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ong kong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15.01.2016)

 

HKET Policy Address Startup entrepreneur internet technology王嘉屏  EVENTION 行政總裁  及  香港互聯網協會 總監及創業小組召集人 

政府谷創科  不能「離地」進行

創新科技(創科)是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近年香港政府積極推動支援創科初創企業,冀香港能孕育出世界聞名的 「獨角獸」-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慢就是慢了點,但如果現在拼命的向目標跑,也許還可追得上,可惜看罷今年施政報告,實在沒有驚喜,「新點子」也欠奉。

只懂進運內地  與全球脫軌

作為一位創業者,深切感受到政府政策的「離地」,與全球步伐及方向脫軌。從來創業者都不會期望政府能助你成功,但亦希望政策能「貼地䀡心」一點,幫到一點點忙。

1. 欠缺國際視野 - 施政報告有關創科政策大篇幅側重與內地合作,如設「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內地研發合作項目及香港6所大學進駐深圳南山高新區等,郤沒將焦點放在如何與國際創科接軌及交流,接收更多元創新的資訊。  

政府一直以來只懂推出一籃子「進軍內地市場」的支援計劃,事實上最佳的合作伙伴是指大家能產生最大協同效應的,最先進攻的市場理應是初創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地方,而那不一定是內地。香港創科初創企業如果「Think Big, Think Global」,盼拓展業務至國際市場,冀望成為下一間「獨角獸」,那麼你只能靠自己 。

2. 單一化支援 - 政府對初創企業的支援大致主要有「三招」:

a. 培育計劃提供免租辦公室 - 數碼港及科學園位置遠離市中心,亦不在港鐵沿線,不便客戶探訪,但最重要是初創企業請人已十分困難,如果辦公室位處偏遠,員工要坐2小時以上交通來回,只令請人難上加難。 

數碼港 科學園地點偏遠 未解決

既然數碼港及科學園能與多間共用工作間合作,為什麼不可將一些培育計劃的初創企業,駐在那些近市中心的共用工作間?不必硬要其長駐數碼港或科學園。

b.  按比率就特定營運支出作報銷(reimbursement-重點是「不是」提供做生意最重要的營運現金流(Operation Cash Flow),只是初創企業預先付款,再經歷長時間及繁複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才能「有可能」收回部分的支出,消耗初創企業的生死資源:時間及人力,其實簡化及「無紙化」程序真的這樣困難嗎?

c.  投資配對基金(Matching Fund- 這是比較新的點子,如初創企業能成功找到投資者,政府會承諾以相同的價錢及股份比率投資(當然政府會設上限),旨在協助初創企業更容易找到投資者。計劃目標理想但實際執行時,需多重批核及煩瑣程序,以及超詳細的財務盡職調查(Financial Due-Diligence) , 再者政府偏向批核低風險項目,審批委員會成員又單一化,嚴重與市場做法脫軌,能否真的幫到忙呢?又會否重蹈覆轍「DJI(大疆)走寶」事件呢?

3.  欠缺多元化思維 -美國矽谷成功的元素之一是「Diversity多元文化」,最強的團隊成員應包括來自不同性別、種族、年齡及出身背景等的人材,有助企業從多角度完善產品及商業策略。創科發展快,變化多,經驗及年資有時反而是包袱,所以政府應邀請更多元化人才參與制定創科政策,注入新元素,尤其施政報告指出政府將檢討「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職能及組成,期望見到更多新及不同的臉孔。

4.  創科與傳統行業斷層- 施政報告重點提出「再工業化」,香港地貴而且經濟轉型至知識型經濟多年,實在看不到香港有獨特優勢「再工業化」,珍貴土地資源理應作更高社會效益用途。反之,科技一直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如零售、物流、餐飲、酒店等,在應用科技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其實很多創科初創企業的產品已十分成熟及擁有客戶群,如能將傳統行業與創科企業聯繫,將創科基因注入傳統行業,致能降低成本,增加效益,那才是香港經濟的新增長點。

施政報告是創科策略指標, 如果方面走錯了,步伐走慢了,香港會越輸越慘,作為香港創科創業者,篇幅有限,實在一言難盡,有苦自己知,冀政府及相關人士能參考以上意見,再作深入研究其可行性,希望能真的「幫到忙」。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01月15日 

誰令孩子不回家?(信報論壇 7.10.14)

HKEJ umbrella movement article

學生的雨傘運動已超過一星期,每天大家也為在馬路上睡的學生痛心,擔心他們的學業、健康,更憂慮政府會武力清場,傷害「手無寸鐵」的學生,不願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這幾天有影響力的知名人士紛紛出來勸籲學生撤退,但沒有一句讉責警方使用暴力或呼籲政府主動與學生坦誠對話,究竟誰有權選擇武力清場?是誰令孩子不回家?

直到今天政府沒有承認使用過份武力,甚至乎沒有承諾調查事件真相,沒有主動釋出誠意與學生對話(只有「拖」),忽然間大人們將問題及責任全都推到學生身上。從佔領街道、投擲催淚彈到銅鑼灣「黑社會」暴力事件,沒有高官需要問責,政府連一句負責任的說話也欠奉,似像說「政府無錯,錯在學生」。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士是否深明不能勸服政府做任何事?為什麼一點壓力也不給予政府?

我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但非鼓吹留守直至血流,我相信學生的決定,不論留或退,但現在最能改變大局的是政府。

今天你也許指駡學生「自私」,阻礙你返工、返學、做生意,那請問在高鐵項目到東北發展爭議時,你有否認為自己「自私」?你可能認為這些項目對香港長遠發展有利,犧牲菜園村及東北村民也沒有辦法,他們不是幾天不能返工返學,是永遠也不能回家。再說當年興建地鐵,大部份市民家園被毁,生意大減,你又會否說興建地鐵是「自私」的行為嗎?

學生在政總示威很久了,政府一直不聞不問,也許你不知道或不在乎,因為「針不拮到肉不知痛」,佔領雖然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我一直也有保留,但請問還有其他方法令政府聽聽年青人的聲音嗎?

今天學生為了香港的未來站出來,他們的犧牲你可說是微不足道,甚至乎是「自己攞嚟」,但他們不止為了自己,而為著你的小孩 ﹣香港的下一代,爭取更能代表民意的政府,就算學生知道機會渺茫,也願意勇敢一試。當將來你的小孩長大了,對政府的横蠻專政而憤怒,你可以理直氣壯跟他說:「那天我沒有支持學生爭取,因為他們阻礙你返學,阻礙我返工,今天你得好好接受一切。」

有說學生被「煽動」,請你親身走到街上,與他們對談,學生們比我更有理想,更懂理性思考,還有冒著被捕的決心。我深感慚愧,因為我沒有走到最前線的勇氣,亦沒有睡在馬路上的堅持,也許大人們的藉口是「我們的包袱很重」。

對於一些只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他們才是被煽動的一群,連看電視的選擇也沒有,只可接受「單方面」的報導。如果你只看TVB,請你亦看nowTV或有線(可在手機apps觀看),看東方日報亦請看蘋果日報,更請看國際媒體如CNN、BBC等的報道,至於朋友轉載的消息,請看「兩邊不同陣營」的資訊。我相信善良理性的你,會明辦是非,能夠理性分析每件事。只要記著:「在籠裏出生的鳥兒,認為飛翔是一種病。」但你不是在籠裏出生呀!

也許,到現在你還堅持己見及有千萬個理由反駁,那請你好好珍惜今天香港還有言論及資訊自由,你仍能在Facebook上暢所欲言,在Google上搜尋所有雨傘運動的消息,你認為香港的下一代將能否享有同等的自由?我不知道。

今天,雨傘運動成功與否,香港從此已再不一樣,我見到曙光,謝謝你 ﹣同學們!

誰令孩子不回家?現在,誰又可以令孩子回家?你懂的。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10月7日

 

The 10 hottest startups in Asia right now (CNN – Vitual think tank 26.9.2014)

By Peter Shadbolt, for CNN

September 26, 2014 — Updated 1024 GMT (1824 HKT)

CNN Asia Startup article

STORY HIGHLIGHTS
  • Startups in emerging markets are designed by and aimed at a young population
  • Investors are making significant outlays in startups in emerging economies
  • Rocket Internet has a large presence in frontier markets such as Myanmar
  • Emerging economies are more likely to develop ideas that overcome specific problems

Virtual Think Tank is a digital series focusing on the emerging markets, covering their startups, the power of the middle classes on their economies and the macro environment.

(CNN) – If just one thing could define emerging economies it’s a young population — and no other place reflects this more directly than in the world of tech startups.

“If you look at Vietnam or Cambodia or Myanmar, they don’t suffer from the up-ended triangle that we all suffer from in the West of too many old people and too few young people,” said Napoleon Biggs, a Hong Kong-based digital media specialist.

Venture capitalists and startup funds are now circling South East Asia looking for ideas to invest in.

He said groups like Rocket Internet from Germany were very good at identifying “clones,” or emerging market copies of internet ideas that have originated elsewhere.

“They raise significant amounts of money and they’re not embarrassed about cloning because they say it’s all about execution, which it is.” 

Frontier markets are where these investors are seeing the greatest returns.

“They’ve gone into places like Myanmar with a vengeance,” Biggs said. “They are bringing western business savvy and they find a local partner to make it happen.”

One recurring feature of emerging market startups is that they are often aimed at solving specific problems in a country.

“In the West, the internet is often slagged off as a place where people waste their time,” said Biggs. “In emerging economies, it’s more likely to be specifically engineered to overcome an existing problem.”

Click through the gallery above to see some of Asia’s most innovative companies chosen by Napoleon Biggs, angel investor Simon Squibb, analyst Xiafeng Wang of Forrester and Ping Wong of the Hong Kong Internet Society.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CNN – Virtual think tank》on 26 Sep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