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acebook

對中國防火牆的反思 (信報論壇 9.2.2015)

Shanghai Bund

筆者除夕夜在上海外灘拍攝相片上載到Facebook,親身體驗中國式的互聯網。

 

 

 

上年除夕晚,筆者人在上海外灘,在倒數前上載了一張外灘風景相到Facebook,可惜其後網絡擠塞,不停斷線,整晚只可回到「牆內」,與世隔絕。 第二天早上,從朋友的Whatspp訊息中得知昨晚外灘發生人踩人慘劇,連累家人朋友擔心了一整晚,唯有立刻到Facebook報平安。雖然這種來回「牆內牆外」的經歷不少,但今次感受最深。

中國互聯網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Facebook、Google 搜尋、 Youtube及Twitter等服務在中國「防火牆」內是被封鎖的,上年底連原本可通行的Gmail也被封了,這令萬千中國網民心碎,更有一位失落的中國網民申訴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不是,質疑為什麼他們不妥協,為什麽要放棄中國這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如何向股東交代?

中國的「遊戲規則」

在中國內地還沒有完善的法制,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基本上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既然在中國做生意,你便要懂其獨特「遊戲規則」,跟著玩。

筆者將以上中國網民的申訴簡單比喻為一間國際知名的單車供應商,想將自家優質的單車賣到中國,但中國政府卻說:「你必須要除掉一個車輪,才可以在中國銷售。」供應商Larry說:「對不起,我們只想做單車、賣單車,我不想將自家的單車硬改裝成『單輪車』出售,唯有不在中國賣了。」

「牆」內 的選擇

那位「牆內」的中國網民選擇埋怨:「Larry, 你的單車很棒,我們很想要呀!你不應放棄中國這龐大市場,你應為你老闆股東賺更多錢,所以必須要重新調整對中國市場的策略!」也許他忘記了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向中國政府反映他對「原裝單車」的熱切需求。

很多到內地工作的人選擇利用「特別方法」,穿越「防火牆」,連接到牆外繼續使用各種原裝的Gmail、 Facebook及Twitter等服務,縱然方法有點麻煩,而且政府亦不斷加緊限制,但只可選擇接受,因為他們選擇身在「牆內」﹣中國。

「牆」外的選擇

習慣「牆外」生活的筆者認為也許這位中國網民生活在「牆內」太久,所以筆者誠意邀請這位同胞來香港一趟,親身感受無阻無擋的互聯網,至少暫時、在這一刻,香港仍可自由地便用Gmail、Facebook和Twitter等服務。

「牆外」的人亦可自由選擇買賣這些國際科網巨擘的股票,如果投資者認為放棄中國市場是失利的管理策略,賺少了大錢,那大可放棄持有其股票,轉投更高回報的投資項目。如果股東只著眼「錢」,選擇更多的是。

其實,假如在Larry的比喻裏,我是那位失落的中國網民,我會反問為甚麽我不能買到「單車」,硬要塞「單輪車」給我呢?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5年2月9日

 

阿里巴巴旋風 「江鱷能戰大海」? (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24.9.2014)

HKET_Alibaba_article

科網神話再現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阿里巴巴剛於上星期五在美國主版上市,成為全球史上最大的上市項目之一,並且是繼科網巨擘Apple、Google及Microsoft之後市值全球最高的科技巨企,比排行第4的Facebook還要高。

在2013年,阿里巴巴的銷售額超過2,400億美元比起電子商貿巨企Amazon及eBay合共銷售額還要高,全球矚目。阿里巴巴來自中國,令人不禁聯想中國會否成為另一個矽谷,孕育下一代的科網巨擘?而它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企業,是否擁有同樣「成功的基因」?

美國矽谷一直領導全球為科網企業的孕育地,不論在質量及多元化上,都是領先全球。矽谷獨有的開放文化及創新思維,鼓勵創意的氣氛,以及成熟、完善的創業生態環境,過往造就了無數成功的例子如Google、Facebook、Twitter及Whatsapp等。

 

世界工廠龐大市場  致勝關鍵

在亞洲,你會在中國找到如阿里巴巴、騰訊及小米等「大型」科技公司,但他們並非於「矽谷」般的環境成長,只可說是在中國「獨有文化」市場上成功的例子,與那些矽谷孕育出來的科技公司,擁有著截然不同的基因 。

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超過13億人,被視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她亦是「世界工廠」,龐大的顧客群、無數的工廠及供應商全都在中國,這個獨有的供求環境,讓交易成本大幅降低,間接地零售價格亦然 ,造就大量商機,令內地及世界各地的企業家都希望在中國市場上分一杯羹。

 

網購超美國  成就國產Amazon

阿里巴巴常被喻為「中國版的Amazon」,但其營運模式完全不同,阿里巴巴的淘寶網不是營運自己的網上商店,而是提供一開放銷售平台,讓中國過百萬的中小企直接售賣產品予個人或公司顧客,從中不收取任何行政費,而是鼓勵賣方買廣告, 令其產品在過千、眾多的產品中突圍而出,成功吸引目標顧客。淘寶網的成功之處在於超低價格吸引龐大顧客群,同一件貨品,淘寶網的價格可低至Amazon價格的十份之一。

此外,中國顧客是全球網上購物最活躍的一群,平均每月網上購物8.4次,遠遠拋離美國的5.2次 。這些重複的購物習慣形成了阿里巴巴的穩定銷售來源。加上中國市場並非開放,政府政策偏向有利本地企業,如果你並非中國人或擁有強大的本地人際網絡,很難在中國生存,直至現在Google、Facebook等仍不能進入中國市場,這些種種因素造就了阿里巴巴在中國的神話。

 

中國非矽谷  知識產權成挑戰

在中國做生意最大的挑戰是:保護知識產權。阿里巴巴的淘寶網充斥大量的次質及冒牌貨品,以國際運動品牌Columbia為例:超過8成在淘寶網上聲稱為Columbia的產品都是冒牌,以致Columbia公司每月需向淘寶網發出3,000個落架要求。這種抄襲的文化及價值觀,已成為了主流習慣,除非你的產品十分難被抄襲,否則也難逃厄運。內地抄襲的能力之高、速度之快是全球「首屈一指」,甚至乎抄得比原創更好。在沒有完善法律保護下,侵權行為成了自然不過的事,當原創、創意不受保護及尊重時,那你又怎能期待中國能夠培育出如矽谷般的創新、創意企業?

在中國內地,政府政策有權朝聞夕改,如突然更改稅制、禁制某產品或服務等,可以毫無解釋,而且沒有渠道或方法推翻決定,這是在內地做生意的最大風險之一。在中國雖然人才及資金不缺,但市場封閉,阻止內地公司與世界競爭,所以我相信中國不會成為另外一個矽谷,只能說是「另外一個獨立世界」, 若你懂得如何在這獨特的「遊戲規則」及「封鎖環境」下競爭,那你便有機會成功,而阿里巴巴就是一個好例子。

 

如鱷魚出海  改造成敗仍未知

正如馬雲所說:「eBay是海洋裏的鯊魚,而阿里巴巴是長江裏的鱷魚。如果我們在海洋搏鬥,我們會輸。但如果我們在長江裏搏鬥,我們會贏。」

現在鱷魚要闖出大海了,馬雲也深明阿里巴巴與其他矽谷科技巨擘有著不同的基因,所以他積極大量徵募國際科技公司的員工,以及嘗試加強與Yahoo!等國際科技公司的合作,至於他能否成功改造阿里巴巴的基因,請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