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國防火牆

對中國防火牆的反思 (信報論壇 9.2.2015)

Shanghai Bund

筆者除夕夜在上海外灘拍攝相片上載到Facebook,親身體驗中國式的互聯網。

 

 

 

上年除夕晚,筆者人在上海外灘,在倒數前上載了一張外灘風景相到Facebook,可惜其後網絡擠塞,不停斷線,整晚只可回到「牆內」,與世隔絕。 第二天早上,從朋友的Whatspp訊息中得知昨晚外灘發生人踩人慘劇,連累家人朋友擔心了一整晚,唯有立刻到Facebook報平安。雖然這種來回「牆內牆外」的經歷不少,但今次感受最深。

中國互聯網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Facebook、Google 搜尋、 Youtube及Twitter等服務在中國「防火牆」內是被封鎖的,上年底連原本可通行的Gmail也被封了,這令萬千中國網民心碎,更有一位失落的中國網民申訴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不是,質疑為什麼他們不妥協,為什麽要放棄中國這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如何向股東交代?

中國的「遊戲規則」

在中國內地還沒有完善的法制,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基本上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既然在中國做生意,你便要懂其獨特「遊戲規則」,跟著玩。

筆者將以上中國網民的申訴簡單比喻為一間國際知名的單車供應商,想將自家優質的單車賣到中國,但中國政府卻說:「你必須要除掉一個車輪,才可以在中國銷售。」供應商Larry說:「對不起,我們只想做單車、賣單車,我不想將自家的單車硬改裝成『單輪車』出售,唯有不在中國賣了。」

「牆」內 的選擇

那位「牆內」的中國網民選擇埋怨:「Larry, 你的單車很棒,我們很想要呀!你不應放棄中國這龐大市場,你應為你老闆股東賺更多錢,所以必須要重新調整對中國市場的策略!」也許他忘記了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向中國政府反映他對「原裝單車」的熱切需求。

很多到內地工作的人選擇利用「特別方法」,穿越「防火牆」,連接到牆外繼續使用各種原裝的Gmail、 Facebook及Twitter等服務,縱然方法有點麻煩,而且政府亦不斷加緊限制,但只可選擇接受,因為他們選擇身在「牆內」﹣中國。

「牆」外的選擇

習慣「牆外」生活的筆者認為也許這位中國網民生活在「牆內」太久,所以筆者誠意邀請這位同胞來香港一趟,親身感受無阻無擋的互聯網,至少暫時、在這一刻,香港仍可自由地便用Gmail、Facebook和Twitter等服務。

「牆外」的人亦可自由選擇買賣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股票,如果投資者認為放棄中國市場是失利的管理策略,賺少了大錢,那大可放棄持有其股票,轉投更高回報的投資項目。如果股東只著眼「錢」,選擇更多的是。

其實,假如在Larry的比喻裏,我是那位失落的中國網民,我會反問為甚麽我不能買到「單車」,硬要塞「單輪車」給我呢?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5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