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eedom of Speech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eZone 9.10.14)

eZone_freedom of info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上月28日,筆者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所以我走到街上,站在很遠處,當時大家都十分平靜,突然遠處傳來呼叫聲:「警察放催淚彈呀,快逃!」我不敢相信,呆了,過了不知多久,人群已跑到我身邊來,隨著是催淚彈的煙霧,我不但「真的醒了」,而且不自控的哭了,流著鼻水逃跑,還未擦掉去淚水,我第一時間就是上Facebook,因為我想第一時間通知我的朋友!我匆忙間只能打了6隻字:「咳咳!救命!金鐘!」。

試想像如果我要通過「翻牆」才可上到Facebook,會怎樣?又或者當時所有電話通訊網絡均被截斷,那一刻我又可以做甚麼?

香港能成為國際城巿,成功之處有懶於資訊及言論自由,如果香港變成了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那優勢將完全喪失。慶幸香港今天的電訊網絡沒有「中國式的超級防火牆」,你每天可以自由上Google、Facebook、Twitter及Intagram等平台發表意見、發放相片,同時你可自由選擇你想看的資訊。

今次「雨傘革命」正正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可貴之處,國際媒體如,《CNN》、《BBC》、《華爾街日報》等可以自由採訪,親身到現場拍攝及記錄事件,然後將消息向全球發放,讓世界同步知道香港的情況,同時香港人亦可全面了解「雨傘革命」,不僅是根據本地媒體的報道。試想像,如果香港的消息全遭封鎖、禁制、過濾,香港人,你又認為如何?

相反,資訊自由亦令謠言能迅速傳播,曾有謠言解放軍進城並展示相關照片(後來証實為舊照片),亦有謠言警察已開槍,最後證實並無其事,但是從中可見網絡媒體的力量及消息擴散神速,無論是《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也是「人傳人」的最快渠道。經此一役,我學懂了幾個對付傳言的技兩:1. 如果包含「請廣傳」字眼,必須謹慎處理;2. 如有列明消息來源,到來源或相關機構及組織的官方平台確認,就算是影片也會看一次;3. 作多方面搜尋資料,以引証傳言是否屬實;4. 如果無法確定或無閒確定,便不要輕率傳給別人。如果有人意圖製造虛假消息,誤導群眾,我希望自己不會成了幫兇,所以小心為上。

曾有傳言指政府會在金鐘等一帶截斷通訊網絡,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指出:在法律方面,《電訊條例》106章13條指「若行政長官認為已發生緊急情況」,可簽署的手令指明接管或使用電訊電台,或對其加以控制,手令發出有效期不多於一週,但他可連續每週發出手令。條例無列明何謂「緊急情況」,即代表特首有絕對權力在「緊急情況」下,截斷或控制通訊網絡,原來香港有機會隨時「無得上網」!

大家要堅守資訊及言論自由,阻止任何形式的破壞及侵蝕,記著:「自由」有價,非理所當然。

原文刊於eZone843 201410月9日

 

公眾知情被遺忘? (eZone 3.7.2014)

ezone article - right to be forgotten

公眾知情被遺忘?

最近歐洲法院裁決Google敗訴,要求後者刪除或隱藏原告人(一名西班牙國民)在1998年時,因無力償還債務而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原告人雖已清還債務,但只要你在Google的搜尋器輸入原告人的名字,該公告仍可在搜尋結果找到。法院的裁決是要求所有的搜尋器再也不會出現那則公告,因為基於個人私隱權利,每個人都有權「被遺忘」。表面上看似合情合理,但內裡隱藏危機無數。
首先,在搜尋器上的搜尋結果,只是一些URL,讓你可連結到相關網站,Google並沒有提供任何內容,它只幫助用戶方便省時搜尋資料。事實上,沒有Google之前,你也可以尋找相關資料,如到政府個別部門網站瀏覽、打電話,或親身查詢等,但當然花費的人力物力龐大。問題是就算在Google上找不到你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在拍賣行的網站仍然存在這則公告,那是不是有點「自欺欺人」?

 

如果你是想借錢給這位原告人,你認為你有權知道他過往經歷,就算他已還清債務?

如果原告人是政客或知名人士,就算不獲給予「被遺忘權」,但如何斷定他們是否知名人士?界線怎麼畫?其實只要預先計劃周詳,鋪排妥當,在參選成為政客之前,即在成名之前先「洗底」,那將來選舉時,選民便無法在Google搜尋器找到其之前的「歴史」,那你又覺得如何?

又舉例,破產案在報紙網上版刊登了,原告人是否有權要求刪除,還是要獲報紙批准。如果獲授權刪除了,是否影響公眾知情權? 再說,為什甚要由一個商業機構(Google或其他搜尋器)決定刪除與否?它有甚麼權力及能力去分辨個別人士的身份、事件是否渉及公眾知情權或會否影響言論自由,而決定執行與否?

搜尋器就如圖書館管理員一樣,幫助所有人盡快找到書本,但如果有人要求「刪減」某本圖書,原因如歐洲法院所述「已不相干」,這會否等同資訊審查、過濾?將來有人會用「六四」已無相干來刪減這本「書」,那我們將永遠都不能在搜尋器找到「六四」相關的資料,個人私隱權便變相成為互聯網審查的工具。

筆者不是否定個人私隱權的重要性。歐洲法院的裁決對香港完全沒有約束力,港府亦不可直接引用私隱條例行使這「被遺忘權」;更重要是歐洲法庭沒有明確指引及解答以上種種疑問。香港如果在沒有法律基礎及深入探討咨詢下,就貿貿然建議將整個裁決搬來香港,要求所有搜尋器照跟,那未免過於草率。

筆者重申,在平衡個人私隱權時,公眾知情權、言論自由及資訊自由尤其重要,因為社會的公義公平均由此而生。

原文刊於eZone829 20147月3日

 

為什麼6.22要投票?你有選擇嗎?(信報論壇 16.6.14)

「6.22投票系統遭受超級黑客攻擊,令系統癱瘓,是誰企圖滅聲?這種鼓勵理性和平解決紛爭的方法也被阻止?香港人不會放棄,堅持親身到票站投票!」

「我政治冷感,我不認同激進民主派,不喜歡暴力抗爭,不知道佔中為何,但從國教事件、香港電視發牌到白皮書,對政治,對政府所為已感到十分反感,我知道一人並不能改變甚麼,但我知道至少投票是我可以做的事。」

「只是16年,『沒有最差 只有更差』,不能想像在我有生之年,香港會變成怎樣,但我更不忍心留下個『爛香港』給下一代。」

「香港人今次要走出來,爭取自由,爭取真正的選擇權,不能再等或靠別人施予。」

他們有沒有說出了你的心聲?6月22日,請走出來表達你想改變的意願!

以下簡介資料希望解答你心中疑問:Why? What? How? Where?

 

6.22投票簡介

 

一. WHY?為什麼6月22日要投票?

為使政府能清楚聽見香港市民對普選、民主的聲音,同時讓香港市民對於政制方案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希望透過公開、全民投票的方式,讓香港人自己選出最支持的普選方案,從而彰顯民意,向政府爭取,阻截任何形式的「假普選」。投票人數愈多,籌碼愈大,所以你的一票絶不能少。

 

二. WHAT? 你有甚麼選擇?

投票分兩部份:第一部份是有關2017年特首參選人的提名資格及方法(即俗稱「入閘」方法),以及特首選舉方法等細節。你有以下的選擇:

請選擇你比較支持的方案,但如果3個方案你都不能接受,或不接受預先篩選,也請你於當日投下「棄權」票(即俗稱「白票」)表達你的意願,否則根據政府慣常的邏輯,不投票代表你支持政府的現行做法。記住你有選擇的權利!

簡單說3個方案的共通之處是都包含「公民提名」,即全港每一個選民都可以提名特首參選人,而每個選民亦可成為特首參選人,只要你能取得1﹪選民(現約 35,000 名選民)支持亦可「入閘」選特首。

至於3個方案的主要分別在於除了「公民提名」外,特首參選人亦可由政黨或以不同方式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入閘」。

3個方案的詳情請參閱:

http://oclp.hk/index.php?route=occupy/activity_detail&activity_id=62

https://www.popvote.hk/project/vote_622/proposal/

 

第二部份是如果香港市民投票選出的方案最後遭政府否決,而政府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國際對普選的定義,即讓市民有真正的選擇,請問你認為立法會議員應予否決嗎?同樣你可選擇「棄權」。

以上兩條問題皆可選擇全答或答其中一題。

 

三. HOW? 如何投票?

網站或手機投票

年滿18歲或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均可於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中午12時正至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晚上9時正期間,透過網站 (https://secure.popvote.hk/) 或手機程式進行電子投票。

·       iOS 應用程式下載連結: http://goo.gl/v04Qlf (或於 App Store 搜尋 PopVote)

·       Android 應用程式下載連結: http://goo.gl/pg8Sgq (或於 Play Store 搜尋 PopVote)

·       認證資料:投票人士身份證全部號碼,及可發送短訊(SMS)之手機號碼

注意: 投票網站正遭受黑客強烈攻擊,相信投票期間攻擊會更大,屆時網站反應可能十分緩慢甚至被迫關閉,請你準備親身到票站投票!

 

WHERE? 親身投票

請於2014年6月22日上午10時正至晚上10時,到本文末段所列的約20個票站投票。

注意:由於維園未能成為投票站,請到其他票站如香港大學、理工大學及城市大學。

 

四. QUESTIONS? 如有問題,怎麼辦?

到Popvote 普選投票網站:https://www.popvote.hk/project/vote_622/

但是網站正遭受黑客強烈攻擊,大多數時間均難連接,但你可以:

1.         在此文留Comments

2.        上Facebook 問朋友

3.         親身到投票站

4.         到「和平佔中」民間投票的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popvote.oclp

5.         到「和平佔中」網站:http://oclp.hk/

6.         到「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OCLPHK

查詢或找答案。

 

最後,請傳給你的朋友,讓他們能選擇。

6月22日 ﹣ 齊.投.票!

 

 

全港投票站地址:

 

港島區:

1. 香港大學

[香港大學學生會大樓地下空地 (黃克競樓旁)]

2. 教協銅鑼灣服務中心

[香港銅鑼灣堅拿道西 15 號永德大廈閣樓]

3. 柴灣道18號

[筲箕灣柴灣道18號]

 

九龍區:

1. 香港理工大學

[紅磡香港理工大學 GH201室]

2. 香港城市大學

[九龍塘香港城市大學康樂樓4樓學生會活動中心 (泳池旁)]

3. 民協長沙灣職業訓練中心

[長沙灣道681號貿易廣場地下5-7號鋪]

4. 基督教協進大樓

[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3號基督教協進大樓地窖]

5. 油麻地聖保祿堂

[油麻地東莞街41‎號]

6. 慈雲山聖文德堂

[慈雲山蒲崗村道89號]

 

新界區:

1. 教協將軍澳中心

[將軍澳寶琳北路100號欣明苑停車場大廈地下]

2. 屯門贖世主堂

[屯門鄉事會路2號]

3. 職工盟元朗培訓中心

[元朗泰祥街 2-8號大鴻輝商業大廈5樓]

4. 明愛沙田服務中心

[沙田文禮路18-24號, 23-25號]

5. 街工荃灣遠東再培訓中心

[荃灣青山公路135-143號遠東中心5樓]

6. 街工葵芳綜合服務互助幼兒中心

[葵涌葵芳村葵仁樓地下1-3號]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6月16日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經濟日報 12.11.2013)

HKET article on copyright and parody consultation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 

同學畢業聚會合照,由「人丁單薄」改圖成「群星拱照」,師生、看更、明星同比卡超都成了合照一員,惡搞合照在同學間瘋傳。聚會搞手高佬譴責破壞原作,要捉拿改圖幕後黑手:「誰是元兇?」

 上載轉發違例  有機被索償

我膽小,自動投案並充當污點證人:「我只是轉發!小肥、矮仔、二少同富婆,他們都有在合照上做手腳,還有孖仔、九叔、飛機祥和……」我還未說完供詞,高佬已冒汗。

誰是原創人或者「版權持有人」? 在互聯網世界,要追溯,真是大海撈針。其實你可知道在現行法例下,二次創作例如上載改詞的惡搞歌曲或惡搞電影海報,都有機會被視作分發侵權複製品,不只上載者可能『中招』,連轉發人都有可能被版權持有人循民事索償。

政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提出三個方案,就是想為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加入豁免,原意是好的,但難度是高的。 今次高難度動作是如何取得各方平衡,一方面要保護知識產權,保障創作者獲得應得成果及合法權益,簡單說「創作人都要食飯,不可讓侵權行為,打爛飯碗。」,另一方面是表達、言論和創作自由,大家也不想「網絡23條」重臨。

對版權人損害微  可獲豁免?

最有火花的兩撮人就是版權人及網民,但無可否認雙方也十分支持創作、鼓勵創意,只是意見有「一點點」距離。 爭論的主要據點:

1)如何豁免二次創作?刑事及民事責任「全免」?「條線點畫」?

2)何謂對版權人「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才可獲豁免?

3) 網民組織提出的第四方案﹣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方案,建議只要二次創作不作商業用途,非真正盗版侵權及不會取代原作市場,就可豁免刑事及民事責任,可行嗎?

4)任何版權豁免必須符合香港必須履行的國際責任,合乎嗎?

言論自由  勿成打壓工具

在法例制定時,立法原意往往是好的,如非法集結罪原是針對不法份子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但到今天郤用來打壓請願示威遊行。再加上現在政府的誠信「奇高」,很難令人相信背後沒有「另類目的」,或將來利用來製造「白色恐怖」,人人自我審查,變相壓制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從來沒有妥協的空間!但今次負責的公務員是我見過任何咨詢做得最好的,他們真的聆聽意見,提出第3方案就是證明,咨詢期即將在11月15日結束,即今個星期五,有心人可到知識產權署及立法會網站查閱詳情及各方意見書。

 作者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撰文: Ping Wong

欄名: 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1月12日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經濟日報 17.10.2013)

HKET HKTV article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

收到令人失望及憤怒的消息後,在Facebook發現了那個Page,我Like的時候只是1萬個Like左右,到凌晨2時多短短8個小時,已有26萬個Like了。心中「嘩!」了好幾次,第一次親身見證互聯網的震撼威力!
連黃之鋒在facebook也說:「學民思潮絕食佔領12萬人先有16萬Like,政府一唔發牌,5個鐘內16萬Like……點都好,請大家盡Like,這就是民意。」

 

反國教後 政府再創「佳績」

對,這就是民意。上年學民思潮能在短時間內善用社交媒體,傳播反國教信息,凝聚群眾,Facebook Fans Page收集了16萬個Like,引發12萬人圍政總,大家相信這已是個紀錄。但發牌當天,政府再創「佳績」,破新紀錄,以時速計,每小時3萬多個 Like增長,即代表每小時有3萬多人同政府講:「萬人齊撑!快發牌比香港電視!」絕對可以說:「口水都可以浸死你,盲都可以睇見,聾都會聽到。」

一個人走出來表示不滿,其實已經代表背後有多於一個「沉默」的人不滿,現在即是代表不滿發牌的人是26萬的倍數,我正為政府如何拆這超級「巨彈」而擔心。

以我不專業的分析,好簡單,香港人大多數是沉默的一群,基本上「敵不動,我不動」,我不理你做甚麼,就算有甚麼不滿,最多飲茶同「吹水」時高談闊論一下,但上次反國教事件,身為家長的市民,心態基本上認為:「你搞我都算,你搞我個仔同女就唔得,我一定同你死過!」

 

不解釋發牌原則 引質疑

至於今次,身為一個普通香港市民,我們的期望很簡單,就是有更多選擇及有質素的免費電視節目,政府選擇性地只向兩個免費電視發牌,拖延發牌多時後,市民認 為準備最充足、最期待的香港電視卻莫名其妙地不獲發牌,政府不解釋原因,不披露發牌原則只說是「一籃子原因」,有講等於無講。更奇怪是,以「避免過度競 爭」為藉口,拒絕同時向三間電視台發牌,市民必問:「不是為了引入競爭而發牌?以市場主導,汰弱留強,令市民受惠於更高質素的電視節目嗎?」再者,這次發 牌不是真正的免費頻譜,同無綫亞視的不一樣,不是大家安坐家中就可以睇到,必須要安裝機頂盒。唉……無言了。

政府剝奪市民的知情權,透明度等於零,怎能讓市民相信政府沒有黑箱作業,沒有「關照」現有兩台?我眼見上次反國教「政治中立」的一群,今次統統都走出來表態了,這不但代表民意,更代表市民對政府高呼:「請不要試探我們的底綫,不要得‧寸‧進‧尺!」

今天我們要珍惜網上發聲的自由,堅守公義,「今天不站起來,明天站不起來!」

撰文:Ping Wong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