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ME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15.01.2016)

 

HKET Policy Address Startup entrepreneur internet technology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及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創新科技(創科)是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近年香港政府積極推動支援創科初創企業,冀香港能孕育出世界聞名的 「獨角獸」-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慢就是慢了點,但如果現在拼命的向目標跑,也許還可追得上,可惜看罷今年施政報告,實在沒有驚喜,「新點子」也欠奉。

只懂進運內地  與全球脫軌

作為一位創業者,深切感受到政府政策的「離地」,與全球步伐及方向脫軌。從來創業者都不會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但亦希望政策能「貼地䀡心」一點,幫到一點點忙。

1. 欠缺國際視野 - 施政報告有關創科政策大篇幅側重與內地合作,如設「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內地研發合作項目及香港6所大學進駐深圳南山高新區等,郤沒將焦點放在如何與國際創科接軌及交流,接收更多元創新的資訊。  

政府一直以來只懂推出一籃子「進軍內地市場」的支援計劃,事實上最佳的合作伙伴是指大家能產生最大協同效應的,最先進攻的市場理應是初創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地方,而那不一定是內地。香港創科初創企業如果「Think Big, Think Global」,盼拓展業務至國際市場,冀望成為下一間「獨角獸」,那麼你只能靠自己 。

2. 單一化支援 - 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大致主要有「三招」:

a. 培育計劃提供免租辦公室 - 數碼港及科學園位置遠離市中心,亦不在港鐵沿線,不便客戶探訪,但最重要是初創企業請人已十分困難,如果辦公室位處偏遠,員工要坐2小時以上交通來回,只令請人難上加難。 

數碼港 科學園地點偏遠 未解決

既然數碼港及科學園能與多間共用工作間合作,為什麼不可將一些培育計劃的初創企業,駐在那些近市中心的共用工作間?不必硬要其長駐數碼港或科學園。

b.  按比率就特定營運支出作報銷(reimbursement-重點是「不是」提供做生意最重要的營運現金流(Operation Cash Flow),只是初創企業預先付款,再經歷長時間及繁複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才能「有可能」收回部分的支出,消耗初創企業的生死資源:時間及人力,其實簡化及「無紙化」程序真的這樣困難嗎?

c.  投資配對基金(Matching Fund- 這是比較新的點子,如初創企業能成功找到投資者,政府會承諾以相同的價錢及股份比率投資(當然政府會設上限),旨在協助初創企業更容易找到投資者。計劃目標理想但實際執行時,需多重批核及煩瑣程序,以及超詳細的財務盡職調查(Financial Due-Diligence) , 再者政府偏向批核低風險項目,審批委員會成員又單一化,嚴重與市場做法脫軌,能否真的幫到忙呢?又會否重蹈覆轍「DJI(大疆)走寶」事件呢?

3.  欠缺多元化思維 -美國矽谷成功的元素之一是「Diversity多元文化」,最強的團隊成員應包括來自不同性別、種族、年齡及出身背景等的人材,有助企業從多角度完善產品及商業策略。創科發展快,變化多,經驗及年資有時反而是包袱,所以政府應邀請更多元化人才參與制定創科政策,注入新元素,尤其施政報告指出政府將檢討「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職能及組成,期望見到更多新及不同的臉孔。

4.  創科與傳統行業斷層- 施政報告重點提出「再工業化」,香港地貴而且經濟轉型至知識型經濟多年,實在看不到香港有獨特優勢「再工業化」,珍貴土地資源理應作更高社會效益用途。反之,科技一直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如零售、物流、餐飲、酒店等,在應用科技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其實很多創科初創企業的產品已十分成熟及擁有客戶群,如能將傳統行業與創科企業聯繫,將創科基因注入傳統行業,致能降低成本,增加效益,那才是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施政報告是創科策略指標, 如果方面走錯了,步伐走慢了,香港會越輸越慘,作為香港創科創業者,篇幅有限,實在一言難盡,有苦自己知,冀政府及相關人士能參考以上意見,再作深入研究其可行性,希望能真的「幫到忙」。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15日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經濟日報-Smart World 07.01.2016)

img-108100051-0001

 

 

初企重點 助人解決核心問題

新年新開始,今年多了一個EVENTION行政總裁的身份。EVENTION是一間初創企業,產品是協助活動籌辦者利用科技創造「無紙張」活動。朋友笑說:「嘩!CEO喎!」我說:「你去花幾千元成立新公司也可當CEO!名銜往往給人太多遐想,忘卻重點應放在哪裏。」

筆者喜歡全球最頂尖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的座右銘:「創造讓人想要的東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你創造的東西必須是幫助人解決核心問題,是他們很想要的,而不是「很高興擁有的(Nice to have)。」

「無紙」登記 減籌辦活動煩惱

正如活動籌辦者遇到的核心問題,是賓客要等候良久,才可完成登記程序,傳統的方法是在一疊厚厚的紙名單上,找出賓客的名字。為何不利用科技解決?活動前先電郵代碼予賓客,到場時只要掃一掃,便能在幾秒內完成登記程序,亦能即時知道在場已登記人數,大大消除活動籌辦者的煩惱。

相反,即場印製名牌、電子簽名簽到等就是屬於「Nice to have」那種,創業者往往很難分辨,易放錯重點,市場慢慢會「告訴你」,但那已為時已晚。

我續說:「創業路艱難,挑戰無數,挫折重重,但重點是我想創造改變,由我熟悉的籌辦活動範疇開始,最終希望能為世界帶來改變,超現實?我不會想『得唔得』,只會想值唔值得去做。」願找同路人一起跑。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07日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 4.2.2015)

HKET Jack Ma Talk article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

撰文: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科網神話再現

今年施政報告的主打為青年政策,其中將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旨在加強協助青年人創業,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活動,包括以資金配對的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基金的詳情將在諮詢青年事務委員會後擬定。

無獨有偶,阿里巴巴亦剛宣布撥出10億元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支持香港青年人開拓事業,培養企業家精神,這是集團首個專為香港企業家提供支援的項目。

政府的3億相對於阿里巴巴的10億元是否略欠「誠意」?我們當然不能單從金額來衡量誠意,且阿里巴巴亦有商業考慮,如須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其實政府熱心、積極地要加強力度協助青年人創業,這是好事,但怎樣才算幫到忙,不會「唔幫好過幫」或者「愈幫愈忙」?

青年創業的首批資金基本上是從家人或朋友中籌集,亦可申請不同機構的起動基金,起步看似不難。政府如果希望加強力度協助青年創業,其實除了昂貴的租金外,如聘請一個較有經驗的開發者半年至一年,加上設備、營運及宣傳等費用,筆者應為基金的最低金額應設在20萬元或以上。

初創企業九死一生 投資要知

香港雖以國際金融中心自居,投資者滙聚,但他們過往都是投資在金融、地產等傳統項目上,對於投資初創企業(Startup)往往缺乏經驗。筆者曾遇過一位香港投資者:「你可否介紹一些一定賺錢的初創企業給我?」

首先,初創企業十居其九都正在虧損,就算在矽谷的初創企業,最終死亡率也超過9成多以上,所以投資初創企業是一項高風險投資;再者,創業者不只是着眼錢,更要考慮投資者能否為企業帶來新價值,如獨特的人脈網絡、開拓新市場的鎖匙等,所以雖說香港不乏資金,但有經驗投資初創企業的人並不多,投資者的心態亦要好好「調整」,對整體創業生態環境也有利。

提供誘因 引早期風險投資者

初創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需要引入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第一步是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香港有經驗的天使投資者相比早幾年明顯增多,但仍不足夠。企業再下一步引入的便是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可惜香港在這一方面,嚴重斷層。如果政府能提供誘因,例如考慮資金配對,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來港,支持青年創業,相信成效更大,因為相信投資者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重點培育,可望矽谷神話在香港出現。

程序靈活配合 人才人脈配套

初創企業最重要是專注開發產品,可惜過往想得到政府的科研支援,卻要花費大量時間及人力在行政工作上,不停的填表、交文件再填表,而且一些支援計劃更只是退還機制,即是自己先付錢才可以申報取回,增加企業現金流的負擔。另外,初創企業的商業計劃及運作模式會因應市場環境及公司策略而不斷改變,但支援計劃在行政程序上不容許更改,又或是填表、交文件再填表。其實將所有程序全面簡化,大量使用網上平台,並預先支付部分資助予初創企業,既環保、省時、有效率,又實際。初創企業分秒必爭,資源十分有限,政府如想全力支持,理應程序上靈活配合及全面電子化。

青年創業除了資金之外,人才團隊、人脈網絡、專業知識如法律及會計,以及開拓海外或內地市場的渠道及策略等方面均需要不同程度的協助。例如香港資訊科技人才長期短缺,尤其程式開發員,初創企業往往不能與大企業比人工高,惟有只講夢想,所以請人比大企業困難。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引入外地專才,冀望解決人才短缺問題,但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又何來有更多資金去資助專才來港,尤其是昂貴的住屋津貼呢?

今年初開始政府似乎更「有心有力」幫助青年,但往往政策被批評為「離地」,問題的根源是青年人及創業者從開始也沒參與核心政策制定,沒有「用家」的參與,哪會有「貼身」政策呢?「青年發展基金」以及其他協助青年人創業的計劃詳情仍未確定,如果現在能讓真正的青年人參與,不只是提出意見,是實質參與整過擬定過程,成為決策的一部分,相信政策出台時,會較「合心合意」,真的幫到忙。

馬雲雖然不是我偶像,但我十分認同他所言:「今天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沒有答案,但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會有解決方案……如果你相信未來,就要相信年輕人。」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2月4日

阿里巴巴旋風 「江鱷能戰大海」? (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24.9.2014)

HKET_Alibaba_article

科網神話再現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阿里巴巴剛於上星期五在美國主版上市,成為全球史上最大的上市項目之一,並且是繼科網巨擘Apple、Google及Microsoft之後市值全球最高的科技巨企,比排行第4的Facebook還要高。

在2013年,阿里巴巴的銷售額超過2,400億美元比起電子商貿巨企Amazon及eBay合共銷售額還要高,全球矚目。阿里巴巴來自中國,令人不禁聯想中國會否成為另一個矽谷,孕育下一代的科網巨擘?而它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企業,是否擁有同樣「成功的基因」?

美國矽谷一直領導全球為科網企業的孕育地,不論在質量及多元化上,都是領先全球。矽谷獨有的開放文化及創新思維,鼓勵創意的氣氛,以及成熟、完善的創業生態環境,過往造就了無數成功的例子如Google、Facebook、Twitter及Whatsapp等。

 

世界工廠龐大市場  致勝關鍵

在亞洲,你會在中國找到如阿里巴巴、騰訊及小米等「大型」科技公司,但他們並非於「矽谷」般的環境成長,只可說是在中國「獨有文化」市場上成功的例子,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公司,擁有著截然不同的基因 。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超過13億人,被視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她亦是「世界工廠」,龐大的顧客群、無數的工廠及供應商全都在中國,這個獨有的供求環境,讓交易成本大幅降低,間接地零售價格亦然 ,造就大量商機,令內地及世界各地的企業家都希望在中國市場上分一杯羹。

 

網購超美國  成就國產Amazon

阿里巴巴常被喻為「中國版的Amazon」,但其營運模式完全不同,阿里巴巴的淘寶網不是營運自己的網上商店,而是提供一開放銷售平台,讓中國過百萬的中小企直接售賣產品予個人或公司顧客,從中不收取任何行政費,而是鼓勵賣方買廣告, 令其產品在過千、眾多的產品中突圍而出,成功吸引目標顧客。淘寶網的成功之處在於超低價格吸引龐大顧客群,同一件貨品,淘寶網的價格可低至Amazon價格的十份之一。

此外,中國顧客是全球網上購物最活躍的一群,平均每月網上購物8.4次,遠遠拋離美國的5.2次 。這些重複的購物習慣形成了阿里巴巴的穩定銷售來源。加上中國市場並非開放,政府政策偏向有利本地企業,如果你並非中國人或擁有強大的本地人際網絡,很難在中國生存,直至現在Google、Facebook等仍不能進入中國市場,這些種種因素造就了阿里巴巴在中國的神話。

 

中國非矽谷  知識產權成挑戰

在中國做生意最大的挑戰是:保護知識產權。阿里巴巴的淘寶網充斥大量的次質及冒牌貨品,以國際運動品牌Columbia為例:超過8成在淘寶網上聲稱為Columbia的產品都是冒牌,以致Columbia公司每月需向淘寶網發出3,000個落架要求。這種抄襲的文化及價值觀,已成為了主流習慣,除非你的產品十分難被抄襲,否則也難逃厄運。內地抄襲的能力之高、速度之快是全球「首屈一指」,甚至乎抄得比原創更好。在沒有完善法律保護下,侵權行為成了自然不過的事,當原創、創意不受保護及尊重時,那你又怎能期待中國能夠培育出如矽谷般的創新、創意企業?

在中國內地,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可以毫無解釋,而且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在中國雖然人才及資金不缺,但市場封閉,阻止內地公司與世界競爭,所以我相信中國不會成為另外一個矽谷,只能說是「另外一個獨立世界」, 若你懂得如何在這獨特的「遊戲規則」及「封鎖環境」下競爭,那你便有機會成功,而阿里巴巴就是一個好例子。

 

如鱷魚出海  改造成敗仍未知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現在鱷魚要闖出大海了,馬雲也深明阿里巴巴與其他矽谷科技巨擘有著不同的基因,所以他積極大量徵募國際科技公司的員工,以及嘗試加強與Yahoo!等國際科技公司的合作,至於他能否成功改造阿里巴巴的基因,請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24日

中小企仍是一舊「雲」(eZone 8.5.2014)

eZone article on SME Cloud Security Survey

中小企仍是一舊「雲」
朋友求救:「我公司server中了毒,點算?」

我沒好氣道:「你公司沒有IT同事嗎?我雖然在IT界打滾,但並不是IT技術專家呀!」

朋友一輪嘴:「唉,我公司得10個人,IT同事是「奢侈品」,通常IT大小事宜都是由1位sales同事兼顧,他懂少少IT,但始終都係『有限公司』。」

 

朋友是傳統香港中小企老闆,專幫公司及個人客戶安裝影音系統。公司客戶資料等數據存放在1個僅以數千元購來的伺服器,sales同事定期幫手做備份及保養;資訊保安,都只限安裝及更新防毒軟件於每個同事的個人電腦上,免强可以說「使用網上服務」,大多數其實只是使用個人雲端服務,例如Gmail、Dropbox、Google Forms等。我相信這是很多香港中小企的真實寫照。我只好請纓,當然不是到他公司幫手「醫病」,而是介紹資訊保安專家幫忙「排毒」,其實還有其他方法嗎?

 

香港互聯網協會及雲安全聯盟香港澳門分會,今年3月份公佈的《香港中小企雲端應用及保安就緒程度調查》。結果顯示,香港中小企仍未使用雲端服務的最大原因是憂慮資訊保安。在調查的中小企中,超過五成已多多少少採用雲端服務;採用雲端服務的中小企,其雲端資訊保安就緒程度顯著較高。這顯示資訊保安不應被視為使用雲端服務的障礙,相反,使用雲端服務是解決資訊保安問題的方案之一。

 

中小企在技術層面上,多只局限在個人電腦上的保安(如:安裝防毒軟件),中小企對於重要資料庫或伺服器的軟件更新及保護技術方面,認識仍十分貧乏。調查報告建議在資源人手以及專業知識有限的情況下,中小企可考慮分階段實行雲端技術,例如結合公眾及私人雲端技術的混合雲方案,將敏感資料與其他資料分開處理及儲存。此外,個人及商用雲端服務在資料保護及保安程度方面分別很大,建議中小企應選擇可靠的雲端服務供應商,並採用能提供伺服器軟件及保護技術較完善的商用雲端服務,從而更全面、有效地保護其企業數據及資產。

 

朋友聽罷,雖然他知道「雲」的存在,但感覺仍是對「雲」一舊「雲」,到現在對於個人及商用雲端服務的分別仍弄不清楚,亦不知道什麼是「混合雲」方案。傳統中小企大多知道利用雲端服務對業務有一定幫助,可惜他們仍是對「雲」感覺「無從入手,從何開始」,甚至誤解「雲」是很高深及複雜的技術。

 

香港98﹪以上的公司為中小企,共約31萬家,政府及IT業界多年來都積極向中小企推廣雲端應用,但以乎仍力有不逮, 現在應加把勁,從中小企角度出發,從根本做起 :教育中小企認識「雲」,將訊息簡單化,讓中小企容易消化及明白,這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原文刊於eZone821 2014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