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ocial Problem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要改變,請投1號Ping Wong!」
支持者:David Webb、Dr. Robin Bradbeer、吳其彥教授及鄭斌彬創業者

HKIRC Election Banner with Supporters

david webb

“I am voting for Ping Wong to bring change to dotHK.”
– David M. Webb, Founder, Webb-site.com

 

 

Robin Bradbeer“We need Ping for the future of .hk. She is full of new and exciting ideas.”
Dr. Robin Bradbeer, retiring Deputy Chair, Board of Directors, HKIRC

 

 

Joseph Ng“Vote for Ping because I believe she can make things happen.”
Prof. Joseph Ng, Research Centre Director and Former Vice Chairman,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Ben Cheng“To innovate and improve .hk, we need a young and energetic director, vote for Ping Wong.”
Ben Cheng, young entrepreneur, Co-founder, OurSky 

 

Dear HKIRC/ .hk Member,
“Be the change that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Mahatma Gandhi (聖雄甘地)

Let’s create change together! It will only take you one minute to help make a difference!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 in the HKIRC email (From: hkirc@pwcpa.com.hk) or Voting Instruction, and vote now!  The deadline for eVoting is 19 May (Tue), 6.30pm!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feel free to email me at ping@pingwong.hk

Thank you!
Best Wishes,
Ping Wong
Candidate No. 1 (2015 Election)
My Bio & Platform: pingwong.hk

推動港人登記.hk域名 一舉兩得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0.4.2015)

HKET article - personalized .hk domains

 

推動港人登記.hk域名  一舉兩得

曾幾何時,筆者記得好幾個公司的域名,但互聯網搜尋器普及後,現記得的域名寥寥無幾,就像自從智能電話出現一樣,記得的電話號碼少之又少。

所有域名如mtr.com.hk、gov.hk 背後都與一組獨特數字 ﹣IP地址相連,像打電話一樣,讓電腦、伺服器、手機等設備之間能「相認」並交換數據「傾偈」。現實中IP地址是一組十分冗長數字,普通人不可能記得,所以全球龐大的域名系統(Domain Name System)便扮演重要角色,將冗長數字變成了大家能讀、能記的「域名」。

推廣互聯網使用   提升愛港信息

在互聯網世界早期的域名包括.com, .net, 及.org等, 稱為「通用頂級域名」(Generic Top Level Domains, gTLDs); .hk, .eu或.us等是「國家和地區頂級域名」(Country Code Top Level Domains, ccTLDs),這些域名標誌了地域分野 。

筆者在兩年前建立個人網站,首先便是註冊域名,筆者是香港人又身處香港,自然想用.hk域名來表示身份 ﹣香港人。當登記時本想「pingwong.hk」一定沒有了,卻意外地亦只有.hk仍然有這簡單易記的域名供登記,其餘如.com或.net必需夾雜多個數字或字母才可。

現有接近28萬.hk登記域名,只有4.5萬個是個人。政府近年致力團結香港社會, 推廣個人化.hk,不但令香港人更心繫香港,提升「愛香港」訊息,亦能推廣互聯網的使用。而筆者留意到市面上有些工具能在數分鐘內,協助建立個人網站,較以往容易。

看來現在萬事俱備,只欠一推!

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  秘書長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4月30日

 

科技扶助弱勢 非「錢」能代替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16.4.2015)

social Innovation and tech HKET article

 

科技扶助弱勢  非「錢」能代替

蘋果上個月的發佈會最令筆者眼前一亮的不是智能手錶Apple Watch或新MacBook,而是ResearchKit — 一協助醫療研究收集數據的開放平台,以技術來說不是新,但在應用層面卻是創新兼能產生龐大的社會效益,不是「錢」能代替。

以往進行醫學研究如柏金遜病,研究人員收集數據的方法是首先要找到柏金遜病人,然後再邀請他們定期到醫院完成一些程序及問卷,但現在通過這個ResearchKit平台,無論你身在世界何處,只要安裝特定的Apps, 你便可為任何醫學研究提供有用的數據,如病歷及生理數據,讓研究覆蓋範圍超越了地域限制,而收集到的數據更千倍增加,大大豐富了依靠數據為基準的研究成效,協助開發新的治療方法。

日本東北大地震令無數災民失去了親人及家園,往日舊照片被海水沖走,四散各地。透過數碼掃描技術,將收集到的大量舊相片,重組成一個中央數碼照片庫,那麼倖存的災民便可從數據庫找回失去的舊生活照及記憶,這對於災民來說意義不可言喻。

舊相資料庫  災民「捨回」記憶

回到香港,筆者遇過一些有心的創業者,他們並不追求成為下一個朱克伯格或馬雲,專心研究怎樣利用科技,如幫助色盲人士利用Apps分辨顏色、透過Apps提供即時手語翻譯、協助退休人士再次投入社會貢獻,以及團結社區鄰里等等。

在全球也推崇科技改變社會、生活質素,創造新的經濟價值的同時,以上例子正正讓我們反思,其實科技亦能改變弱勢社群的生活及創造「錢」以外的價值,這亦是我們值得走的方向。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4月16日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經濟日報-財政預算案2015﹣16 14.3.2015)

HKET_budget_Digital_Inclusion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財爺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筆者期待加大力度扶貧,可惜只一再「派糖」,如額外對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等人士發放額外兩個月津貼,等於「出三糧」,這種缺乏中長遠策略及措施的做法,是否社會樂見?

2013年香港貧窮人口近100萬,即是你走到街上每碰見7個人便有一個是活在貧窮線下,貧富懸殊是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真實寫照。社褔界亦明白需要決解「燃眉之急」,但「給人一條魚,只可養活他一天;教人如何捕魚,便可養活他一生。」這個道理意義更深,政府理應明白中長期扶貧政策比每年派糖更能長遠解決貧富懸殊。

政府嘗試比較創新的方法是2012年財政預算案宣佈設立五億元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 」,鼓勵創業人士以創新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但2014年尾才正式推出首批計劃,撥款5,000萬元,由四間協創機構執行,工作涵蓋「能力提升」和 「創新計劃」(資助不同階段的創新項目包括意念醞釀、原型及創業等),成效如何屬未知之數,但肯定的是計劃應加快步伐,讓創業者更早開始行動,令受惠群更早得益,不然「兩年之後又兩年」了。

 

低收入家庭  不足四成有上網

貧窮人口當中超過三成是長者及兩成是兒童,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的報告指出,月入低於一萬元的低收入家庭,不足四成家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而月入超過二萬元的家庭郤超過九成;長者過往十二個月曾使用互聯網服務只有18﹪,相對全民74﹪為低;長者擁有智能手機更只有10﹪,遠遠拋離全民61﹪;大部份殘疾人士均屬低收入組群,使用互聯網及智能手機比率亦偏低。這些數據反映了甚麼?

資訊科技帶來無數新機遇,改善市民生活,香港在科技基建方面名列世界前茅,是國際公認的數碼經濟體系,政府亦大力推動電子服務、智慧城市等,但對於資訊科技上的弱勢社群,這些通通變得毫無意義,在缺乏機會接觸資訊科技下,他們與社會距離被拉遠,進一步被邊緣化,此「數碼鴻溝」對社會發展及消滅貧富懸殊構成重大障礙。

 

窮學生上網學習計劃  略見成效

2003 年《日内瓦原則宣言》確認每一個人都應共享信息社會;2011 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報告指,互聯網大幅擴大個人表達自由的權利,協助社會、經濟及政治發展,推動人類進步,確認使用互聯網等同人權,屬基本權利,政府有責任確保所有市民(包括弱勢社群)均能使用資訊科技及互聯網。

政府早於2004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中,已包括消除數碼隔膜,政府亦積極協助弱勢社群融入數碼世界,包括為弱勢社羣開發App、為殘疾人士推行無障礙網頁運動,以及為清貧學生推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等,已略見成效,但就算如只餘下 1﹪低收入家庭兒童未能上網,政府不能以此作藉口,因屬基本權利,能阻止跨代貧窮及「貧者越貧」循環延續,所以政策方向應是「一個都不能少」。

 

為弱勢社群開發App  幾人能使用?

現今數碼世界已由家庭電腦轉移到智能手機,政府為弱勢社羣開發app本意十分好,但亦應與時並進。據政府2014年數碼共融進度報告顯示,這些程式的下載率由4004000多次,遠低於能受惠社群數目。問題是:試問有多少殘疾人士有能力負擔數千元的智能手機?

其實政府可考慮將「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伸延惠及長者及殘疾人士,亦可擴闊支援至智能手機;另加入使用流動互聯網方面的統計,從而釐定成效指標及作出針對性措施。

值得一讚是政府由2006年開始舉辦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均設「最佳數碼共融獎」,鼓勵任何人利用資訊科技解決數碼鴻溝問題,這些新技術及應用曾多次在國際比賽中勇奪殊榮,獲國際肯定,雖然此獎項的關注度不及其他熱門獎項如初創企業,但這正是政府及全民合作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方法,更應加把勁力推。

政府派糖將今天變「甜」,但明天、將來仍是「苦」,創新、科技能有助將「苦」變「甜」,但仍須靠政府有教人「做糖」的遠見。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有關資訊科技及創業題材的專欄作者。唯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3月14日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eZone 9.10.14)

eZone_freedom of info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上月28日,筆者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所以我走到街上,站在很遠處,當時大家都十分平靜,突然遠處傳來呼叫聲:「警察放催淚彈呀,快逃!」我不敢相信,呆了,過了不知多久,人群已跑到我身邊來,隨著是催淚彈的煙霧,我不但「真的醒了」,而且不自控的哭了,流著鼻水逃跑,還未擦掉去淚水,我第一時間就是上Facebook,因為我想第一時間通知我的朋友!我匆忙間只能打了6隻字:「咳咳!救命!金鐘!」。

試想像如果我要通過「翻牆」才可上到Facebook,會怎樣?又或者當時所有電話通訊網絡均被截斷,那一刻我又可以做甚麼?

香港能成為國際城巿,成功之處有懶於資訊及言論自由,如果香港變成了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那優勢將完全喪失。慶幸香港今天的電訊網絡沒有「中國式的超級防火牆」,你每天可以自由上Google、Facebook、Twitter及Intagram等平台發表意見、發放相片,同時你可自由選擇你想看的資訊。

今次「雨傘革命」正正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可貴之處,國際媒體如,《CNN》、《BBC》、《華爾街日報》等可以自由採訪,親身到現場拍攝及記錄事件,然後將消息向全球發放,讓世界同步知道香港的情況,同時香港人亦可全面了解「雨傘革命」,不僅是根據本地媒體的報道。試想像,如果香港的消息全遭封鎖、禁制、過濾,香港人,你又認為如何?

相反,資訊自由亦令謠言能迅速傳播,曾有謠言解放軍進城並展示相關照片(後來証實為舊照片),亦有謠言警察已開槍,最後證實並無其事,但是從中可見網絡媒體的力量及消息擴散神速,無論是《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也是「人傳人」的最快渠道。經此一役,我學懂了幾個對付傳言的技兩:1. 如果包含「請廣傳」字眼,必須謹慎處理;2. 如有列明消息來源,到來源或相關機構及組織的官方平台確認,就算是影片也會看一次;3. 作多方面搜尋資料,以引証傳言是否屬實;4. 如果無法確定或無閒確定,便不要輕率傳給別人。如果有人意圖製造虛假消息,誤導群眾,我希望自己不會成了幫兇,所以小心為上。

曾有傳言指政府會在金鐘等一帶截斷通訊網絡,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指出:在法律方面,《電訊條例》106章13條指「若行政長官認為已發生緊急情況」,可簽署的手令指明接管或使用電訊電台,或對其加以控制,手令發出有效期不多於一週,但他可連續每週發出手令。條例無列明何謂「緊急情況」,即代表特首有絕對權力在「緊急情況」下,截斷或控制通訊網絡,原來香港有機會隨時「無得上網」!

大家要堅守資訊及言論自由,阻止任何形式的破壞及侵蝕,記著:「自由」有價,非理所當然。

原文刊於eZone843 201410月9日

 

誰令孩子不回家?(信報論壇 7.10.14)

HKEJ umbrella movement article

學生的雨傘運動已超過一星期,每天大家也為在馬路上睡的學生痛心,擔心他們的學業、健康,更憂慮政府會武力清場,傷害「手無寸鐵」的學生,不願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這幾天有影響力的知名人士紛紛出來勸籲學生撤退,但沒有一句讉責警方使用暴力或呼籲政府主動與學生坦誠對話,究竟誰有權選擇武力清場?是誰令孩子不回家?

直到今天政府沒有承認使用過份武力,甚至乎沒有承諾調查事件真相,沒有主動釋出誠意與學生對話(只有「拖」),忽然間大人們將問題及責任全都推到學生身上。從佔領街道、投擲催淚彈到銅鑼灣「黑社會」暴力事件,沒有高官需要問責,政府連一句負責任的說話也欠奉,似像說「政府無錯,錯在學生」。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士是否深明不能勸服政府做任何事?為什麼一點壓力也不給予政府?

我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但非鼓吹留守直至血流,我相信學生的決定,不論留或退,但現在最能改變大局的是政府。

今天你也許指駡學生「自私」,阻礙你返工、返學、做生意,那請問在高鐵項目到東北發展爭議時,你有否認為自己「自私」?你可能認為這些項目對香港長遠發展有利,犧牲菜園村及東北村民也沒有辦法,他們不是幾天不能返工返學,是永遠也不能回家。再說當年興建地鐵,大部份市民家園被毁,生意大減,你又會否說興建地鐵是「自私」的行為嗎?

學生在政總示威很久了,政府一直不聞不問,也許你不知道或不在乎,因為「針不拮到肉不知痛」,佔領雖然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我一直也有保留,但請問還有其他方法令政府聽聽年青人的聲音嗎?

今天學生為了香港的未來站出來,他們的犧牲你可說是微不足道,甚至乎是「自己攞嚟」,但他們不止為了自己,而為著你的小孩 ﹣香港的下一代,爭取更能代表民意的政府,就算學生知道機會渺茫,也願意勇敢一試。當將來你的小孩長大了,對政府的横蠻專政而憤怒,你可以理直氣壯跟他說:「那天我沒有支持學生爭取,因為他們阻礙你返學,阻礙我返工,今天你得好好接受一切。」

有說學生被「煽動」,請你親身走到街上,與他們對談,學生們比我更有理想,更懂理性思考,還有冒著被捕的決心。我深感慚愧,因為我沒有走到最前線的勇氣,亦沒有睡在馬路上的堅持,也許大人們的藉口是「我們的包袱很重」。

對於一些只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他們才是被煽動的一群,連看電視的選擇也沒有,只可接受「單方面」的報導。如果你只看TVB,請你亦看nowTV或有線(可在手機apps觀看),看東方日報亦請看蘋果日報,更請看國際媒體如CNN、BBC等的報道,至於朋友轉載的消息,請看「兩邊不同陣營」的資訊。我相信善良理性的你,會明辦是非,能夠理性分析每件事。只要記著:「在籠裏出生的鳥兒,認為飛翔是一種病。」但你不是在籠裏出生呀!

也許,到現在你還堅持己見及有千萬個理由反駁,那請你好好珍惜今天香港還有言論及資訊自由,你仍能在Facebook上暢所欲言,在Google上搜尋所有雨傘運動的消息,你認為香港的下一代將能否享有同等的自由?我不知道。

今天,雨傘運動成功與否,香港從此已再不一樣,我見到曙光,謝謝你 ﹣同學們!

誰令孩子不回家?現在,誰又可以令孩子回家?你懂的。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10月7日

 

「媽媽,我們很窮嗎?」(信報論壇 20.5.14)

子非魚

「你覺得你窮嗎?」

「覺得,因為好多時想買東西也不能買。我問:『媽媽,我們很窮嗎?』她說:『是』『是』『是』『…是』。」豪仔回答說。剛看罷《子非魚》紀錄片的首映,這是令我感受最深刻的一段對話。

香港政府上年公布首條官方貧窮線,推算香港貧困人口131.2萬人,佔整體人口19.6%,扣除福利補助後仍有101.8萬,即是你走到街上每碰見7個人便有一個是活在貧窮線下,這只是官方數字,相信實況可能更差,貧富懸殊是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真實寫照。

香港窮富懸殊 你知多少?

鮮魚行學校是一間位於大角咀的小學,學生幾乎所有都來自基層及低收入家庭。《子非魚》的主角全都是那裏的學生,來自單親家庭、新移民、「劏房」戶等。筆者相信你知道香港窮富懸殊的問題,但實質上你知道的實況有多少?體會有多深?莊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吾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悲、痛、憂、傷?」。

這套紀錄片特別從幾位基層家庭小朋友的眼睛出發,從他們的角度看世界,與他們交談對話,聽聽他們的內心世界,體驗如何在「成人世界」中成長。單親家庭長大的豪仔,與媽媽同住一個不足一百呎的「劏房」,在這狹窄的空間温習、做功課及生活,偶然一次學校活動,讓他人生第一次踏足機場,不是沖上雲霄,而是看著飛機升降,已令同學們興奮雀躍。後來,一個上電視的機會,他的故事感動了很多幫助他的人,實現了他第一個夢想 ﹣擁有一對新波鞋!他的故事改變了,但就只是一個。

上游的希望  由有變無

筆者小時候在木屋區長大,父母教育程度低,只能作勞動工作。爸媽常跟我說:「要好好讀書,將來便不會像我們那樣辛苦,可以在寫字樓工作,嘆冷氣。如果不是讀書的材料也不要緊,好好找份工作或做學徒,怎樣也不會捱餓的。」父母總不想子女跟自己一樣捱窮,希望他們將來的生活更好,那時候我們還有向上游的希望。

鮮魚行學校校長梁紀昌形容香港現今基層家庭的父母不但教育程度低,視野比較狹窄,而且想法更悲觀,他們認為書讀得不好,孩子可以去做學徒,如果真的找不到工作,便去拿綜緩,他們清楚這樣孩子一世也會捱窮,但只感到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為什麼想法如此悲觀呢?現在香港的租金是全球最貴,奇怪諷刺的是最貴平均呎價不是山頂豪宅,而是超過$30呎價的「劏房」!教育制度更是畸形,學生要花錢不斷補習,上不同的興趣班,小朋友要擁有一張「多姿多彩」的履歷表,連同父母的良好「表現」,才可望考入優秀頂尖的學校。試問是誰讓他們希望幻滅了?

要麵包 更要機會

筆者相信你送上麵包,他們會感謝,但只能解決今天的温飽,那明天、將來呢?重點還是我們如何幫助他們脫離「跨代貧窮」,讓每位小朋友都享有健全的成長環境,平等的學習機會。如果你想送一雙波鞋,請多送他一位教練;送他一部電腦,請多送一位老師;送他一張機票,請多送一個遠洋學習的機會。某些電視台邀請明星到基層家庭探訪做節目,製造煽情催淚,這些小朋友不是演員,不需要為他塑造一個可憐悲情的角色,你知道小朋友自己看在眼裏的感受嗎?反映社會問題,只需寫實,以及一份尊重。香港社會更需要你的力量去改變這諷刺的現像、畸形的制度。

「在成長歲月中,遇見怎樣的人,就會學習成為怎樣的人,然後孕育出怎樣的社會」,你想你的小朋友將來活在一個怎麼的香港?

筆者相信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今天起,讓我們一起播種、播種。

 

【子非魚】預告片Fish Story Trailer

#《子非魚》於5月24日在EMax開始放咉,門票收入扣除戲院及必要開支,會留作CNEX紀錄片發展基金。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