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T Talent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3.7.2015)

HKET IT Gender Diversity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美國矽谷對於性別多樣化(Gender Diversity)十分重視,並積極提倡公司男女人數平衡,減低兩極化現象。

根據最近美國 Babson College的研究顯示,由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只有15﹪有一位以上女性管理層,而女性CEO更少於3﹪,只有6﹪風險投資公司合夥人是女性。另一研究顯示多樣化(Diversity)的意見及角度能得出更好的商業決定,為股東產生更高價值 。

筆者在香港資訊科技及通訊界工作超過十年,穿梭大小公司,遇到九成九的IT人都是男性,難得有一兩位女技術人員,通常會令人「刮目相看」。有女開發者(Developer)分享:「通常參加創業活動,認識新朋友時,首先他們會感到驚訝及懷疑你是否真正開發者, 跟著便會質疑你編寫程式的能力,到最後如果你能顯示兩下『功架』,那他們便會拍掌讚賞你。」

相反如果你是男開發者,他們會認為這通通都是基本技巧,「你沒理由不懂,沒甚麼特別」 這反映甚麼呢?

女細心謹慎 男邏輯結構強

雖然女性在職場的晉升機會相比以前多了,但過往長時期的聘請習慣及社會不知不覺的偏見(unconsciouss bias) 仍然普遍,尤其在IT界更甚,老闆一般覺得男性編碼能力及技術比較強,所以喜歡聘請男性。如果你是女性,技術程度容易被看低一綫。

與一眾開發者傾談,基本上同意在技術層面男女分別不大,但普遍女性比較細心謹慎,男性邏輯結構比較強,寫出來的編碼各有優點,所以多元化的團隊可互補不足。

老闆應以客觀標準衡量工作能力及表現,亦應留意各人晉升階梯是否一樣,這能建構更多元化、更強的團隊,產生更大的競爭優勢。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23日 

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9.7.2015)

HKET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剛與一位沒有大學學歷及沒有在大公司工作過的IT朋友傾談, 慨嘆在香港創業難。

他每次參加創業活動須組隊時,基本上第一條被問的問題就是:「你在哪間大學畢業?」了解一個人的能力,似乎以「學歷」為先,第二條就是:「你在哪間公司工作?」如果你是在大型科網公司工作,別人必對你另眼相看。

筆者近年活躍於創業圈子,發現一個怪現像,能吸引眼球及被吹捧的初創企業,其創辦人通常由國際名牌大學畢業,如美國史丹福大學或者是放棄超高薪厚職,如投行,也許他們的故事更引人入勝。

非名校大企出身  惟有等伯樂

香港資訊科技界一直缺乏人才,尤其是初創企業更叫苦連天,小則阻礙工作進度,大則影響企業發展速度。行內人明白年資及學歴非「鑑定」IT人才的最好方法,尤其在高速發展的應用程式開發上,今天使用的程式語言,可能3年後已被新語言或工具取代,所以IT人要每天不斷學習新知識及技術,不然很快便被淘汰。

事實上,在學校所學的電腦編碼及知識,當你開始投入社會時,九成已不合用,反而最有價值的是「實戰經驗」,如開發了多少及哪個程式,或是曾管理哪個系統或平台。

回說我的IT朋友,他愛玩電腦,從13歲開始自學電腦編碼,現在能懂流行電腦編碼超過20種、技術層面亦包括前端、後台及資訊保安等,是行內稱之為全能開發者 (Full Stack Developer),亦是市場上最渴求及稀有的人才,可惜以現在只看「表面」的生態環境,這些「草根出身」的人往往要花更大力氣才可向上爬,或是只可等「伯樂」出現了。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9日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 4.2.2015)

HKET Jack Ma Talk article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

撰文: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科網神話再現

今年施政報告的主打為青年政策,其中將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旨在加強協助青年人創業,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活動,包括以資金配對的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基金的詳情將在諮詢青年事務委員會後擬定。

無獨有偶,阿里巴巴亦剛宣布撥出10億元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支持香港青年人開拓事業,培養企業家精神,這是集團首個專為香港企業家提供支援的項目。

政府的3億相對於阿里巴巴的10億元是否略欠「誠意」?我們當然不能單從金額來衡量誠意,且阿里巴巴亦有商業考慮,如須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其實政府熱心、積極地要加強力度協助青年人創業,這是好事,但怎樣才算幫到忙,不會「唔幫好過幫」或者「愈幫愈忙」?

青年創業的首批資金基本上是從家人或朋友中籌集,亦可申請不同機構的起動基金,起步看似不難。政府如果希望加強力度協助青年創業,其實除了昂貴的租金外,如聘請一個較有經驗的開發者半年至一年,加上設備、營運及宣傳等費用,筆者應為基金的最低金額應設在20萬元或以上。

初創企業九死一生 投資要知

香港雖以國際金融中心自居,投資者滙聚,但他們過往都是投資在金融、地產等傳統項目上,對於投資初創企業(Startup)往往缺乏經驗。筆者曾遇過一位香港投資者:「你可否介紹一些一定賺錢的初創企業給我?」

首先,初創企業十居其九都正在虧損,就算在矽谷的初創企業,最終死亡率也超過9成多以上,所以投資初創企業是一項高風險投資;再者,創業者不只是着眼錢,更要考慮投資者能否為企業帶來新價值,如獨特的人脈網絡、開拓新市場的鎖匙等,所以雖說香港不乏資金,但有經驗投資初創企業的人並不多,投資者的心態亦要好好「調整」,對整體創業生態環境也有利。

提供誘因 引早期風險投資者

初創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需要引入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第一步是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香港有經驗的天使投資者相比早幾年明顯增多,但仍不足夠。企業再下一步引入的便是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可惜香港在這一方面,嚴重斷層。如果政府能提供誘因,例如考慮資金配對,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來港,支持青年創業,相信成效更大,因為相信投資者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重點培育,可望矽谷神話在香港出現。

程序靈活配合 人才人脈配套

初創企業最重要是專注開發產品,可惜過往想得到政府的科研支援,卻要花費大量時間及人力在行政工作上,不停的填表、交文件再填表,而且一些支援計劃更只是退還機制,即是自己先付錢才可以申報取回,增加企業現金流的負擔。另外,初創企業的商業計劃及運作模式會因應市場環境及公司策略而不斷改變,但支援計劃在行政程序上不容許更改,又或是填表、交文件再填表。其實將所有程序全面簡化,大量使用網上平台,並預先支付部分資助予初創企業,既環保、省時、有效率,又實際。初創企業分秒必爭,資源十分有限,政府如想全力支持,理應程序上靈活配合及全面電子化。

青年創業除了資金之外,人才團隊、人脈網絡、專業知識如法律及會計,以及開拓海外或內地市場的渠道及策略等方面均需要不同程度的協助。例如香港資訊科技人才長期短缺,尤其程式開發員,初創企業往往不能與大企業比人工高,惟有只講夢想,所以請人比大企業困難。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引入外地專才,冀望解決人才短缺問題,但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又何來有更多資金去資助專才來港,尤其是昂貴的住屋津貼呢?

今年初開始政府似乎更「有心有力」幫助青年,但往往政策被批評為「離地」,問題的根源是青年人及創業者從開始也沒參與核心政策制定,沒有「用家」的參與,哪會有「貼身」政策呢?「青年發展基金」以及其他協助青年人創業的計劃詳情仍未確定,如果現在能讓真正的青年人參與,不只是提出意見,是實質參與整過擬定過程,成為決策的一部分,相信政策出台時,會較「合心合意」,真的幫到忙。

馬雲雖然不是我偶像,但我十分認同他所言:「今天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沒有答案,但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會有解決方案……如果你相信未來,就要相信年輕人。」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2月4日

前蘋果CEO John Sculley給創業者的忠告(信報﹣StartUpBeat 13.1.14)

By  on January 13, 2015

本文作者王嘉屏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推動香港IT創業及互聯網發展;亦為多份媒體的專欄作者,主要以IT創業、科技及互聯網發展為題。

John_Sculley_ex_AppleCEO interview

John Sculley曾任百事可樂的主席及蘋果電腦的行政總裁, 曾與Steve Jobs並肩作戰。John是市場推廣的先驅領導者,曾帶領百事可樂及蘋果電腦利用顛覆性的市場策略(disruptive marketing strategies)成功爭奪主要市場份額,在他的管理下,蘋果早期的銷售額躍升了10倍,現在他是多間高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者。

掌握「最佳時機」

回想在蘋果電腦的早期,John及團隊早已預計到在個人電腦之後,將會有一項更革新的產品出現。他們在1987年開始研發Apple Newton,是全球最早期的個人數碼助理(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最初的Newton具有觸控螢幕,其手寫辨識功能更是當時最大及革新的特點。

「當時沒有World Wide Web,也沒有手機,Newton是一項革新的產品,但可惜在商業上是個徹底失敗的例子。因為我們推出的時間比『最佳時機』(The Right Time) 早了至少15年,我們雖然預見了未來,但『最佳時機』就是人生的一切。最終Newton的技術亦成了『未來』科技的元素之一 ﹣今天每部智能手機核心技術的一部份。」John分享說。

「大部分人都知道未來的發展及趨勢,最難的事情不是預計未來,而是明確知道那個時刻是『最佳時機』,有時候太早,有時候太遲。作為一個企業家,你必須時刻保持好奇心,分分秒秒觀察市場及周遭發生的事情,注專在『客戶』身上,而不是在『競爭對手』身上。如果你能全神貫注在客戶身上,那你會有更大機會知道那個時候是『最佳時機』,比你的競爭者更早著先機。」

成功之道:好奇心 + 迫切感!

John建議創業者:「你必須經常保持好奇心(Sense of Curiosity),必須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不只著重賺錢,最重要是如何讓世界因你而改變!那你便會洞悉客戶真正最大的問題,重點不在技術層面,而是在如何令客戶生活得更好、更舒適。如果你想賺取十億元, 那你必須解決一個價值十億元的客戶問題。)

「你必須是萬分專注(Focus),亦必須要懷有迫切感 (Sense of Urgency)。正如Steve Jobs最大的優點一樣,他一看準時機,便會全心、全意、全力專注地去做,他有很強烈的迫切感,所以他立刻聘請最頂尖的人才去幫助他盡快完成任務。」

人才比甚麼都重要

當John還是投資者時,他總是投資在人才(People)上,並不是主意 (Idea)上。「當創業時,危機風險必然存在,你必須承擔風險,所以你必定會做錯一些決定或嘗到失敗的經驗,但只有有才能的人,才會從失敗中學習,迅速從新站起來,做得更好,他們最終創造『改變』,讓世界因他們而改變。」

John近年寫了一本書叫《Moonshot》,「Moonshot」一字在矽谷是為人所熟悉的詞彙,意思是當一樣重大事情發生後,那全世界將會有所不同。正如Tim Berners-Lee 發明了World Wide Web,讓互聯網將全世界的人連繫在一起,世界從此再不一樣,這便叫做「Moonshot」。

「這本書目的是讓企業家知道,他們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建構者(Great Builder),不是只從商學院訓練出來的成功管理人員(Great Manager)。我認為洞悉如何面對失敗、如何適應改變及如何明白客戶計劃比公司計劃更重要等等,這些全都不會在學校及課堂裏學習得到,但對於企業家來說郤十分重要。」

圖片:王嘉屏提供 王嘉屏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網誌:pingwong.hk

原文刊於《信報-StartUpBeat2015年1月13日

 

【Ping 盡 IT 人 – 3.0】本土 IT 高層統領全球獨創技術 八達通卡技術總監甘志深 (Unwire.pro 8.1.14)

unwire_banner_Octopus_interview

 

【Ping 盡 IT 人 – 3.0】本土 IT 高層統領全球獨創技術 八達通卡技術總監甘志深

坐港鐵 ﹣「嘟!」、買汽水 ﹣「嘟!」、食午餐 ﹣「嘟!」,相信讀者每天也「嘟!」過無數次,八達通已成為港人生活的一部份。八達通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 IT 工程之一,是全球首創大型非接觸式智能卡收費系統,對於八達通卡有限公司技術總監甘志深(Sammy)及他的團隊來說, 「嘟!」代表更深意義,能夠參與這項為全港 700 萬市民服務的 IT 工程,滿足感不能言喻。

cover photo_Octopus interview

工程浩大複雜 從零開始

八達通技術總監甘志深 (Sammy)就是這「浩瀚工程」的 IT 主帥,他分享說:「1995 年我加入地鐵負責籌備八達通系統,需要在短短兩年內正式推出,難度十分高。首先除了地鐵公司領頭外,還有來自 4 間公司(代表 5 個收費系統)包括當時九鐵屬下的東鐵及輕鐵、九巴、城巴以及油麻地小輪的同事共同籌畫,以及外判公司的人員,參與這項工程的人數超過 1,000,聯絡統籌絕非易事。」

「另外,六個大型不同的收費系統需要全面整合互連,背後的數據傳輸及紀錄也必須合乎會計、核數、前線服務、營運環境及機械技術等等的要求,單從技術層面而言,已相當複雜;再者,當時全球還沒有類似的實踐個案可供參考,我們的團隊唯有自行研發這一套『獨一無二』的綜合收費系統,其中包括日本 Sony 公司為我們度身訂造的非接觸式智能卡,全球首次在香港推出,成功推出後的大約四年,這項技術才在日本的 JR 火車應用 。」

憑藉在香港的成功經驗及個案,八達通的系統技術及營運方案今時今日已輸出至包括:荷蘭、迪拜及新西蘭等其他國家。

 

港產技術 創新全球先河

香港本土研發技術亦包括八達通前身的地鐵儲值車票,你記得及曾使用過嗎?地鐵儲值車票在 1983 年推出,車票可儲存價值,在當時其他國家只提供月票或單程車票,仍沒有「儲值」這概念。地鐵儲值車票每次車費逐次扣減, 最後並可享尾程優惠,通常乘客會計算到餘額只剩下 1 毫,才乘搭最遠、最長、最貴的一程。

Sammy 認為:「儲值車票是 90 年代創新的應用,不但讓本地 IT 團隊累積研發土生土長技術的經驗,亦成為將來開發八達通的重要基礎;同時讓市民早已習慣使用電子貨幣,當八達通推出時更加容易為市民接受,數據顯示八達通正式推出三個月內,已經售出超過 300 萬張,超過一半的儲值車票乘客已轉用八達通,市民很快便接受了新的收費模式。」

Sammy_Ping_Octopus_interview

現在八達通的 IT 團隊超過 160 人,在開發初期雖然有外判商的協助,但推出後,為了更快擴展八達通應用至小巴、7﹣11 及汽水機等等,Sammy 的團隊決定全權由內部研發,「土製」新應用。

 

百分百港產 IT 人 勸「Stay Hungry」!

Sammy 是百分百港產 IT 人,在理工大學修讀電子及電腦課程,及後在香港科技大學修畢 MBA 和資訊系統管理的雙碩士學位,曾於 Nixdorf、Digital Equipment 及 Unisys 任職,於 1995 年加入當時的地鐵公司。Sammy 認為香港的 IT 人技術絕不遜於外國,而且勤奮、具彈性,但在人際溝通技巧、創意創新及分享文化方面仍是外國的比較優勝。

「我認為香港 IT 人除了技術方面要懂得變通及追上潮流外,溝通技巧亦十分重要,亦應常常保持好奇心,要不斷推動自己進步,正如 Steve Jobs 所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一樣。IT 人不一定要到外國留學,但要擴闊自己的眼界及思維。」Sammy 勸勉香港 IT 人說。

Sammy only Octopus interview

IT 外的最愛:拆東西

Sammy 好奇心很重,從小便喜歡拆東西來研究其運作,由小時候的三輪車、玩具車、收音機、鬧鐘到比較近期的電話及 Mac mini,解體完再重組,他堅持尋根究底,要比其他人理解更深,這正正是他多年來做事的理念,不只單看表面而做任何決定。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5年1月8日 

 

About Ping Wong

 

維港投資的寵兒是怎樣--專訪3D教育遊戲App「Kuato Studio」團隊(信報﹣StartUpBeat 5.1.15)

本文作者王嘉屏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推動香港IT創業及互聯網發展;亦為多份媒體的專欄作者,主要以IT創業、科技及互聯網發展為題。

Kuato_Studio_team_photo

 

筆者Ping Wong與Kuato Studio團隊暢談創業故事。

Sian Priest, 共同創辦人及營運總監 (左一);Mark Horneff, 董事總經理 (左二);Ryan Courtier, 助理製作人 (右一)

維港投資的寵兒是怎樣的?

創業者往往最大的困難就是尋找適合的投資者,維港投資(Horizon Ventures)所支持的項目往往均受全球注目,不但因為資金來自李嘉誠的私人投資基金,過往戰績彪炳,包括Facebook、Skype、Siri及Spotify等投資項目,所以成為各創業家的「理想」投資者。筆者有幸較早前在倫敦與製作3D教育遊戲App的Kuato Studio 團隊見面,了解其創業故事及投資者如何協助他們。

突破傳統理念

共同創辦人及營運總監Sian Priest回憶在2011年與著名投資者Frank Meehan共同創辦Kuato Studios,那時平版電腦如iPad開始興起,但可惜仍未見到一些有趣的教育軟件給小朋友在課堂以外使用。Kuato Studios的標語是「Games for the Future of Learining」,Sian說:「我們覺得人是喜歡及享受玩遊戲,而市面上還未有成功例子將教育與遊戲完美結合,我們希望研發的遊戲就是會令孩子愛上,並一玩再玩,培養出對學習的熱情,最重要是從中學習到一些技能及新思維方式如Critical Thinking, Strategic Analysis等,這是在普通學校課堂上不能做到的。」

Kuato_studio_website_photo

官網截圖

多元專業團隊

過往其他的教育軟件團隊基本上是以教師為主導,而我們的團隊是由世界級教育專家、國際級遊戲設計及開發專才組成,包括David Miller擁有15年教育及科技方面的經驗,他是`Pearson Award for UK Teacher of the Year 2008‘ 及National Teaching Fellow of the UK Teaching Awards的得獎者、Mark Horneff擁有20年包括在Ideaworks及Sony世界級遊戲工作室製作遊戲的經驗,以及人工智能科學家等等,團隊共有25人,一半是開發者,六位設計人員,基本上團隊主力專注在產品開發。與Evernote一樣,Kuato Studios沒有投放大量資源在廣告上,負責市場推廣的只有兩個人就是Sian及Mark兼顧。Kuato Studios主打遊戲之一Hakitzu (http://www.kuatostudios.com/games/hakitzu-elite/),是一個3D 編寫程式遊戲,透過輸入不同難度的程式編碼,便可逐步進關,除了與學校合作外,亦與國際code.org組織合作。

Sian Priest分享說:「我們在一個教育會議上第一次認識David,他是該會議的主講者,亦是在教育及科技方面具影響力的人,我們覺得他是可以幫助到Kuato Studios,那我們就在會議後積極游說他與我們合作,幸好David十分認同我們的埋念,最後願意成為團隊重要的一員!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美麗的巧合,我沒有擁有科技及教育的背景,只擁有在製作公司的營運經驗,但能夠一步一步協助公司組成現在這樣強勁、多元化的專業團隊,我感到十分高興。」

投資者的協助

共同創辦人Frank Meehan曾是維港投資的駐點企業家 (Entrepreneur-In-Residence),亦曾是多個維港投資項目的公司董事, 因為他的關係,當初開始創業的時候,便有機會與維港投資推介Kuato Studios這間Startup,而最終亦被挑選為「寵兒」。

維港投資不但在資金上的支援Kuato Studios外,更重要是幫助他們帶來更多優勢,包括其他中國及有實力的投資者,以及協助連繫強而有力的合作伙伴,進攻亞洲市場。Sian稱:「其實只要是聽到維港投資是我們的投資者,基本上已給予合作伙伴一定的信心,做事更方便及順利。現在維港投資在香港亦有協助在亞洲市場推廣上的工作,我們希望未來會在亞洲開設自己的辦公室,積極進攻亞洲市場。」

圖片:王嘉屏提供 王嘉屏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網誌:pingwong.hk

原文刊於《信報-StartUpBeat2015年1月5日

【Ping 盡 IT 人 – 2.0】實踐另類創業家精神 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 (Unwire.pro 1.12.14)

Michael Yung Unwire interview

【Ping 盡 IT 人 – 2.0】實踐另類創業家精神 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

小時候電視會播放建造業訓練局的廣告,「東區走廊我都有份起」的口號仍記憶猶新。其實今時今日的 IT 科技生活,多年來一直是由一班默默耕耘的工程師,以他們的經驗和智慧不斷挑戰高難度而構成。Unwire.pro 特約專欄作者 Ping Wong 今次就訪問了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Michael),看一下如何「用 IT 改變世界」。

unwire001-590x344

挑戰高難度是工作原動力

「很難想像昨天的穿孔卡(Punch Card)及大型電腦(Mainframe Computer)變成了今天的手提電腦、智能電話,甚至是接上雲端了!」Michael 是計算機工程學系出身,從事 IT 行業剛超過 30 年,到今天每次不論經過貨櫃碼頭、網上購物或在地鐵上碰見乘客低頭看新聞 App,他也感到自豪,因為曾親身參與這些成功又複雜的 IT 項目,他就是一個喜歡挑戰高難度的人。

你每天看的影音新聞,可知道一段影音新聞需時多久製作?由故事畫板、人物造形、動作捕捉技術、動畫、編輯以至特別效果,全程只需一個半小時,需與超過 500 人的台灣團隊配合。另外,早在 1989 年,Michael 亦參與早年貨櫃碼頭的貨櫃場計劃系統,試想像幾萬個貨櫃箱如何像砌積木般放置,如何找出「對」的貨櫃箱,要求高準確度及高效率,全都是複習的運算及數據科學。

「我能參與這些創新及具挑戰性的項目,就是我工作的原動力。」Michael 說。

 

IT 技術學習不進則退

回想 80 年代讀書時的大型電腦,電腦程式就是儲存在一疊疊的穿孔卡內。執行程式時你必須將幾十甚至幾百張的穿孔卡,交到指定數據中心的小窗口,那裡便有專人為你收集穿孔卡並執行程式,Michael 曾試過將按次序排好的過百的穿孔卡弄好,然後列印出一個「福」字送給母親作為賀年揮春。Michael 說:「其實科技變化的速度比我想像中快,今天印揮春當然簡單得多呢!」

程式編寫員出身的 Michael 明白科技是未來世界的動力,要在科技不斷轉變的世代生存,需要不停學習新的程式語言及洞悉未來科技發展方向,所以較早年 Michael 閱讀很多與工作及技術有關的書籍,至今每年大約 10 ﹣20 本左右。

而且他還保持每天上網看有關科技的最新資訊的習慣,大約 20﹣30 篇左右。他每年年初都會有一個小習慣,就是估計未來兩年的科技新趨勢,跟著就在那年花多點功夫,了解那方面的知識。雖然有時候「估錯」,但 Michael 相信這才可在 IT 業界生存及進步。

unwire002-419x500

工程師也要學管理

在 IT 工作超過 30 年了,從 90 年代開始 Michael 需要管理團隊,由小組到超過 150 人的團隊,行業由物流到電子商貿,再到傳媒到現在的亞洲萬里通,現在工作不少時間都會放在管理上,已經比較少「落手落腳」寫程式了,所以 Michael 近年看的書籍及資訊也轉為著重有關商業及人事管理。

Michael 相信:「 IT 人最終都是要管理科技、商業及人才,不能只是懂寫程式,更重要是要學習聆聽及為同事設想。」2004 年 Michael 讀畢一個 MBA 課程,因為他相信對商業世界的認知與對科技知識的追求,應該是同步及同等的,尤其是最後你想成為成功的管理層。

 

居安思危保持應變能力

2003 年 SARS 時,團隊中一位住在淘大花園的員工感染 SARS,他最後不幸成為最年輕的死者。當時除了要處理團隊的士氣外,更要進行多個緊急應變方案,例如將公司資源分半,即時建立安全的接駁連線,讓員工可在家裏繼續工作,一半員工留在公司工作,另一半就在家裏。

Michael 曾任貨櫃碼頭系統的企劃經理、大型電子商貿網站的總經理、傳媒集團的資訊科技總監(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等,經歷不同科技的變化,他相信未來的 IT 是雲端服務、數碼貨幣及大數據分析的世界,尤其是雲端科技,就以他自己為例在近年的幾個重大工程中,全都是將基建轉移到「雲端」,無疑是未來的大趨勢。

 

IT 外的最愛: 創意計劃的眾籌資金平台

Michael 一心希望支持沒有足夠資金,但極具創意的計劃,希望幫助別人實現夢想之餘,亦收到市面還未有的創意產品,而感到滿足。Kickstarter 於 2009 年成立,是現在全球最大創意計劃的公眾籌集資金平台(Crowd-funding Platform)。Michael 的工餘興趣便是支持Kickstarter,已經三年多了,是最早期參與的香港支持者(Backer),到現在已支持了 13 個計劃,並且金額「越玩越大」。

Screen Shot 2014-12-03 at 3.10.47 PM

 

除了有機會收不到貨及質素差之外,Michael 提醒:「我曾試過有產品在蘋果店(Apple Store)有得賣,但作為 Backer 都仍然未收到。

大家要留意 Kickstarter 的風險,作為 Backer,並不是投資者,如成功在 Kickstarter 集資的計劃 Oculus Rift ﹣虛擬實境體驗機(Virtual Reality head-mounted display),兩年後以總值 16 億美元 ( 包括現金及股票 ) 被 Facebook 收購,Backer是沒有份兒的!另外,如果最後雖然成功集資,但收不到貨,基本上是很難追討的,可以的話,請大家由「細」玩起。」

Screen Shot 2014-12-03 at 3.10.55 PM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4年12月1日

【Ping 盡 IT 人 – 1.0】統領警察通訊工程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 (Unwire.pro 25.9.14)

在警匪電影中,警察能夠隨時「勾線」,又可追蹤疑人的電話訊號,甚至向全區手提電話用戶群發 SMS 短訊。警方在實際執法時的確經常需要用上各種通訊技術,但當然沒有電影中那麼誇張。真實的警察通訊工程的面貌如何?Unwire.pro 的特約專欄作者 Ping Wong 今次就訪問了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讓讀者窺見一二。

Jolly_article_pic1

陪飛虎隊面對槍林彈雨

在警隊服務三十年,在別人口中沉悶的工作,他形容為「十分有趣」。他不是警察,但他的工作對警隊十分重要,負責的範疇包括「小露寶」對講機、快相雷達、水警輪電子導航系統、邊防夜視設備到飛虎隊的通訊設備等,統領警務工作中的所有通訊及電子技術工程。他是 Jolly Wong 黄振球 ﹣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

警察工作當然總有驚險時刻,作為支援人員的 Jolly 又有沒有這些經歷?「曾經一段時間跟飛虎隊出動,出發前當然不知道詳情,不知目的地,我們只知道要協助飛虎隊行動,可能在荒野或沒有設備的地方迅速建立通訊網絡。我們是唯一不需要戴面罩的『隊員』,曾經試過露宿荒野,遇過槍林彈雨,過程十分驚險刺激。」Jolly 憶述。

「你有沒有看過『寒戰』?電影中有一位負責警察第三代通訊設備的負責人被人嚴刑迫供,打到口腫臉腫,你記得嗎?那人便是我。」攝影師助手大叫:「噢…你有拍電影?是真的嗎?」「哈哈!那人當然不是我,我指是那個角色!」Jolly 嚴肅但帶點幽默地回答。

 

全權統籌警隊通訊數據化

Jolly 全權統籌警隊的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CC3)(俗稱「小露寶」對講機),由第一代的話音傳送,到第二代把通訊和電腦相結合,最後第三代全面數碼化逹至「聲音」、「數據」、「影像」三合一。Jolly 強調提升系統,不是單單要追求科技,而是因應警隊及市民的需要,利用科技及數碼技術,提升效率,以及提供更佳服務。

「好似以前在街查身份証,警員要叫電台並在大街大巷說出市民的名字及身份証號碼,之後等電台在無線電中回覆,令市民十分尷尬及私隱全無。現在全面數碼化後,警員只要按鍵盤輸入資料便可得到有關資料,這細微的改變令警察執勤及市民亦感到自在一點。」

Jolly_article_pic2

由低做起三十年

Jolly 俗稱「紅褲子」出身,從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前身的香港工業學院(工專)畢業,首份工作是在香港電訊當技術人員,在電話機樓工作,他說他學會了不怕蝕底;後來加入了香港飛機工程負責維修及保養飛機「黑盒」,那時他學會了責任心;之後為港燈服務,興建鴨脷洲控制中心與南丫島新發電廠的微波通訊系統,那是他感到自豪的第一項大型通訊工程。

到 1981 年,Jolly 正式加入警務處,由基層通訊助理做起,曾負責不同部門及林林總總的通訊裝備,瞬間三十年累積經驗,其間亦不斷進修,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現已晉升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

「因為自己的經歷,我希望年青人不要認為上大學是唯一的出路,只要不怕蝕底,認真工作,願意嘗試新事物,必有出路。所以在工作以外,過往十年,我義務為學生作個人導師,希望分享經驗及經歷,幫助他們少走一點冤枉路。但漸漸發覺我影響到的只是少數學生,所以近年決定進一步參與課程的審批,我認為有質素的課程更能幫助學生成長,因此影響學校、校長及老師更為重要。」

Jolly_article_pic3

IT 外的最愛:30 年前是書生,30 歲後才開始做運動,已有超過十年跑馬拉松經驗,Jolly 選擇跑步,每日跑 30 ﹣40 分鐘。Jolly 相信跑步除了令身體健康外,可段練恆心、紀律及意志力,更重要是最佳的時間讓腦袋安靜,有時久結想不通的事情,往往在跑步的過程中「叮」一聲便想通了。

香港一定追上外國 ICT 水平

Jolly 現在義務擔任香港明愛校董會委員,亦參與多項 ICT 業界義務工作,包括香港工程師學會及英國工程技術學會,如在 08 年汶川地震後,帶領義工工程師到四川義教英文。

「對於 ICT 的前景,我感到十分樂觀,雖然有感現在香港在科技及創新競賽中落後,只要政府有決心去做,加上政策配合,相信香港極有潛力追上。香港在應用科技及研究有著明顯的優勢,如八達通、機場行李寄存追蹤及 e-道電子入境系統等,這些科技應用均在全球最前。」

Jolly 相信香港傳統具優勢行業如醫療、金融等,只要加速與資訊科技結合,加快普及應用,亦可成為全球先驅。例如電子貨幣 (Digital Cryptocurrency)將是大勢所趨,就算沒有了 Bitcoin 將來亦會有類似的電子貨幣出現,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應當比別人行得更快、更前。

Jolly_article_pic4

晉升階梯

公務員(專業工程師職級)入職有嚴格要求:必須為香港工程師學會的專業會員及擁有相關界別(如電子、資訊)的專業訓練及經驗。年輕工程師擁有認可的大學學位、經工程師學會評審的兩年見習工程師訓練及最少兩年的相關實務工作經驗、通過學會的專業評審考試、便可成為專業工程師。

至於電訊督察級別,須擁有認可的高級文憑,及具備相關實務工作經驗者都可以投考。

面試時要注意有關部門的運作及所屬崗位的工作要求。大部分主管都會著重考生的工作態度(Attitude),甚至高於技術要求(Technical skills)。要表現對工作的熱忱(Passion) 及與時並進的精神(Change with the time)。

Police_Career_Path

專訪後記:

筆者小時候在木屋區長大,因為沒有一個富爸爸,所以從小便要學懂「自力更生」。因此偏愛聽那些由零開始、由低做起的成功故事,他們的經歷讓我感受更深,得著更多。

Jolly 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入職警務處時未獲大學學歷,以基層職位做起,但到今天已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並是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背後的努力你可想而知。

另外,今次訪問最大的得著是對在警隊裏服務的 IT 人更加了解,原來他們的工作比我想像中影響更濶,更深,同時亦頗有趣。其實有許多 IT 人正默默在不同崗位為大家服務,你每天也在享用他們努力的成果,希望大家嘗試對 IT 人的工作了解更多,認同他們的努力及專業,他們的工作不只是「整機」及「砌機」。

Ping_profile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4年9月25日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經濟日報 13.9.2014)

HKET Matthew Prince Cloudfare Talk article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佔領中環「6.22 投票」系統在十日內遭受黑客前所未有的攻擊,主要全力抵擋的幕後功臣是美國網絡服務供應商Cloudflare。

 

Clouldfare的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Matthew Prince應香港互聯網協會邀請,於8月中首次在香港公開演說如何通宵應戰、如何抵抗一天內接收高達2.5億次DNS查詢(相等於 Google 任何一刻的數量),這「十日圍城」震驚業界的網絡世界大戰,精彩絕輪。

 

重視技術人才  才有頂尖產品
故事背後,你會問為什麼當其他大公司以種種理由而退出時,這間只得百人以下的公司可有此能耐,成功擊退超級黑客?Matthew分享了幾點矽谷管理新思維,香港公司高層或初創企業可作參考。

技術人才為先 ﹣ Matthew的團隊正在考慮在亞洲開設辦事處,當然也是香港與新加坡之爭。新加坡一「收到風」Cloudflare有意在亞洲設辦事處,政府立即聯絡Matthew並以「銀彈攻勢」利誘,誠意十足,但香港政府仍是「無。動。靜」,是動作太慢還是「收唔到風」?

 

Matthew稱他們首要考慮選址的因素是人才,因為公司的產品服務是以技術為核心主導,需要聘請最頂尖的技術人才加入團隊,「有頂尖的人才,才有頂尖的產品,我們不會搶其他競爭者的員工,因為他們只懂得複製同一樣的產品,但我們要更創新思維。」可見對技術人才的高度重視及渴求。

 

供免費服務  累積實戰經驗
免費商業模式 ﹣95﹪的客戶是免費用戶,為什麼那麼浪費資源呢?公司提供免費服務的主要原因是優化產品,累積團隊實戰經驗。因為是免費服務,所以可以吸引到不同種類的客戶,客戶來自不同國家、行業、組織等等,他們所遇到的問題完全不同,從過程中團隊可以學習如何應付千奇百怪、林林總總的攻擊,豐富了團隊的技術知識庫,這是無價的。

 

堅持中立  可贏取各方信任

另外,免費客戶通常要求不高,亦願意試新功能及產品,所以產品測試均由免費客戶開始,亦即成了新產品的「白老鼠」。基於以往幫助免費客戶排難解困的經驗,那就可安心地應用於付費客戶身上,主要為投資銀行、大企業及大集團等,所以5﹪的付費客戶已足以令公司賺錢。
持中立 ﹣雖然業務時常服務政治組織,但堅持無分敵我,有求必應,例如從哈馬斯到以色列、烏克蘭的親俄與親歐陣營都有提供支援,所以好多時團隊能目擊「自己客打自己客」的有趣情景。

 

更有一次來自美國白宮的指令,要求關掉黑客公開敏感資料的網站,因為網站正好是公司的客戶,但Matthew堅持除非獲法院授權要求,否則恕難從命,他表明互聯網應是資訊自由流通的平台,不應無理作過濾或預設立場,甚至如果反香港民主組織要求支援,他們都一樣會出手。就是他們堅持中立,才可以獲得各方的信任及支持。

最令筆者佩服的是在3個鐘的講座分享裏,Matthew沒有用任何一張slide,全程一個人的Talk Show,但沒有一刻冷場,觀眾十分投入,那種「Talk得Present得」的說話絕技,絕對是香港的管理高層及創業者需要學習的。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13日

【新報28.7.14】王嘉屏為IT人宅男形象平反

黄大鈞訪問_about_wine

 王嘉屏為IT人宅男形象平反

【戀上葡萄酒】黃大鈞    2014年07月28日

Ping讀會計出身,但畢業後做會計做不夠一年,發覺不適合自己,就轉到一間電訊公司工作,自此便與IT及電訊公司結下不解之緣。

IT界予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男人的世界,而女性就像是瀕臨絕種的生物一樣,數量非常少。而現任香港互聯網協會的秘書長,卻是一名在IT及電訊業打滾了逾十年的女子── Ping Wong 王嘉屏。

王嘉屏也承認,作為行業的少數份子,也有一些着數。「很多時一班IT人一齊出來食飯,成枱人可能只有我一個女仔。但可能因為少女仔,他們都會很照顧我。」

本是讀會計出身,但畢業後做會計做不夠一年,便發覺很沉悶,不適合自己,之後便轉到一間電訊公司擔任市務的工作,自此便與IT及電訊公司結下不解之緣,現時隨口也會說出大堆如IPv6、DNSN等專業術語,現在更愈來愈喜歡與這行業的人打交道。「IT行業的人,比其他行業的人更直接,沒有想很大多的官僚或內部鬥爭等事情,反而我喜歡在IT工作,感覺很舒服。」

Ping現時除了負責在香港推廣互聯網的應用,推動互聯網的發展之外,這一天她還肩負起為業界從業員平反形象的重任。「IT人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宅』,不是只會躲在房間,對着電腦打來打去。我認識的IT人都很健談。IT人的工種都很闊,不只是整機或寫app,有些也會做設計及創作。」

她說很多IT公司的文化,的確有別很多傳統公司,例如她聽過有一間本地公司的員工,打算要在公司養貓,老闆基本上只是被知會,並沒有反對的權力,這班員工還把收養回來的貓喵照片,放在公司網頁的CEO一欄內。因此我都明白,如果像Ping一樣習慣了這類文化,要再做其他行業會很困難。

因牛扒愛上紅酒

Ping也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很多時會買瓶紅酒回家配芝士吃。而芝士之中,她又偏好較硬身及味濃的品種,加上喜歡吃牛扒,因此飲紅酒居多。「可能是女仔的關係,習慣少飲凍飲,除非吃生蠔海鮮,否則大部份時間都是飲紅酒居多,而且紅酒好似對心臟好一些,可以給自己一個藉口去飲多一點」。

這天Ping帶了一些私伙的荷蘭Gouda芝士,把芝士交給了鮮薈FreshLodge的同事,他們非常好人將芝士切了數片,再加一些意大利Parma Ham、無花果及核桃,拼成一個漂亮的platter,還有一碟蘇格蘭的煙三文魚,配西班牙Beronia Rioja Reserva 2009,來一個歐洲美酒佳餚的混合配搭。

芝士配美酒

Beronia是香港餐廳常看到的西班牙葡萄酒品牌,早前這酒莊的莊主來港,試飲過多款他們的出品,其中以這支Rioja Reserva的性價比可謂最高,主要以tempranillo葡萄為主,經過18個月木桶及24個月酒瓶內陳年才推出市場,擁有豐富的紅桃、車厘子、咖啡等味道,單寧柔和,只需稍作透氣已能發揮它的潛力,因此特別適合餐廳售賣,客人即點可以即飲。

而用這支酒來配酒的幾款下酒菜式,也有不同效果。這次試食蘇格蘭的煙三文魚,有相當突出的煙燻味,鹹度適中,肉質彈牙,用來淨食的確一流,可惜配這個紅酒時,就會突出了魚的腥味,未算很好的配搭,或許用來配白酒或蘇格蘭的威士忌更合適。然而Parma Ham及Gouda芝士,配合Rioja的效果也很好。那火腿的油份及芝士的奶味,都能帶出Rioja的果味,Ping果然沒有帶錯芝士來。

Beronia Rioja Reserva主要以tempranillo葡萄為主,擁有豐富的紅桃、車厘子、咖啡等味道,單寧柔和,只需稍作透氣已能發揮它的潛力,適合即開即飲。

原文刊於《新報2014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