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創新科技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15.01.2016)

 

HKET Policy Address Startup entrepreneur internet technology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及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創新科技(創科)是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近年香港政府積極推動支援創科初創企業,冀香港能孕育出世界聞名的 「獨角獸」-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慢就是慢了點,但如果現在拼命的向目標跑,也許還可追得上,可惜看罷今年施政報告,實在沒有驚喜,「新點子」也欠奉。

只懂進運內地  與全球脫軌

作為一位創業者,深切感受到政府政策的「離地」,與全球步伐及方向脫軌。從來創業者都不會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但亦希望政策能「貼地䀡心」一點,幫到一點點忙。

1. 欠缺國際視野 - 施政報告有關創科政策大篇幅側重與內地合作,如設「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內地研發合作項目及香港6所大學進駐深圳南山高新區等,郤沒將焦點放在如何與國際創科接軌及交流,接收更多元創新的資訊。  

政府一直以來只懂推出一籃子「進軍內地市場」的支援計劃,事實上最佳的合作伙伴是指大家能產生最大協同效應的,最先進攻的市場理應是初創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地方,而那不一定是內地。香港創科初創企業如果「Think Big, Think Global」,盼拓展業務至國際市場,冀望成為下一間「獨角獸」,那麼你只能靠自己 。

2. 單一化支援 - 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大致主要有「三招」:

a. 培育計劃提供免租辦公室 - 數碼港及科學園位置遠離市中心,亦不在港鐵沿線,不便客戶探訪,但最重要是初創企業請人已十分困難,如果辦公室位處偏遠,員工要坐2小時以上交通來回,只令請人難上加難。 

數碼港 科學園地點偏遠 未解決

既然數碼港及科學園能與多間共用工作間合作,為什麼不可將一些培育計劃的初創企業,駐在那些近市中心的共用工作間?不必硬要其長駐數碼港或科學園。

b.  按比率就特定營運支出作報銷(reimbursement-重點是「不是」提供做生意最重要的營運現金流(Operation Cash Flow),只是初創企業預先付款,再經歷長時間及繁複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才能「有可能」收回部分的支出,消耗初創企業的生死資源:時間及人力,其實簡化及「無紙化」程序真的這樣困難嗎?

c.  投資配對基金(Matching Fund- 這是比較新的點子,如初創企業能成功找到投資者,政府會承諾以相同的價錢及股份比率投資(當然政府會設上限),旨在協助初創企業更容易找到投資者。計劃目標理想但實際執行時,需多重批核及煩瑣程序,以及超詳細的財務盡職調查(Financial Due-Diligence) , 再者政府偏向批核低風險項目,審批委員會成員又單一化,嚴重與市場做法脫軌,能否真的幫到忙呢?又會否重蹈覆轍「DJI(大疆)走寶」事件呢?

3.  欠缺多元化思維 -美國矽谷成功的元素之一是「Diversity多元文化」,最強的團隊成員應包括來自不同性別、種族、年齡及出身背景等的人材,有助企業從多角度完善產品及商業策略。創科發展快,變化多,經驗及年資有時反而是包袱,所以政府應邀請更多元化人才參與制定創科政策,注入新元素,尤其施政報告指出政府將檢討「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職能及組成,期望見到更多新及不同的臉孔。

4.  創科與傳統行業斷層- 施政報告重點提出「再工業化」,香港地貴而且經濟轉型至知識型經濟多年,實在看不到香港有獨特優勢「再工業化」,珍貴土地資源理應作更高社會效益用途。反之,科技一直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如零售、物流、餐飲、酒店等,在應用科技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其實很多創科初創企業的產品已十分成熟及擁有客戶群,如能將傳統行業與創科企業聯繫,將創科基因注入傳統行業,致能降低成本,增加效益,那才是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施政報告是創科策略指標, 如果方面走錯了,步伐走慢了,香港會越輸越慘,作為香港創科創業者,篇幅有限,實在一言難盡,有苦自己知,冀政府及相關人士能參考以上意見,再作深入研究其可行性,希望能真的「幫到忙」。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