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ig data

人工智能 由誰主宰? (eZone 26.3.15)

Ping eZone article AI

 

人工智能  由誰主宰?

超級人工智能機器/Skynet(Cyberdyne Systems Skynet / Global Digital Defense Network),當見到人類時就會認定他們對自己構成威脅,因而主動發動攻擊,誓要殲滅人類 ﹣這其實是由2009年美國科幻電影系列《未來戰士2018》 (Terminator Salvation)裏的情節。可怕的是,到今年年初,陸續有世界級科技界名人,包括互聯網改革者Elon Musk、科學家Stephen Hawking教授,紛紛公開表達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憂慮,現在更有數以百計的學者及研究人員陸續簽署聲明,表示所有人工智能的研究及發展必須合乎安全,保證人類能完全掌控。

 

筆者曾在網上見到一些人工智能的機械動物及機械人影片,起初驚訝科學研究發展的神速,超出任何人想像,它們任由你怎樣推撞也不會跌倒,上樓梯、爬山坡等動作均游刃有餘,但看到影片未段時, 筆者不其然感到有點心寒,心想:如果有天,我在街上真的遇到這些超級人工智能機械人或動物,我會感覺如何?

其實人工智能不僅是大家感覺遙不可及的機械人,其應用更早已是你生活的一部份。IBM研發的Chef Waston是一認知烹飪電腦系統 ﹣即 「人工智能廚師」,「他」閱讀過萬計美國知名廚藝學校Institute of Culinary Education的食譜,吸收大量不同飲食文化、地區口味及喜好的數據,以及不同食材配搭的味覺資料等等,從而建立了龐大的知識庫,再以大數據統計分析、理論推測後,重新設計及重組過千種的全新食譜及菜式 。這不單幫助廚師預先計算食材配搭及數量是否恰當,亦能協助廚師跳出固有思想框框,創造全新的食客體驗。這是電腦及人類創意的協同效應,創造出更好更多樣的結果。

重點是最好的「人工智能」食譜,最終也是要由真人廚師落手落腳烹調出來,依靠廚師的人腦作調較、不斷更改及實踐,才能真真正正將美食送到客人桌上。這就是人工智能如何協助人類的好例子,讓廚師可專注手藝及改良菜式。

 

另外,這個認知電腦系統亦可應用在醫療、金融及零售等其他行業,例如:系統可以「吸收」大量的醫療知識及統計資料,加上病人本身的病歷,從而作出初步的診斷建議,供醫生作參考。這不但協助醫生更全面了解病情,作出各項的測試及治療,亦可減少出錯的機會,重點亦是真人醫生必須靠臨床經驗及知識作出最終決定。

人工智能廚師、醫生已不再是天方夜譚,但最終研究發展目標是否要取代真人廚師、醫生?這就是世界級科技界名人及學者所擔憂的,人工智能的研究發展要在適當的時候「停」下來,適當的時候「放手」,跟做人一樣,人的生命應該由人自己來主宰。

 

原文刊於eZone867 20153月26日

 

IT拍傳統行業三贏 (eZone 7.8.2014)

traditional industry and IT cross over

IT拍傳統行業三贏

傳統行業與資訊科技業界溝通的渠道比較少,如果兩者能「cross over」,何止雙贏,是「win-win-win situation」!

上星期有幸參與某集團的周年管理會議,跟600多位管理層一起學習「如何在數碼年代創新及發展」。大會安排了頂尖的國際科網公司作分享,希望為管理層注入「數碼、創新的DNA」,這絕對是好事。

席間,筆者忽發奇想「假如我是管理層」,我會:

酒店管理 ﹣清理房間、房間服務等工序大部份由人手管理及記錄,所以工作進度不能實時追蹤及浪費大量紙張,而且傳統對講機會對住客造成滋擾。如果結合傳統酒店管理與智能科技,樓層員工只消用智能手機便能「接Order及清Order」,不僅改善營運效益,且能提供更佳更快的服務。

物業管理 ﹣管理處與住戶透過屋苑app溝通,實時發送住客通告,更可預訂會所設施、繳交管理費等。最重要是可利用此app伸延至屋苑鄰近社群,包括:商戶、食肆、交通及公共設施等,住客可享有附近食肆的推廣優惠,亦方便地查閱尾班車、其他商戶及公共設施的資料。

商場百貨﹣最常可以做的就是O2O (online to offline),即將人流從自家網站或社交媒體引領到實體商店。跟潮流分享及購物app或推廣好味菜式的「社交餐牌」app平台作互動推廣,旨在利用合作伙伴的龐大用戶群,吸納新客戶及人流,更可為品牌建立更潮更型的形象。

市場推廣 ﹣集團廣告費數以百萬計,包括電視、平面廣告等,大部份難以計算實質效益,即Conversation Rate。除了傳統的網絡媒體外,利用嶄新「互動影片」技術,目標客戶只要在觀看廣告、時裝表演、音樂或電影預告片時,只要對片中的服飾、食物等感興趣,可在畫面按一下,便顯示詳述及價錢,並可即時購買。

返回現實,其實以上並非空想,全都是香港IT startup提供的服務,服務會更具創意、靈活性及成本效益。筆者當然沒有營運以上傳統行業的經驗,最「在行」的一定是「內行」人,所以他們可考慮客戶需要、營運模式及各種限制後,選擇不同伙伴合作及不同方法「創新及數碼化」。

在現今「大數據」時代,能真正實行的個案始終為數不多,如果能夠收集各式各樣的數據作分析,可有助現有業務發展,更能拓展新市場空間。額外的機遇是與「大數據」分析公司合作,提供自家數據,給合其他公司的數據,便能夠得出更有用的分析及市場預測。

 

簡單例子:每日無數巴士正是最佳的交通及人流「即時報道員」,控制室可即時因應交通情況、乘客多少作出調動,長時間收集得來的「大數據」可以令巴士的班次安排及營運更具效益。如結合其他「即時報道員」的數據,那麼分析及預測便更準確。

所以,誰說傳統行業與IT cross over,只是雙贏?

原文刊於eZone834 2014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