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wire.pro

【Ping 盡 IT 人 – 5.0】男神王宗堯的另類「毒男」Package (Unwire.pro 10.3.2016)

unwire10-694x406

 

熱愛留在家中,對電玩、Gadget 著迷的 Geek 男,甚至埋頭工作的 IT 人常會被形容為「毒男」,關心時事、常常在網上發表言論的人會被歸類為「鍵盤戰士」。有說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男神,要看成個Package:身高、相貌、事業缺一不可。原來男神王宗堯的 Package 也有「毒男」、「鍵盤戰士」的基因!

王宗堯(Gregory)是近年為數不多深受大眾歡迎的「男神」﹣出身富裕之家,少年留學英國,倫敦大學經濟統計系畢業,自去年出演《選戰》張癸龍一角後更是星途無可限量。男神 Greg 喜歡攝影、研究 Gadget,關心時事亦留意 Geek news,是「真・低頭族」,原來更是半個 IT 人呢!

unwire08

#Geek #Apple Genius #喜愛攝影

大部分人只知道Greg是個演員,似乎跟筆者這個專訪 IT 人的專欄「大欖都扯唔埋」,筆者問他知不知什麼是互聯網「原住民」和「移民」,他即鬼馬地回答:「我反而知道高登 CD-ROM 和非 CD﹣ROM 的區別。」(「CD-ROM」泛指長期在高登只讀帖不回帖的網民。)筆者繼問他知不知道 IPv6、Python、DNS 等,居然他通通都「搭到嘴」!其實 Greg 在讀書時已對 IT 感興趣,他學過 JavaScript,懂得用 Dreamweaver 整網站,大學差點就選修了 Linux 和 C++(IT人,你懂的。),更自言若不是父親阻止,他會修讀動畫或是平面設計。

Greg 從英國留學回港後在父親公司任職電腦專員,負責管理資料庫(Database)和伺服器(Server)。「那時候爸爸公司需要人幫忙整Server。我之前有學過一點 Linux,也對這些感興趣,便幫忙起來。後來我砌了一個行程數據庫(Itinerary Database),還會搞公司出單的 Template 呢!」

Greg 喜愛攝影,夢想是成為攝影師,從拍攝、打燈以及後期製作都能一手包辦,他更自豪地說:「我執相好勁㗎,連手毛都可以執走!」(真・佩服!)另外,他還是個 Apple 迷,喜歡鑽研 Apple產品,常常上網自學,他笑稱,以他對 Apple 產品及操作的認識,如果一天失業了,可以轉行做 Apple Genius。那麼 Apple Store 就會多了很多香港人排隊了!

unwire06

#低頭族 #私隱 #白宮發言人

不少名人都會交託 Admin(管理員)幫忙打理社交媒體,而 Greg 所有社交平台都堅持由自己主理:「我很忙的,每天都要回覆別人的留言,Upload 相片及短片。」Greg 自稱是「真・低頭族」,工作以外差不多每分每秒都機不離手,互聯網彷彿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採訪當天,他正透過電腦restore電話的資料,他形容自己感覺「囉囉攣」,因為電腦、電話、叉電器都要一直連在一起,「唔掹得」。

網絡世界無疑將藝人的私生活放大,問 Greg 會否擔心在互聯網世界會更沒私隱?他指只要小心身份證、銀行戶口等重要個人資料,不要放上網便可以了,自己便不會想太多:「你平時都可以戴個頭套或面具出街,應該沒人認得你,但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我覺得網絡對資料的保存是很好的,你的電話最多只得 128GB,電腦 Hard Drive 都會壞,但是資料一擺上網就一世都抺不掉, Delete 唔到。」他也不太擔心被黑客入侵社交平台戶口,還自言知道如何退出臉書群組:「其實網上已經有很多懶人包教你怎麼保障網絡安全,如果你還是不懂,那就真的要問『白宮發言人』了。」
unwire02

#鍵盤戰士 #舉報 #洗版

從反國教、雨傘運動到近期的「網絡23條」、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事件,Greg 在網上從不諱言。他說自己算是「鍵盤戰士」,但不覺得這樣評論是偏激:「我覺得好多人都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而我只想講多一些『有營養的東西』,而不只是八卦事。」

近來「舉報」風氣蔓延娛樂圈,敢言的藝人都無一倖免。單在上年,Greg 就被陳淨心「舉報」了兩次,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被網民在微博「洗版」。「第一次被人在微博「洗版」是反國教的時候,有幾千條留言,被罵得很不堪」他形容那時的心情十分不安和徬徨,但現在已經習慣,全沒感覺了,甚至現在已棄用微博。 Greg也不擔心敢言的作風會影響工作,他從來只會選擇自己喜歡及認為要做的事:「除了表演,其實藝術的另一個功能是去記錄這個時代的人、物、事,外國一直都這樣,只不過香港這塊尷尬的土地上,藝人往往不能有自己的立場。」
unwire01

後記

難得與男神單對單對話,「這些機會……」實在難得,當然筆者亦化身成小粉絲要求簽名,但亦多給他一條難題:「你可否寫一句說話送給我呢?」王宗堯裝起苦惱的表情,來回踱步了幾轉,最終大筆一下,寫了以下一句:

螢幕快照 2016-03-09 下午7.19.02
哈哈哈!IT人,你懂的,謝謝你男神!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6年3月10日

【Ping 盡 IT 人 – 4.0】協調各方助衝上雲霄 機管局首席資訊主管卞家振 (Unwire.pro 27.1.2016)

Screen Shot 2016-01-27 at 5.23.36 pm

根據香港國際機場的資料顯示,於 2015 年,機場處理了超過 40 萬架次飛機起降量,每天繁忙時段中,每小時都需要處理 68 架次航班。如何確保如此繁忙及複雜的機場運作暢順無誤?資訊科技當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筆者今次專訪了香港機場管理局首席資訊主管卞家振(Andy Bien),了解香港機場的 IT 運作。

ping001-590x370

港人一向熱愛旅行,不知道大家每次在機場出發時可有留意每個細節:航班升降次序、辦理登記、行李運送等是由哪個機構或部門負責?是航空公司、香港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抑或是民航處?他們又是如何協作的呢?

 

分工明確、保障高效優質

抵達世界各地,令人留下第一印象的就是當地機場。在機場的感受如何,彷彿代表着你是否受當地歡迎。雖然筆者踏足過世界各地不少機場,但對香港機場情有獨鍾。除了是因為「情意結」外,我幾乎沒有在香港機場碰到過飛機誤點的情況,由過關到登記閘口或反之,通常也只在 30 分鐘內完成,十分有效率及順暢。

這種高效及優質並存的運作,講求的是機場內航空公司、機管局以及民航處等各個部門及機構之間的明確分工及協調。

Andy 介紹香港機場運作的大致分工如下:飛機在天空上的時候由航空公司負責;天空上的空管以至飛機降落的先後次序就是由民航處負責;而從飛機着陸跑道那刻開始,其位置編排以至整個機場運作,就轉由機管局負責。此三方的無間合作,說來簡單,但執行起來遠比你想象中的複雜!

ping002-590x370

 

 

 

 

 

 

 

 

 

機場如「生態系統」 講求緊密協作

Andy 將機場比喻為一個「生態系統」,機管局員工共 1,000 多人,但整個機場郤需要共 7 萬多人之間不停協作,工作才能保持運作無間。而機管局在此扮演的角色就是管理整個機場生態, IT 則是推動各個環節有效協調運行的齒輪。

「管理是一門艱深的學問,管理整個機場生態更是。無論安排飛機或是協助乘客,都需要共同協作,中間經過不同人、不同工種、不同機構,而機管局的角色就是在整個過程中作有效連繫,令供應鏈不停有效及可靠地運作。IT 部門就是這背後的支柱。」

 

IT 並非只有技術

Andy 先後於加拿大皇后大學及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留學,亦曾於諸如萬事達卡、新世界電訊、香港空運貨站等多間大企業擔任管理層或 IT 主管。

2002 年 Andy 遠赴沙地阿拉伯聖城麥加為朝聖鐵道作工程諮詢顧問,一年內不停穿梭沙地阿拉伯及香港。從技術到營運管理上都頗有經驗的他,認為不少人容易對 IT 上的管理和技術工作產生混淆。

Andy 解釋,用行內話來形容,機管局既是 IT 技術的 User(用家),亦是 Vendor(供應商):「很多人會簡單理解『IT 就是 IT』,但當中包含了技術和管理方面的工作。這兩方面雖然都有 IT 成分,但著重的層面不同。作為 Vendor,你會以技術為主,需要考慮如何高效地創造產品,從而幫助用戶解決問題及提升效率,而作為 User,你就會在技術應用和管理上有很多考量。」

除此之外,現時很多普通人,甚至 IT 人都會對這行業存有誤解。Andy 勸勉年輕人入行前應該多做資料搜集:「不要將做 IT 當成做醫生、做銀行,以上行業的職能比較明確,但 IT 存有很多可能性。如果你把 IT 當成傳統工作,就有可能出現錯配。」

ping004-590x394

 

 

 

 

 

 

 

 

後記:給年輕 IT 人的話

Andy 在學生時代亦曾非常投入地與同學創業,經營了大約 7 年。他分享自己從中吸收的經驗,勸勉創業者要注意兩方面:

一)留意團隊成員們的專長以及如何配合,例如:營運一間 IT 公司不能只有 IT 專才,一間公司中成員的技能分配應要平衡,包括技術、營商及設計專才等。
二)嘗試以自己原創的產品而非單純以接工程去支撐公司營運,確保業務持續發展。

Andy 表示,雖然當時對創業充滿熱誠,亦能洞悉未來的技術走向,但若不明白以上兩點的重要性,對公司持續發展將會造成障礙。創業雖然不易,但從經歷中掌握的寶貴經驗,確實難能可貴。。

他寄語年輕 IT 人:「無論創業或者做 IT,都應長期保持好奇心、熱忱,以及膽量去作新嘗試。當你投入的時候,你就不會怕辛苦,亦不會計較太多,那才有機會成功。」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6年1月27日

【Ping 盡 IT 人 – 3.0】本土 IT 高層統領全球獨創技術 八達通卡技術總監甘志深 (Unwire.pro 8.1.14)

unwire_banner_Octopus_interview

 

【Ping 盡 IT 人 – 3.0】本土 IT 高層統領全球獨創技術 八達通卡技術總監甘志深

坐港鐵 ﹣「嘟!」、買汽水 ﹣「嘟!」、食午餐 ﹣「嘟!」,相信讀者每天也「嘟!」過無數次,八達通已成為港人生活的一部份。八達通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 IT 工程之一,是全球首創大型非接觸式智能卡收費系統,對於八達通卡有限公司技術總監甘志深(Sammy)及他的團隊來說, 「嘟!」代表更深意義,能夠參與這項為全港 700 萬市民服務的 IT 工程,滿足感不能言喻。

cover photo_Octopus interview

工程浩大複雜 從零開始

八達通技術總監甘志深 (Sammy)就是這「浩瀚工程」的 IT 主帥,他分享說:「1995 年我加入地鐵負責籌備八達通系統,需要在短短兩年內正式推出,難度十分高。首先除了地鐵公司領頭外,還有來自 4 間公司(代表 5 個收費系統)包括當時九鐵屬下的東鐵及輕鐵、九巴、城巴以及油麻地小輪的同事共同籌畫,以及外判公司的人員,參與這項工程的人數超過 1,000,聯絡統籌絕非易事。」

「另外,六個大型不同的收費系統需要全面整合互連,背後的數據傳輸及紀錄也必須合乎會計、核數、前線服務、營運環境及機械技術等等的要求,單從技術層面而言,已相當複雜;再者,當時全球還沒有類似的實踐個案可供參考,我們的團隊唯有自行研發這一套『獨一無二』的綜合收費系統,其中包括日本 Sony 公司為我們度身訂造的非接觸式智能卡,全球首次在香港推出,成功推出後的大約四年,這項技術才在日本的 JR 火車應用 。」

憑藉在香港的成功經驗及個案,八達通的系統技術及營運方案今時今日已輸出至包括:荷蘭、迪拜及新西蘭等其他國家。

 

港產技術 創新全球先河

香港本土研發技術亦包括八達通前身的地鐵儲值車票,你記得及曾使用過嗎?地鐵儲值車票在 1983 年推出,車票可儲存價值,在當時其他國家只提供月票或單程車票,仍沒有「儲值」這概念。地鐵儲值車票每次車費逐次扣減, 最後並可享尾程優惠,通常乘客會計算到餘額只剩下 1 毫,才乘搭最遠、最長、最貴的一程。

Sammy 認為:「儲值車票是 90 年代創新的應用,不但讓本地 IT 團隊累積研發土生土長技術的經驗,亦成為將來開發八達通的重要基礎;同時讓市民早已習慣使用電子貨幣,當八達通推出時更加容易為市民接受,數據顯示八達通正式推出三個月內,已經售出超過 300 萬張,超過一半的儲值車票乘客已轉用八達通,市民很快便接受了新的收費模式。」

Sammy_Ping_Octopus_interview

現在八達通的 IT 團隊超過 160 人,在開發初期雖然有外判商的協助,但推出後,為了更快擴展八達通應用至小巴、7﹣11 及汽水機等等,Sammy 的團隊決定全權由內部研發,「土製」新應用。

 

百分百港產 IT 人 勸「Stay Hungry」!

Sammy 是百分百港產 IT 人,在理工大學修讀電子及電腦課程,及後在香港科技大學修畢 MBA 和資訊系統管理的雙碩士學位,曾於 Nixdorf、Digital Equipment 及 Unisys 任職,於 1995 年加入當時的地鐵公司。Sammy 認為香港的 IT 人技術絕不遜於外國,而且勤奮、具彈性,但在人際溝通技巧、創意創新及分享文化方面仍是外國的比較優勝。

「我認為香港 IT 人除了技術方面要懂得變通及追上潮流外,溝通技巧亦十分重要,亦應常常保持好奇心,要不斷推動自己進步,正如 Steve Jobs 所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一樣。IT 人不一定要到外國留學,但要擴闊自己的眼界及思維。」Sammy 勸勉香港 IT 人說。

Sammy only Octopus interview

IT 外的最愛:拆東西

Sammy 好奇心很重,從小便喜歡拆東西來研究其運作,由小時候的三輪車、玩具車、收音機、鬧鐘到比較近期的電話及 Mac mini,解體完再重組,他堅持尋根究底,要比其他人理解更深,這正正是他多年來做事的理念,不只單看表面而做任何決定。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5年1月8日 

 

About Ping Wong

 

【Ping 盡 IT 人 – 2.0】實踐另類創業家精神 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 (Unwire.pro 1.12.14)

Michael Yung Unwire interview

【Ping 盡 IT 人 – 2.0】實踐另類創業家精神 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

小時候電視會播放建造業訓練局的廣告,「東區走廊我都有份起」的口號仍記憶猶新。其實今時今日的 IT 科技生活,多年來一直是由一班默默耕耘的工程師,以他們的經驗和智慧不斷挑戰高難度而構成。Unwire.pro 特約專欄作者 Ping Wong 今次就訪問了亞洲萬里通科技產品及策劃總監翁偉基(Michael),看一下如何「用 IT 改變世界」。

unwire001-590x344

挑戰高難度是工作原動力

「很難想像昨天的穿孔卡(Punch Card)及大型電腦(Mainframe Computer)變成了今天的手提電腦、智能電話,甚至是接上雲端了!」Michael 是計算機工程學系出身,從事 IT 行業剛超過 30 年,到今天每次不論經過貨櫃碼頭、網上購物或在地鐵上碰見乘客低頭看新聞 App,他也感到自豪,因為曾親身參與這些成功又複雜的 IT 項目,他就是一個喜歡挑戰高難度的人。

你每天看的影音新聞,可知道一段影音新聞需時多久製作?由故事畫板、人物造形、動作捕捉技術、動畫、編輯以至特別效果,全程只需一個半小時,需與超過 500 人的台灣團隊配合。另外,早在 1989 年,Michael 亦參與早年貨櫃碼頭的貨櫃場計劃系統,試想像幾萬個貨櫃箱如何像砌積木般放置,如何找出「對」的貨櫃箱,要求高準確度及高效率,全都是複習的運算及數據科學。

「我能參與這些創新及具挑戰性的項目,就是我工作的原動力。」Michael 說。

 

IT 技術學習不進則退

回想 80 年代讀書時的大型電腦,電腦程式就是儲存在一疊疊的穿孔卡內。執行程式時你必須將幾十甚至幾百張的穿孔卡,交到指定數據中心的小窗口,那裡便有專人為你收集穿孔卡並執行程式,Michael 曾試過將按次序排好的過百的穿孔卡弄好,然後列印出一個「福」字送給母親作為賀年揮春。Michael 說:「其實科技變化的速度比我想像中快,今天印揮春當然簡單得多呢!」

程式編寫員出身的 Michael 明白科技是未來世界的動力,要在科技不斷轉變的世代生存,需要不停學習新的程式語言及洞悉未來科技發展方向,所以較早年 Michael 閱讀很多與工作及技術有關的書籍,至今每年大約 10 ﹣20 本左右。

而且他還保持每天上網看有關科技的最新資訊的習慣,大約 20﹣30 篇左右。他每年年初都會有一個小習慣,就是估計未來兩年的科技新趨勢,跟著就在那年花多點功夫,了解那方面的知識。雖然有時候「估錯」,但 Michael 相信這才可在 IT 業界生存及進步。

unwire002-419x500

工程師也要學管理

在 IT 工作超過 30 年了,從 90 年代開始 Michael 需要管理團隊,由小組到超過 150 人的團隊,行業由物流到電子商貿,再到傳媒到現在的亞洲萬里通,現在工作不少時間都會放在管理上,已經比較少「落手落腳」寫程式了,所以 Michael 近年看的書籍及資訊也轉為著重有關商業及人事管理。

Michael 相信:「 IT 人最終都是要管理科技、商業及人才,不能只是懂寫程式,更重要是要學習聆聽及為同事設想。」2004 年 Michael 讀畢一個 MBA 課程,因為他相信對商業世界的認知與對科技知識的追求,應該是同步及同等的,尤其是最後你想成為成功的管理層。

 

居安思危保持應變能力

2003 年 SARS 時,團隊中一位住在淘大花園的員工感染 SARS,他最後不幸成為最年輕的死者。當時除了要處理團隊的士氣外,更要進行多個緊急應變方案,例如將公司資源分半,即時建立安全的接駁連線,讓員工可在家裏繼續工作,一半員工留在公司工作,另一半就在家裏。

Michael 曾任貨櫃碼頭系統的企劃經理、大型電子商貿網站的總經理、傳媒集團的資訊科技總監(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等,經歷不同科技的變化,他相信未來的 IT 是雲端服務、數碼貨幣及大數據分析的世界,尤其是雲端科技,就以他自己為例在近年的幾個重大工程中,全都是將基建轉移到「雲端」,無疑是未來的大趨勢。

 

IT 外的最愛: 創意計劃的眾籌資金平台

Michael 一心希望支持沒有足夠資金,但極具創意的計劃,希望幫助別人實現夢想之餘,亦收到市面還未有的創意產品,而感到滿足。Kickstarter 於 2009 年成立,是現在全球最大創意計劃的公眾籌集資金平台(Crowd-funding Platform)。Michael 的工餘興趣便是支持Kickstarter,已經三年多了,是最早期參與的香港支持者(Backer),到現在已支持了 13 個計劃,並且金額「越玩越大」。

Screen Shot 2014-12-03 at 3.10.47 PM

 

除了有機會收不到貨及質素差之外,Michael 提醒:「我曾試過有產品在蘋果店(Apple Store)有得賣,但作為 Backer 都仍然未收到。

大家要留意 Kickstarter 的風險,作為 Backer,並不是投資者,如成功在 Kickstarter 集資的計劃 Oculus Rift ﹣虛擬實境體驗機(Virtual Reality head-mounted display),兩年後以總值 16 億美元 ( 包括現金及股票 ) 被 Facebook 收購,Backer是沒有份兒的!另外,如果最後雖然成功集資,但收不到貨,基本上是很難追討的,可以的話,請大家由「細」玩起。」

Screen Shot 2014-12-03 at 3.10.55 PM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Ping_proifle_pic2-1x-500x500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4年12月1日

【Ping 盡 IT 人 – 1.0】統領警察通訊工程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 (Unwire.pro 25.9.14)

在警匪電影中,警察能夠隨時「勾線」,又可追蹤疑人的電話訊號,甚至向全區手提電話用戶群發 SMS 短訊。警方在實際執法時的確經常需要用上各種通訊技術,但當然沒有電影中那麼誇張。真實的警察通訊工程的面貌如何?Unwire.pro 的特約專欄作者 Ping Wong 今次就訪問了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讓讀者窺見一二。

Jolly_article_pic1

陪飛虎隊面對槍林彈雨

在警隊服務三十年,在別人口中沉悶的工作,他形容為「十分有趣」。他不是警察,但他的工作對警隊十分重要,負責的範疇包括「小露寶」對講機、快相雷達、水警輪電子導航系統、邊防夜視設備到飛虎隊的通訊設備等,統領警務工作中的所有通訊及電子技術工程。他是 Jolly Wong 黄振球 ﹣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

警察工作當然總有驚險時刻,作為支援人員的 Jolly 又有沒有這些經歷?「曾經一段時間跟飛虎隊出動,出發前當然不知道詳情,不知目的地,我們只知道要協助飛虎隊行動,可能在荒野或沒有設備的地方迅速建立通訊網絡。我們是唯一不需要戴面罩的『隊員』,曾經試過露宿荒野,遇過槍林彈雨,過程十分驚險刺激。」Jolly 憶述。

「你有沒有看過『寒戰』?電影中有一位負責警察第三代通訊設備的負責人被人嚴刑迫供,打到口腫臉腫,你記得嗎?那人便是我。」攝影師助手大叫:「噢…你有拍電影?是真的嗎?」「哈哈!那人當然不是我,我指是那個角色!」Jolly 嚴肅但帶點幽默地回答。

 

全權統籌警隊通訊數據化

Jolly 全權統籌警隊的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CC3)(俗稱「小露寶」對講機),由第一代的話音傳送,到第二代把通訊和電腦相結合,最後第三代全面數碼化逹至「聲音」、「數據」、「影像」三合一。Jolly 強調提升系統,不是單單要追求科技,而是因應警隊及市民的需要,利用科技及數碼技術,提升效率,以及提供更佳服務。

「好似以前在街查身份証,警員要叫電台並在大街大巷說出市民的名字及身份証號碼,之後等電台在無線電中回覆,令市民十分尷尬及私隱全無。現在全面數碼化後,警員只要按鍵盤輸入資料便可得到有關資料,這細微的改變令警察執勤及市民亦感到自在一點。」

Jolly_article_pic2

由低做起三十年

Jolly 俗稱「紅褲子」出身,從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前身的香港工業學院(工專)畢業,首份工作是在香港電訊當技術人員,在電話機樓工作,他說他學會了不怕蝕底;後來加入了香港飛機工程負責維修及保養飛機「黑盒」,那時他學會了責任心;之後為港燈服務,興建鴨脷洲控制中心與南丫島新發電廠的微波通訊系統,那是他感到自豪的第一項大型通訊工程。

到 1981 年,Jolly 正式加入警務處,由基層通訊助理做起,曾負責不同部門及林林總總的通訊裝備,瞬間三十年累積經驗,其間亦不斷進修,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現已晉升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

「因為自己的經歷,我希望年青人不要認為上大學是唯一的出路,只要不怕蝕底,認真工作,願意嘗試新事物,必有出路。所以在工作以外,過往十年,我義務為學生作個人導師,希望分享經驗及經歷,幫助他們少走一點冤枉路。但漸漸發覺我影響到的只是少數學生,所以近年決定進一步參與課程的審批,我認為有質素的課程更能幫助學生成長,因此影響學校、校長及老師更為重要。」

Jolly_article_pic3

IT 外的最愛:30 年前是書生,30 歲後才開始做運動,已有超過十年跑馬拉松經驗,Jolly 選擇跑步,每日跑 30 ﹣40 分鐘。Jolly 相信跑步除了令身體健康外,可段練恆心、紀律及意志力,更重要是最佳的時間讓腦袋安靜,有時久結想不通的事情,往往在跑步的過程中「叮」一聲便想通了。

香港一定追上外國 ICT 水平

Jolly 現在義務擔任香港明愛校董會委員,亦參與多項 ICT 業界義務工作,包括香港工程師學會及英國工程技術學會,如在 08 年汶川地震後,帶領義工工程師到四川義教英文。

「對於 ICT 的前景,我感到十分樂觀,雖然有感現在香港在科技及創新競賽中落後,只要政府有決心去做,加上政策配合,相信香港極有潛力追上。香港在應用科技及研究有著明顯的優勢,如八達通、機場行李寄存追蹤及 e-道電子入境系統等,這些科技應用均在全球最前。」

Jolly 相信香港傳統具優勢行業如醫療、金融等,只要加速與資訊科技結合,加快普及應用,亦可成為全球先驅。例如電子貨幣 (Digital Cryptocurrency)將是大勢所趨,就算沒有了 Bitcoin 將來亦會有類似的電子貨幣出現,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應當比別人行得更快、更前。

Jolly_article_pic4

晉升階梯

公務員(專業工程師職級)入職有嚴格要求:必須為香港工程師學會的專業會員及擁有相關界別(如電子、資訊)的專業訓練及經驗。年輕工程師擁有認可的大學學位、經工程師學會評審的兩年見習工程師訓練及最少兩年的相關實務工作經驗、通過學會的專業評審考試、便可成為專業工程師。

至於電訊督察級別,須擁有認可的高級文憑,及具備相關實務工作經驗者都可以投考。

面試時要注意有關部門的運作及所屬崗位的工作要求。大部分主管都會著重考生的工作態度(Attitude),甚至高於技術要求(Technical skills)。要表現對工作的熱忱(Passion) 及與時並進的精神(Change with the time)。

Police_Career_Path

專訪後記:

筆者小時候在木屋區長大,因為沒有一個富爸爸,所以從小便要學懂「自力更生」。因此偏愛聽那些由零開始、由低做起的成功故事,他們的經歷讓我感受更深,得著更多。

Jolly 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入職警務處時未獲大學學歷,以基層職位做起,但到今天已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並是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背後的努力你可想而知。

另外,今次訪問最大的得著是對在警隊裏服務的 IT 人更加了解,原來他們的工作比我想像中影響更濶,更深,同時亦頗有趣。其實有許多 IT 人正默默在不同崗位為大家服務,你每天也在享用他們努力的成果,希望大家嘗試對 IT 人的工作了解更多,認同他們的努力及專業,他們的工作不只是「整機」及「砌機」。

Ping_profile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4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