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overnment Policies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9.2015)

HKET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筆者今天終於試用Facebook的新功能,選擇一位親友作我的「代理人」,處理離世後的賬戶,這位代理人必須是百分百我信任的人,了解我及會按照我的遺願去處事。

如果她做得不稱職,我在天上也是一定會找她算帳!

現今香港有一撮人,他們從不關心自己的最大「代理人」- 政府,就算表現十分差勁,也從不找「他」算帳 。市民將辛苦的血汗錢交給這位 「代理人」,賦予他不同特權去管理有限的資源,影響不但是現在的生活,更是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的人,可惜這撮人仍是「 粒聲唔出」,令人費解。

平衡各方顧慮  不能閉門造車

夜斬西環古樹事件看來,斬樹固然令人十分心痛,但如果當初政府能公開咨詢又或是清楚交代程序、原因來龍去脈,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亦是明白事理的。

作為政府及公營機構人員,很多時也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分,他們只是市民的「代理人」,服務市民、公眾利益才是核心價值及工作依歸,當中的過程必須要公開及透明,不能讓人感覺是閉門造車,這讓亦可平衡各方顧慮,讓市民放心繼續給你做下去。

從2002年起,每年的9月28日為國際知情權日(International Right-to-Know Day),旨在提升公眾對於知情權的意識,尤其充分獲得政府資訊及數據方面,同時亦宣揚資訊自由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市民賦予政府特權,市民就有權知情,高透明度的運作就是建立互信的基石。筆者雖然面對不少限制,但仍會堅持公營機構必須高透明度的立場,因為這是底線。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9月3日

初創企業新希望?(eZone 5.3.15)

PING_WONG_eZone_Budget_StartupPolicy初創企業新希望?

本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有關初創企業的著墨不少,筆者認為沒有太大驚喜,除了為固有的支援計劃「加碼」外,包括為「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元,以及要求擴大和優化「小型貸款計劃」等,還是有新點子值得大家留意:

1.  設立投資配對

政府為科技園預留5,000萬元設立「科技企業投資基金」,以配對形式,與私人資金共同投資科學園內或曾參與其「創業培訓計劃」的初創企業。 其實香港一直缺乏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業界一直建議政府提供誘因,如星加坡政府早在2008年已推出與科技培訓有關的投資配對計劃,其後更擴展至私人投資者,以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支持當地初創企業。重點是計劃必須以投資者、市場為主導,因為投資者總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共同投資。雖然香港遲了一點點,但這還是好消息,亦期望政府能加快全面擴展配對基金至科學園以外的初創企業。

2.  開放政府資料

政府從今年起會以數碼格式發放免費開放的網上政府資料, 包括實時交通和天氣情況等,這些公共資料數據有助初創企業開發更多應用程式。除了一般方便市民的實時報告交通及天氣情況外,初創企業更可用這些公開數據開發具商業價值或社會意義的應用程式,例如全港首個保護郊野公園的app,正是運用歐盟支持的開放全球地圖數據計劃(OpenStreetMap)等資料數據滙集而成,除了全球衞星定位(GPS)實時紀錄路徑外,更設舉報功能,即行山人士如遇到郊野遭破壞,如:傾倒垃圾、破壞生態等,均可在app即時「舉報」,與公眾分享資訊,冀引起大眾關注環境保育,以及有關政府部門亦能更快掌握詳情,迅速跟進。

因此,重點是政府應開放更多種類的數據,如:香港地圖、公共設施資料等,數據的格式亦必須方便開發者使用,如以csv或txt數據格式不是pdf或jpg影像格式,讓初創企業更能有效發揮創意、創造裨益。更重要是清楚釐定開放數據的權限及條款,以及所有政府部門均應一致執行相關政策,那真的是「功德無量」了。

3.  推動金融科技

創新科技無疑地是帶動未來全球經濟的火車頭。香港多年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金融科技是必然的優勢及新領域,亦造就了不少機遇給予初創企業。財政司司長宣布已要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成立督導小組,與業界、科研和監管機構攜手,就推動香港作為金融科技中心研究。這也是一個好開始,但相對於其他國際金融中心,以乎我們更要加快腳步了。

2015-16年度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對支援初創企業著墨,顯示政府對初創企業的重視;致於政府是否真的「幫到忙」還是「幫倒忙」,筆者還是有一點點期望。

原文刊於eZone864 20153月5日

 

盲搶科技用地 政府自打嘴巴 (經濟日報 31.5.2014)

HKSTPC Land Issue

盲搶科技用地  政府自打嘴巴

城規會3月修訂大埔白石角(東部)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將一幅註明作「科學園」發展用途的8公頃土地,改成發展中低密度住宅。因該地段鄰近私人屋苑天賦海灣,預料將用作發展私樓。

 

科學園用地 擬改建豪宅

但問題是,今次政府是在毫無諮詢資訊科技業界及受影響持份者下,更改土地用途,將原先規劃好的科技發展用地改建豪宅,將地產項目凌架香港長遠科技發展,因此事件近日在科技界造成極大的反響。

其實,不論資訊科技業界、科學園租戶、創業社群,甚至很多香港人都希望另一間Google或Facebook在香港誕生,科學園一直是香港培育創新科技及研發的重要基地。近兩年投身創新科技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創業氣氛熾熱,園區空間已供不應求,所以大家都熱切期待科學園的新園區建成,提供更多的空間培育創新科研公司及人才。

 

從無諮詢業界  漠視訴求

因此,所有直接受影響的科技業界及科學園園區內的企業及社群均感到十分驚訝及憤怒,因為在整個改變土地用途的過程中,政府從沒有向他們作咨詢,他們大部份都是看報紙才得知事件,令人有感政府漠視受影響人士的訴求。

根據規劃署的文件顯示:「創新科技署表示,香港科技園公司現正檢討香港科學園的未來發展路向、用地需求及發展密度,而有關用地在短中期內不需用作擴展香港科學園之用。因此可用作房屋發展,以配合社會人士對增加土地供應的訴求。」

即使退一萬步同意文件所指「有關用地短中期內不需用作擴展香港科學園之用」,但負責事件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蘇局長又為何不考慮科技的「長期」發展呢?

或許政府的短期特別任務是「增建房屋」,但從深水埗及大埔的綠化地改建住宅等事件中可見,政府急求住宅地已達無所不用其極。這些無不再次證實政府的短視,忽視長遠發展及香港的未來,任意推翻過往的城市規劃,盲目搶地建樓。

特首早在施政報告顯示對發展創新科技的決心,亦剛在其網誌以「香港創新及科技人才輩出」撰文,承諾致力推動創新及科技發展,讓對創新和科技有興趣的年輕人得以發揮,但另一邊廂,政府郤將預留發展科技的土地改建豪宅,政策自相矛盾,特首自打嘴巴,口裏支持創新科技,卻拉著它的後腿。

最終得益者  市民或地商?

此外,大埔白石角區毗鄰的科進路曾於3月中「流標」,顯示當區地價每況愈下,政府急推更多地皮,會否變成賤賣土地?又或者由天賦海灣的財團在該區再進行收購地皮,以便控制區內的單位供應,甚至操控區內市場?那最終得益者是市民還是地產商?

「盲搶地」不單只是資訊科技界的事,因為損失的更是香港的長遠發展機會,香港不可再依賴地產及金融業,創新科技才是推動經濟的新動力,犧牲科技發展用地改建豪宅,這是香港人樂見的嗎?

今天政府強搶科技農地,有關的城規會公聽會即將舉行,筆者堅決向政府SAY:「 NO!」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5月31日

 

創新科技要升呢 (eZone 13.2.2014)

eZone article on ITB

創新科技要升呢

創新及科技局終於宣報成功上馬,成功「分拆再上市」。當然未來重重難關要解決,才能真正「去馬行得」,但筆者相信這畢竟是個好開始!

 

現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政策範圍甚廣,如:對外商貿、旅遊、消費者權益、知識產權,創新科技只是「十萬樣」的其中一項,局方同時負責管轄10個部門,包括:天文台、香港郵政及工貿署等等,當中只有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OGCIO)及創新科技署(ITC)跟資訊及通訊科技(ICT)有關連,加上局長非IT出身,貴人又事忙,難以分身兼有力推動創新科技,所以推動創新科技一直只停留在政府部門的層次。

 

筆者曾經協助爭取ICANN(負責全球IP地址及域名)等國際組織如來港舉辦會議,ICANN早前甚至表明想來香港一趟,可惜香港合適會議場地只得灣仔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且檔期不是先到先得,所有檔期早已全數預留給「經常性展覽」,不能改、不能讓,連政府部門都無符,或者說不夠「牙力」講數。相反,新加坡政府一聲令下,其他活動立刻讓路遷就,結果ICANN會議在新加坡舉行了3次,1次都沒有來香港,之後更將亞洲總部設在新加坡。香港不但輸了面子,亦輸了機會。

 

作為一個部門,每年都要爭取資源,又要Review,資源Cut完可以再Cut,例如ICANN會議是以多持份者的模式進行(Multi-stakeholder approach),由下而上,由很多不同角色的人,包括民間團體、私人、學術及研究機構、政府及國際組織等,共同參與制定互聯網的政策及標準,影響全球及深遠,可惜部門資源有限,參與這些會議的程度遠遠落後於新加坡、南韓及台灣,所以香港在這些國際政策範疇上的聲音及影響力亦微。

 

其實筆者十分欣賞OGCIO的同事,有心有力,但在現有架構之下,有時真的是有心無力,就算有更好的計劃都難以長遠落實執行。

 

新經濟動力全靠創新科技是不容置疑,「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不僅關注資訊及通訊科技界發展,更關乎香港長遠經濟發展。「局」只是硬件,重點是軟件,即由誰帶領,局長必須IT出身,才能掌握科技發展脈搏,更需擁有協調能力,能與各界好好溝通包括ICT業界、商界、政策局、學術界及公眾等,不分你我「乜營乜粉」。局長當然必須要做實事,不只是「吹水」、「玩藝術」。

 

筆者喜歡一位年輕IT人的金句:「我覺得呢個局,有總好過無,點都唔會衰過宜家,至少創新科技「升呢」後,唔會比人睇低,同人講數都有牙力啲啦!」

 

原文刊於eZone809 20142月13日

科技局無得輸 關鍵由誰策騎 (經濟日報 11.2.2014)

HKET article on IT Bureau

科技局無得輸  關鍵由誰策騎

「創新及科技局」終於宣報成功「上馬」,記住只是「上馬」,你不知這隻「馬」是否有命行、點行、行得幾快同幾遠。

 

現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範圍甚廣,政策方面包括對外商貿、知識產權、旅遊、消費者權益、廣播、電影、電訊及創新科技等,還有監督轄下10個部門運作,包括天文台、香港郵政、投資推廣署及工貿署等,局長「大佬」有超多範要管,貴人事忙,工作有優先次序,本身亦非IT出身,難怪很難「有力地」推動創新科技。唯有交給轄下兩個部門專責IT範疇: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OGCIO)及創新科技署(ITC),如推行eLearning需要教育局配合,推數據中心需要發展局的土地政策配合,這些跨局協調工作,由部門「靚」同其他局長「大佬」傾,難度十分。

 

IT頻跑輸  敗在無牙力

筆者曾經協助一些國際組織如ICANN(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負責全球IP地址及域名)和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負責開發及推動互聯網國際標準)來港舉辦會議,甚至這些機構表明心迹,想來香港一趟,可惜香港合適會議場地只得會展,而會展就算早10年8年預訂也不行,因為檔期全數預留給「經常性展覽」,反而要求會議改期,遷就香港,筆者真的無言以對。

 

相反,新加坡政府郤十分重視,一聲令下,要求其他活動搬場地遷就,結果ICANN會議在新加坡舉行了3次,一次都沒有來香港,更將亞洲總部設在新加坡。香港輸甚麼?輸在對IT的重視,輸在「無牙力」去爭取。

 

筆者十分欣賞OGCIO同事,有心有力,有時亦有創意,如近期拍電視劇集,讓公眾了解IT人的工作及IT如何與生活息息相關, 但在現有架構「先天不足」之下,工作仍有不足之處,因為作為一個部門,每年都要爭取資源,又要Review,就算有宏大志願及計劃都難以長遠落實執行,「升呢」設局是唯一出路。

 

「局」只是硬件外殼,重點是由誰策騎,現在坊間正熱烘烘玩「猜猜局長是誰?」遊戲,推出公眾投票,公眾可選擇非「梁粉」當局長,可惜現實是香港人無得揀,「梁粉」當局長呼聲最高。

 

局長須熟業界  免對牛彈琴

下一浪經濟起飛全靠創新科技,「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不止關乎IT業界利益,更關乎香港長遠經濟發展,如果我們真的有得揀,局長必須來自IT業界,能掌握科技發展脈搏,擁有領導及協調能力,能與各界溝通(不理梁粉與否),聆聽意見,包括IT業界、商界、各政府部門及政策局、學術界及公眾等。局長當然必須要實幹,做實事,才能洗脫「政府掂邊範衰邊範」的負面形象。

 

筆者喜歡一位年輕IT人的總結:「我覺得應該有左呢個局,點都唔會衰過宜家,至少宜家「對牛彈琴」,鬧佢都唔明,將來有科技局局長,就算做得唔好,鬧都知鬧邊個啦!」

 

馬年剛至,祝願「創新及科技局」能真正「上馬」,走得快,跑得遠,做實事,真的幫到忙!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