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nternet Freedom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9.2015)

HKET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筆者今天終於試用Facebook的新功能,選擇一位親友作我的「代理人」,處理離世後的賬戶,這位代理人必須是百分百我信任的人,了解我及會按照我的遺願去處事。

如果她做得不稱職,我在天上也是一定會找她算帳!

現今香港有一撮人,他們從不關心自己的最大「代理人」- 政府,就算表現十分差勁,也從不找「他」算帳 。市民將辛苦的血汗錢交給這位 「代理人」,賦予他不同特權去管理有限的資源,影響不但是現在的生活,更是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的人,可惜這撮人仍是「 粒聲唔出」,令人費解。

平衡各方顧慮  不能閉門造車

夜斬西環古樹事件看來,斬樹固然令人十分心痛,但如果當初政府能公開咨詢又或是清楚交代程序、原因來龍去脈,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亦是明白事理的。

作為政府及公營機構人員,很多時也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分,他們只是市民的「代理人」,服務市民、公眾利益才是核心價值及工作依歸,當中的過程必須要公開及透明,不能讓人感覺是閉門造車,這讓亦可平衡各方顧慮,讓市民放心繼續給你做下去。

從2002年起,每年的9月28日為國際知情權日(International Right-to-Know Day),旨在提升公眾對於知情權的意識,尤其充分獲得政府資訊及數據方面,同時亦宣揚資訊自由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市民賦予政府特權,市民就有權知情,高透明度的運作就是建立互信的基石。筆者雖然面對不少限制,但仍會堅持公營機構必須高透明度的立場,因為這是底線。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9月3日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 Election Banner with Supporters

david webb

“I am voting for Ping Wong to bring change to dotHK.”
– David M. Webb, Founder, Webb-site.com

 

 

Robin Bradbeer“We need Ping for the future of .hk. She is full of new and exciting ideas.”
Dr. Robin Bradbeer, retiring Deputy Chair, Board of Directors, HKIRC

 

 

Joseph Ng“Vote for Ping because I believe she can make things happen.”
Prof. Joseph Ng, Research Centre Director and Former Vice Chairman,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Ben Cheng“To innovate and improve .hk, we need a young and energetic director, vote for Ping Wong.”
Ben Cheng, young entrepreneur, Co-founder, OurSky 

 

Dear HKIRC/ .hk Member,
“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Mahatma Gandhi (聖雄甘地)

Let’s create change together! It will only take you one minute to help make a difference!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 in the HKIRC email (From: hkirc@pwcpa.com.hk) or Voting Instruction, and vote now!  The deadline for eVoting is 19 May (Tue), 6.30pm!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feel free to email me at ping@pingwong.hk

Thank you!
Best Wishes,
Ping Wong
Candidate No. 1 (2015 Election)
My Bio & Platform: pingwong.hk

私隱關我事 上載資訊前三思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4.5.2015)

HKET Privacy

私隱關我事  上載資訊前三思

 

現今社交媒體盛行,無論聚會、旅遊、飲食等相片都可在朋友的Facebook或其他社交媒體看到。筆者常遇見一些久未相見的朋友,他們「追」我的Facebook「很貼」,有時連我也忘記何時何地做了甚麼事,郤能從他們口中重温。

筆者每當上載相片到社交媒體時,都有一個自問自答的習慣:

1。相片美觀嗎?

除了注重自己樣貌有沒有引起「不安」之外,亦會問會否過份血腥,如動物被殘害?暴力?侵權? 雖然原意本是好的,如揭露重要社會問題,但亦應明白發放原相可能違法,需負上法律責任。

2。相片會給別人製造麻煩嗎?

相片中如有其他人,會考慮他人的意願及合理期望,他們會否不想披露行踪?引發網上欺凌?如果他人已明確表明不欲被公開或不要tag相,那就不做了,以免為他人帶來傷害。

3。我願意讓全世界看到嗎?

雖然大部份社交媒體都有私隱設定,可限制只供朋友觀看,但朋友可能已存檔或再分享給其他人,所以當你在網上發放,就必須明白全世界的人也可能看到。

4。我永遠不能在網上刪除,接受嗎?

你一放上網,必須明白不能永久刪除,因根本沒法刪除過往的分享、再分享等,就算在自己的原版本刪除了,其他流傳的版本根本無法「尋回」。

社交媒體的好處不容置疑,但網上世界的特質大家必須認知, 筆者以上的習慣只是讓自己在上載任何資訊前「三思而後行」,不但保護自己的私隱及為他人著想,亦是評估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以免後悔莫及。

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  秘書長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5月14日

對中國防火牆的反思 (信報論壇 9.2.2015)

Shanghai Bund

筆者除夕夜在上海外灘拍攝相片上載到Facebook,親身體驗中國式的互聯網。

 

 

 

上年除夕晚,筆者人在上海外灘,在倒數前上載了一張外灘風景相到Facebook,可惜其後網絡擠塞,不停斷線,整晚只可回到「牆內」,與世隔絕。 第二天早上,從朋友的Whatspp訊息中得知昨晚外灘發生人踩人慘劇,連累家人朋友擔心了一整晚,唯有立刻到Facebook報平安。雖然這種來回「牆內牆外」的經歷不少,但今次感受最深。

中國互聯網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Facebook、Google 搜尋、 Youtube及Twitter等服務在中國「防火牆」內是被封鎖的,上年底連原本可通行的Gmail也被封了,這令萬千中國網民心碎,更有一位失落的中國網民申訴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不是,質疑為什麼他們不妥協,為什麽要放棄中國這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如何向股東交代?

中國的「遊戲規則」

在中國內地還沒有完善的法制,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基本上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既然在中國做生意,你便要懂其獨特「遊戲規則」,跟著玩。

筆者將以上中國網民的申訴簡單比喻為一間國際知名的單車供應商,想將自家優質的單車賣到中國,但中國政府卻說:「你必須要除掉一個車輪,才可以在中國銷售。」供應商Larry說:「對不起,我們只想做單車、賣單車,我不想將自家的單車硬改裝成『單輪車』出售,唯有不在中國賣了。」

「牆」內 的選擇

那位「牆內」的中國網民選擇埋怨:「Larry, 你的單車很棒,我們很想要呀!你不應放棄中國這龐大市場,你應為你老闆股東賺更多錢,所以必須要重新調整對中國市場的策略!」也許他忘記了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向中國政府反映他對「原裝單車」的熱切需求。

很多到內地工作的人選擇利用「特別方法」,穿越「防火牆」,連接到牆外繼續使用各種原裝的Gmail、 Facebook及Twitter等服務,縱然方法有點麻煩,而且政府亦不斷加緊限制,但只可選擇接受,因為他們選擇身在「牆內」﹣中國。

「牆」外的選擇

習慣「牆外」生活的筆者認為也許這位中國網民生活在「牆內」太久,所以筆者誠意邀請這位同胞來香港一趟,親身感受無阻無擋的互聯網,至少暫時、在這一刻,香港仍可自由地便用Gmail、Facebook和Twitter等服務。

「牆外」的人亦可自由選擇買賣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股票,如果投資者認為放棄中國市場是失利的管理策略,賺少了大錢,那大可放棄持有其股票,轉投更高回報的投資項目。如果股東只著眼「錢」,選擇更多的是。

其實,假如在Larry的比喻裏,我是那位失落的中國網民,我會反問為甚麽我不能買到「單車」,硬要塞「單輪車」給我呢?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5年2月9日

 

Options on either side of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EJ Insight 9.2.2015)

Shanghai Bund

 

The writer uploaded to Facebook a picture she took of Shanghai’s Bund during the New Year’s Eve countdown in that city. Restrictions on internet access in China are being tightened. Photo: Ping Wong
Feb 9, 2015 2:59pm

Options on either side of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Moments before the New Year Eve countdown, I took a snapshot of the Shanghai Bund and uploaded it onto Facebook.

It was the last virtual contact I had with those outside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for the evening, as shortly afterward, network disruptions forced me back within the firewall, blocking off my access to Facebook and other internet content.

The next morning, I received many WhatsApp messages from family and friends informing me of the deadly stampede that had taken place at the countdown party in Shanghai and wondering if I was safe.

I promptly posted another message onto Facebook to let everyone know that I was.

Though this kind of shuffling to either side of the firewall was nothing new to me, this time I felt its true impact.

Everyone knows that people in the mainland live within the firewall – an internet filtering system that censors websites like Facebook, Google, YouTube and Twitter.

Thousands of Chinese Gmail users were disheartened when they lost access to their accounts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One such unhappy netizen shared his frustration: “Why would global tech giants turn their backs on China – the second-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How do they justify this to their shareholders?”

Rules in China

One of the biggest risk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is that government policies concerning taxation and embargoes may be imposed or changed without forewarning, reasonable explanation or channels for reversal.

Obviously these types of policy changes have significant impacts on businesses, but these are the rules businesspeople must follow if they want a share of the China pie.

Perhaps this analogy can shed some light on that netizen’s query: Larry, a supplier of globally renowned bicycles, wants to sell his products in China. Bu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lls him he must remove one wheel from each bicycle before he can do so.

Larry may understandably react by saying: “Sorry, we make and sell bicycles. We won’t be forced to sell unicycles – and so I suppose we just won’t bring our business to China.”

Choices within the wall

The disappointed Chinese consumer may choose to protest: “Larry, your bicycles are great, and we want to buy them! Shouldn’t you change your China strategy so that you can capitalize on this enormous market?”

This consumer may not realize that he has another choice: to le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know that he needs an original, two-wheeled bicycle.

Many people traveling to or working in China use special methods to circumvent the firewall and continue accessing Gmail,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restricted internet content.

These methods can be a hassle, but those who choose to live within the firewall have accepted this as a way of life.

Options outside the wall

As someone who is accustomed to being outside the firewall, I would love to invite the upset Chinese netizen to take a trip to Hong Kong, where he can go online without any restrictions.

At least for now, Hongkongers can freely enjoy internet services like Gmail and Facebook to their hearts’ content.

Those outside the firewall may also choose to trade the stocks of tech giants.

If investors believe a firm is losing out on potentially huge profits by leaving China, they can simply sell its stock and invest in something more profitable. Where money is the only consideration, investors have many choices.

But if I were the Chinese consumer in Larry’s example, I would question why I couldn’t buy the bicycle that I wanted but must have a unicycle forced upon me.

The writer is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The opinions expressed are solely her own.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EJ Insight》on 9 Feb 2015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eZone 9.10.14)

eZone_freedom of info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上月28日,筆者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所以我走到街上,站在很遠處,當時大家都十分平靜,突然遠處傳來呼叫聲:「警察放催淚彈呀,快逃!」我不敢相信,呆了,過了不知多久,人群已跑到我身邊來,隨著是催淚彈的煙霧,我不但「真的醒了」,而且不自控的哭了,流著鼻水逃跑,還未擦掉去淚水,我第一時間就是上Facebook,因為我想第一時間通知我的朋友!我匆忙間只能打了6隻字:「咳咳!救命!金鐘!」。

試想像如果我要通過「翻牆」才可上到Facebook,會怎樣?又或者當時所有電話通訊網絡均被截斷,那一刻我又可以做甚麼?

香港能成為國際城巿,成功之處有懶於資訊及言論自由,如果香港變成了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那優勢將完全喪失。慶幸香港今天的電訊網絡沒有「中國式的超級防火牆」,你每天可以自由上Google、Facebook、Twitter及Intagram等平台發表意見、發放相片,同時你可自由選擇你想看的資訊。

今次「雨傘革命」正正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可貴之處,國際媒體如,《CNN》、《BBC》、《華爾街日報》等可以自由採訪,親身到現場拍攝及記錄事件,然後將消息向全球發放,讓世界同步知道香港的情況,同時香港人亦可全面了解「雨傘革命」,不僅是根據本地媒體的報道。試想像,如果香港的消息全遭封鎖、禁制、過濾,香港人,你又認為如何?

相反,資訊自由亦令謠言能迅速傳播,曾有謠言解放軍進城並展示相關照片(後來証實為舊照片),亦有謠言警察已開槍,最後證實並無其事,但是從中可見網絡媒體的力量及消息擴散神速,無論是《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也是「人傳人」的最快渠道。經此一役,我學懂了幾個對付傳言的技兩:1. 如果包含「請廣傳」字眼,必須謹慎處理;2. 如有列明消息來源,到來源或相關機構及組織的官方平台確認,就算是影片也會看一次;3. 作多方面搜尋資料,以引証傳言是否屬實;4. 如果無法確定或無閒確定,便不要輕率傳給別人。如果有人意圖製造虛假消息,誤導群眾,我希望自己不會成了幫兇,所以小心為上。

曾有傳言指政府會在金鐘等一帶截斷通訊網絡,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指出:在法律方面,《電訊條例》106章13條指「若行政長官認為已發生緊急情況」,可簽署的手令指明接管或使用電訊電台,或對其加以控制,手令發出有效期不多於一週,但他可連續每週發出手令。條例無列明何謂「緊急情況」,即代表特首有絕對權力在「緊急情況」下,截斷或控制通訊網絡,原來香港有機會隨時「無得上網」!

大家要堅守資訊及言論自由,阻止任何形式的破壞及侵蝕,記著:「自由」有價,非理所當然。

原文刊於eZone843 201410月9日

 

誰令孩子不回家?(信報論壇 7.10.14)

HKEJ umbrella movement article

學生的雨傘運動已超過一星期,每天大家也為在馬路上睡的學生痛心,擔心他們的學業、健康,更憂慮政府會武力清場,傷害「手無寸鐵」的學生,不願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這幾天有影響力的知名人士紛紛出來勸籲學生撤退,但沒有一句讉責警方使用暴力或呼籲政府主動與學生坦誠對話,究竟誰有權選擇武力清場?是誰令孩子不回家?

直到今天政府沒有承認使用過份武力,甚至乎沒有承諾調查事件真相,沒有主動釋出誠意與學生對話(只有「拖」),忽然間大人們將問題及責任全都推到學生身上。從佔領街道、投擲催淚彈到銅鑼灣「黑社會」暴力事件,沒有高官需要問責,政府連一句負責任的說話也欠奉,似像說「政府無錯,錯在學生」。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士是否深明不能勸服政府做任何事?為什麼一點壓力也不給予政府?

我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但非鼓吹留守直至血流,我相信學生的決定,不論留或退,但現在最能改變大局的是政府。

今天你也許指駡學生「自私」,阻礙你返工、返學、做生意,那請問在高鐵項目到東北發展爭議時,你有否認為自己「自私」?你可能認為這些項目對香港長遠發展有利,犧牲菜園村及東北村民也沒有辦法,他們不是幾天不能返工返學,是永遠也不能回家。再說當年興建地鐵,大部份市民家園被毁,生意大減,你又會否說興建地鐵是「自私」的行為嗎?

學生在政總示威很久了,政府一直不聞不問,也許你不知道或不在乎,因為「針不拮到肉不知痛」,佔領雖然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我一直也有保留,但請問還有其他方法令政府聽聽年青人的聲音嗎?

今天學生為了香港的未來站出來,他們的犧牲你可說是微不足道,甚至乎是「自己攞嚟」,但他們不止為了自己,而為著你的小孩 ﹣香港的下一代,爭取更能代表民意的政府,就算學生知道機會渺茫,也願意勇敢一試。當將來你的小孩長大了,對政府的横蠻專政而憤怒,你可以理直氣壯跟他說:「那天我沒有支持學生爭取,因為他們阻礙你返學,阻礙我返工,今天你得好好接受一切。」

有說學生被「煽動」,請你親身走到街上,與他們對談,學生們比我更有理想,更懂理性思考,還有冒著被捕的決心。我深感慚愧,因為我沒有走到最前線的勇氣,亦沒有睡在馬路上的堅持,也許大人們的藉口是「我們的包袱很重」。

對於一些只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他們才是被煽動的一群,連看電視的選擇也沒有,只可接受「單方面」的報導。如果你只看TVB,請你亦看nowTV或有線(可在手機apps觀看),看東方日報亦請看蘋果日報,更請看國際媒體如CNN、BBC等的報道,至於朋友轉載的消息,請看「兩邊不同陣營」的資訊。我相信善良理性的你,會明辦是非,能夠理性分析每件事。只要記著:「在籠裏出生的鳥兒,認為飛翔是一種病。」但你不是在籠裏出生呀!

也許,到現在你還堅持己見及有千萬個理由反駁,那請你好好珍惜今天香港還有言論及資訊自由,你仍能在Facebook上暢所欲言,在Google上搜尋所有雨傘運動的消息,你認為香港的下一代將能否享有同等的自由?我不知道。

今天,雨傘運動成功與否,香港從此已再不一樣,我見到曙光,謝謝你 ﹣同學們!

誰令孩子不回家?現在,誰又可以令孩子回家?你懂的。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10月7日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經濟日報 13.9.2014)

HKET Matthew Prince Cloudfare Talk article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佔領中環「6.22 投票」系統在十日內遭受黑客前所未有的攻擊,主要全力抵擋的幕後功臣是美國網絡服務供應商Cloudflare。

 

Clouldfare的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Matthew Prince應香港互聯網協會邀請,於8月中首次在香港公開演說如何通宵應戰、如何抵抗一天內接收高達2.5億次DNS查詢(相等於 Google 任何一刻的數量),這「十日圍城」震驚業界的網絡世界大戰,精彩絕輪。

 

重視技術人才  才有頂尖產品
故事背後,你會問為什麼當其他大公司以種種理由而退出時,這間只得百人以下的公司可有此能耐,成功擊退超級黑客?Matthew分享了幾點矽谷管理新思維,香港公司高層或初創企業可作參考。

技術人才為先 ﹣ Matthew的團隊正在考慮在亞洲開設辦事處,當然也是香港與新加坡之爭。新加坡一「收到風」Cloudflare有意在亞洲設辦事處,政府立即聯絡Matthew並以「銀彈攻勢」利誘,誠意十足,但香港政府仍是「無。動。靜」,是動作太慢還是「收唔到風」?

 

Matthew稱他們首要考慮選址的因素是人才,因為公司的產品服務是以技術為核心主導,需要聘請最頂尖的技術人才加入團隊,「有頂尖的人才,才有頂尖的產品,我們不會搶其他競爭者的員工,因為他們只懂得複製同一樣的產品,但我們要更創新思維。」可見對技術人才的高度重視及渴求。

 

供免費服務  累積實戰經驗
免費商業模式 ﹣95﹪的客戶是免費用戶,為什麼那麼浪費資源呢?公司提供免費服務的主要原因是優化產品,累積團隊實戰經驗。因為是免費服務,所以可以吸引到不同種類的客戶,客戶來自不同國家、行業、組織等等,他們所遇到的問題完全不同,從過程中團隊可以學習如何應付千奇百怪、林林總總的攻擊,豐富了團隊的技術知識庫,這是無價的。

 

堅持中立  可贏取各方信任

另外,免費客戶通常要求不高,亦願意試新功能及產品,所以產品測試均由免費客戶開始,亦即成了新產品的「白老鼠」。基於以往幫助免費客戶排難解困的經驗,那就可安心地應用於付費客戶身上,主要為投資銀行、大企業及大集團等,所以5﹪的付費客戶已足以令公司賺錢。
持中立 ﹣雖然業務時常服務政治組織,但堅持無分敵我,有求必應,例如從哈馬斯到以色列、烏克蘭的親俄與親歐陣營都有提供支援,所以好多時團隊能目擊「自己客打自己客」的有趣情景。

 

更有一次來自美國白宮的指令,要求關掉黑客公開敏感資料的網站,因為網站正好是公司的客戶,但Matthew堅持除非獲法院授權要求,否則恕難從命,他表明互聯網應是資訊自由流通的平台,不應無理作過濾或預設立場,甚至如果反香港民主組織要求支援,他們都一樣會出手。就是他們堅持中立,才可以獲得各方的信任及支持。

最令筆者佩服的是在3個鐘的講座分享裏,Matthew沒有用任何一張slide,全程一個人的Talk Show,但沒有一刻冷場,觀眾十分投入,那種「Talk得Present得」的說話絕技,絕對是香港的管理高層及創業者需要學習的。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13日

「被遺忘權」將Google大陸化?(信報論壇 9.7.14)

就歐洲法院對Google的裁決,在沒有香港法律基礎、沒有深入討論、沒有任何咨詢,以及沒有解答種種疑慮之前,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仁宏便高調呼籲Google應主動將「被遺忘權」搬來香港,這是否過於草率?還是另有目的?

歐洲法院裁決Google敗訴,要求Google刪除或隱藏原告人(一名西班牙國民)在1998年,因無力償還債務而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原告人已清還債務,但在Google搜尋器輸入其名字仍可找到相關連結。法院裁決是要求所有搜尋器(不單止Google)再也不可出現那則公告的連結,因為基於個人私隱權,對於一些「不相干」或「過時」的資料(就算是真實無誤的事實),每個人都有權「被遺忘 」(Right to be forgotten)。這個史無前例的裁決,引起全球對於個人私隱權與公眾知情權的激烈討論。

搜尋器不應成為審查工具

其實網上搜尋器就如圖書館館員一樣,他對任何人或資料沒有既定立場,亦沒有提供任何內容,只是指示讀者在那裡可找到想要的圖書,像路牌般。如果館員接受「被遺忘」要求,就等同將資料過濾或審查,當讀者要求索取某人的資料時,館員只指示某部分的資料,而非資料庫的全部。讀者利用「被過濾」的資料作分析時,極大機會出現偏頗的結論。就正如你在中國內地「防火牆」內搜尋有關香港的資料,然後對香港現況作出分析及總結一樣。

再以此案例推論,假如我是梁振英,只要在參選特首前,向Google要求「洗底」,那麼在選舉時,選民便無法在網上搜尋到我過往的「歴史」,大可做個「清清白白」的候選人;假如我是柴玲,六四已過去25年多了,我現在只是個普通人,想大家忘記我六四學生領袖的身份,於是要求Google將所有我在六四事件的相片及相關報道「消失」,因為全都「已過時」及「不相干」了;假如我是負責佔中預演清場「箍頸、屈手」的警員,再過幾年,我可要求刪除或隱藏有關我的相關相片及報道,因為我有權「被遺忘」。那Google搜尋器最終跟內地的搜尋器有何分別?分別只是審查、過濾的藉口不同而已。

「被遺忘」機制被濫用作「洗底」機器

現在Google已收到過7萬個「被遺忘」要求,初期個案的分析顯示,31%的要求涉及欺詐或詐騙;20%涉及因暴力或嚴重犯罪導致的被捕或定罪;12%涉及因兒童色情被捕;5%涉及政府或警方;2%涉及名人;另外30%被Google稱為「其它」。

歐洲法院說明要求只限於個人,及因考慮到公眾知情權,政客及名人並不包括在內,但為甚麼會有涉及政府、警方及名人的要求呢?答案很簡單:這個「洗底」方法實在太吸引,不防嘗試闖關,說不定將來這方法會伸延至政府或公司。以上數據清楚顯示「被遺忘」機制被企圖用作「洗底」之用,情況令人十分擔憂。

 沒指引、沒討論、沒咨詢,香港為何執行?

何為個人私隱資料?誰斷定要求是否合情合理合法,沒有影響公眾知情權?誰界定誰是政客或名人?誰決定如何執行及是否執行?現在這全都是由一間商業機構,即Google或其他搜尋器主宰一切,因為歐洲法院沒有清晰指引如何執行。

近日英國兩大傳媒BBC及The Guardian 對於他們的報道在Google搜尋器(歐洲版)「被消失」感到十分憤怒,直指Google嚴重破壞新聞及資訊自由,裁決帶來的種種問題陸續浮現,且極具爭議性。

在沒討論、沒咨詢及「十萬個為什麼」還未弄清楚前,香港不應盲目跟從。筆者不是完全否定個人私隱權的重要性,但在平衡個人私隱權時,公眾知情權、新聞及資訊自由必須給予更大的比重,因為香港社會的公平公義均由此而生,這些亦是香港人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

 

參考資料: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仁宏:互聯網的「被遺忘權」

专访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被遗忘权”是可怕的危险

EU court backs ‘right to be forgotten’ in Google case

Google removing BBC link was ‘not a good judgement’

Google will be happy with media anger over ‘right to be forgotten’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