的,挑戰了大帽山及橫風橫雨,亦挑戰了睡魔的呼喚,最終完成了筆者有生以來的壯舉。

創業路上你亦會重複: 開始部署、遇挫折、沒進展、想放棄、堅持走、到了里程碑、再開始部署;如果沒有堅持,可能在成功前一刻就放棄了,亦沒有機會超越自己。創業路難,共勉之。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8月6日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3.7.2015)

HKET IT Gender Diversity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美國矽谷對於性別多樣化(Gender Diversity)十分重視,並積極提倡公司男女人數平衡,減低兩極化現象。

根據最近美國 Babson College的研究顯示,由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只有15﹪有一位以上女性管理層,而女性CEO更少於3﹪,只有6﹪風險投資公司合夥人是女性。另一研究顯示多樣化(Diversity)的意見及角度能得出更好的商業決定,為股東產生更高價值 。

筆者在香港資訊科技及通訊界工作超過十年,穿梭大小公司,遇到九成九的IT人都是男性,難得有一兩位女技術人員,通常會令人「刮目相看」。有女開發者(Developer)分享:「通常參加創業活動,認識新朋友時,首先他們會感到驚訝及懷疑你是否真正開發者, 跟著便會質疑你編寫程式的能力,到最後如果你能顯示兩下『功架』,那他們便會拍掌讚賞你。」

相反如果你是男開發者,他們會認為這通通都是基本技巧,「你沒理由不懂,沒甚麼特別」 這反映甚麼呢?

女細心謹慎 男邏輯結構強

雖然女性在職場的晉升機會相比以前多了,但過往長時期的聘請習慣及社會不知不覺的偏見(unconsciouss bias) 仍然普遍,尤其在IT界更甚,老闆一般覺得男性編碼能力及技術比較強,所以喜歡聘請男性。如果你是女性,技術程度容易被看低一綫。

與一眾開發者傾談,基本上同意在技術層面男女分別不大,但普遍女性比較細心謹慎,男性邏輯結構比較強,寫出來的編碼各有優點,所以多元化的團隊可互補不足。

老闆應以客觀標準衡量工作能力及表現,亦應留意各人晉升階梯是否一樣,這能建構更多元化、更強的團隊,產生更大的競爭優勢。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23日 

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9.7.2015)

HKET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剛與一位沒有大學學歷及沒有在大公司工作過的IT朋友傾談, 慨嘆在香港創業難。

他每次參加創業活動須組隊時,基本上第一條被問的問題就是:「你在哪間大學畢業?」了解一個人的能力,似乎以「學歷」為先,第二條就是:「你在哪間公司工作?」如果你是在大型科網公司工作,別人必對你另眼相看。

筆者近年活躍於創業圈子,發現一個怪現像,能吸引眼球及被吹捧的初創企業,其創辦人通常由國際名牌大學畢業,如美國史丹福大學或者是放棄超高薪厚職,如投行,也許他們的故事更引人入勝。

非名校大企出身  惟有等伯樂

香港資訊科技界一直缺乏人才,尤其是初創企業更叫苦連天,小則阻礙工作進度,大則影響企業發展速度。行內人明白年資及學歴非「鑑定」IT人才的最好方法,尤其在高速發展的應用程式開發上,今天使用的程式語言,可能3年後已被新語言或工具取代,所以IT人要每天不斷學習新知識及技術,不然很快便被淘汰。

事實上,在學校所學的電腦編碼及知識,當你開始投入社會時,九成已不合用,反而最有價值的是「實戰經驗」,如開發了多少及哪個程式,或是曾管理哪個系統或平台。

回說我的IT朋友,他愛玩電腦,從13歲開始自學電腦編碼,現在能懂流行電腦編碼超過20種、技術層面亦包括前端、後台及資訊保安等,是行內稱之為全能開發者 (Full Stack Developer),亦是市場上最渴求及稀有的人才,可惜以現在只看「表面」的生態環境,這些「草根出身」的人往往要花更大力氣才可向上爬,或是只可等「伯樂」出現了。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9日

支援初企 港府勿虎頭蛇尾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5.6.2015)

HKET_Dublin_Startup article

 

 

 

 

支援初企  港府勿虎頭蛇尾

港府官員到訪歐洲例必到愛爾蘭都柏林取經,包括五月剛到當地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她更提到:「愛爾蘭的創新及科技界發展世界聞名,值得香港借鏡。」

借鏡愛爾蘭  著重持續支援

筆者於上年底到都柏林參與全球最大的科技及創業會議之一的Web Summit, 亦訪問了愛爾蘭政府官員有關支援科技創業的策略,明白兩地政府的聚焦點分別在那。

愛爾蘭從農業轉型至創新科技,只是短短15年,政府深明初創企業是未來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石,亦是創造就業的根,所以愛爾蘭政府每年投入3億歐元直接投資及扶助初創及中小企業,就算在2008年歐債危機,政府貧臨破產邊緣亦絲毫無減,顯示其決心。

愛爾蘭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不止於發展初期,更著重企業(3年以上)如何持續增長(scale up)及擴大全球市場份額。除了提供專業培訓、經驗導師、尋找投資者外,在全球更設38個辦公室 ﹣Enterprise Ireland(前身為「愛爾蘭科技及貿易發展局」,由15年前已開始轉型),重點為初創及中小企業拓展網絡及市場,這與香港貿易發展局仍專注大型貿易展覽,截然不同。

香港政府大力鼓吹初創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推出一籃子支援計劃如BUD等,但因為種種特別因素,其實不是每間初創企業都適合及願意進入中國市場。香港初創企業如果超過3年或完成了培育計劃,基本上便要自力更生,想闖出國際,只可靠力氣及彩數。

下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已獲邀到都柏林,希望他能借鏡其政府的長遠策略及目光,不只看單一政策,那香港的初創企業才會更有希望。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