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ternet freedom

Options on either side of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EJ Insight 9.2.2015)

Shanghai Bund

 

The writer uploaded to Facebook a picture she took of Shanghai’s Bund during the New Year’s Eve countdown in that city. Restrictions on internet access in China are being tightened. Photo: Ping Wong
Feb 9, 2015 2:59pm

Options on either side of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Moments before the New Year Eve countdown, I took a snapshot of the Shanghai Bund and uploaded it onto Facebook.

It was the last virtual contact I had with those outside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for the evening, as shortly afterward, network disruptions forced me back within the firewall, blocking off my access to Facebook and other internet content.

The next morning, I received many WhatsApp messages from family and friends informing me of the deadly stampede that had taken place at the countdown party in Shanghai and wondering if I was safe.

I promptly posted another message onto Facebook to let everyone know that I was.

Though this kind of shuffling to either side of the firewall was nothing new to me, this time I felt its true impact.

Everyone knows that people in the mainland live within the firewall – an internet filtering system that censors websites like Facebook, Google, YouTube and Twitter.

Thousands of Chinese Gmail users were disheartened when they lost access to their accounts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One such unhappy netizen shared his frustration: “Why would global tech giants turn their backs on China – the second-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How do they justify this to their shareholders?”

Rules in China

One of the biggest risk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is that government policies concerning taxation and embargoes may be imposed or changed without forewarning, reasonable explanation or channels for reversal.

Obviously these types of policy changes have significant impacts on businesses, but these are the rules businesspeople must follow if they want a share of the China pie.

Perhaps this analogy can shed some light on that netizen’s query: Larry, a supplier of globally renowned bicycles, wants to sell his products in China. Bu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lls him he must remove one wheel from each bicycle before he can do so.

Larry may understandably react by saying: “Sorry, we make and sell bicycles. We won’t be forced to sell unicycles – and so I suppose we just won’t bring our business to China.”

Choices within the wall

The disappointed Chinese consumer may choose to protest: “Larry, your bicycles are great, and we want to buy them! Shouldn’t you change your China strategy so that you can capitalize on this enormous market?”

This consumer may not realize that he has another choice: to le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know that he needs an original, two-wheeled bicycle.

Many people traveling to or working in China use special methods to circumvent the firewall and continue accessing Gmail,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restricted internet content.

These methods can be a hassle, but those who choose to live within the firewall have accepted this as a way of life.

Options outside the wall

As someone who is accustomed to being outside the firewall, I would love to invite the upset Chinese netizen to take a trip to Hong Kong, where he can go online without any restrictions.

At least for now, Hongkongers can freely enjoy internet services like Gmail and Facebook to their hearts’ content.

Those outside the firewall may also choose to trade the stocks of tech giants.

If investors believe a firm is losing out on potentially huge profits by leaving China, they can simply sell its stock and invest in something more profitable. Where money is the only consideration, investors have many choices.

But if I were the Chinese consumer in Larry’s example, I would question why I couldn’t buy the bicycle that I wanted but must have a unicycle forced upon me.

The writer is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The opinions expressed are solely her own.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EJ Insight》on 9 Feb 2015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eZone 9.10.14)

eZone_freedom of info

香港須堅守資訊自由 

上月28日,筆者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所以我走到街上,站在很遠處,當時大家都十分平靜,突然遠處傳來呼叫聲:「警察放催淚彈呀,快逃!」我不敢相信,呆了,過了不知多久,人群已跑到我身邊來,隨著是催淚彈的煙霧,我不但「真的醒了」,而且不自控的哭了,流著鼻水逃跑,還未擦掉去淚水,我第一時間就是上Facebook,因為我想第一時間通知我的朋友!我匆忙間只能打了6隻字:「咳咳!救命!金鐘!」。

試想像如果我要通過「翻牆」才可上到Facebook,會怎樣?又或者當時所有電話通訊網絡均被截斷,那一刻我又可以做甚麼?

香港能成為國際城巿,成功之處有懶於資訊及言論自由,如果香港變成了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那優勢將完全喪失。慶幸香港今天的電訊網絡沒有「中國式的超級防火牆」,你每天可以自由上Google、Facebook、Twitter及Intagram等平台發表意見、發放相片,同時你可自由選擇你想看的資訊。

今次「雨傘革命」正正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可貴之處,國際媒體如,《CNN》、《BBC》、《華爾街日報》等可以自由採訪,親身到現場拍攝及記錄事件,然後將消息向全球發放,讓世界同步知道香港的情況,同時香港人亦可全面了解「雨傘革命」,不僅是根據本地媒體的報道。試想像,如果香港的消息全遭封鎖、禁制、過濾,香港人,你又認為如何?

相反,資訊自由亦令謠言能迅速傳播,曾有謠言解放軍進城並展示相關照片(後來証實為舊照片),亦有謠言警察已開槍,最後證實並無其事,但是從中可見網絡媒體的力量及消息擴散神速,無論是《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也是「人傳人」的最快渠道。經此一役,我學懂了幾個對付傳言的技兩:1. 如果包含「請廣傳」字眼,必須謹慎處理;2. 如有列明消息來源,到來源或相關機構及組織的官方平台確認,就算是影片也會看一次;3. 作多方面搜尋資料,以引証傳言是否屬實;4. 如果無法確定或無閒確定,便不要輕率傳給別人。如果有人意圖製造虛假消息,誤導群眾,我希望自己不會成了幫兇,所以小心為上。

曾有傳言指政府會在金鐘等一帶截斷通訊網絡,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指出:在法律方面,《電訊條例》106章13條指「若行政長官認為已發生緊急情況」,可簽署的手令指明接管或使用電訊電台,或對其加以控制,手令發出有效期不多於一週,但他可連續每週發出手令。條例無列明何謂「緊急情況」,即代表特首有絕對權力在「緊急情況」下,截斷或控制通訊網絡,原來香港有機會隨時「無得上網」!

大家要堅守資訊及言論自由,阻止任何形式的破壞及侵蝕,記著:「自由」有價,非理所當然。

原文刊於eZone843 201410月9日

 

「被遺忘權」將Google大陸化?(信報論壇 9.7.14)

就歐洲法院對Google的裁決,在沒有香港法律基礎、沒有深入討論、沒有任何咨詢,以及沒有解答種種疑慮之前,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仁宏便高調呼籲Google應主動將「被遺忘權」搬來香港,這是否過於草率?還是另有目的?

歐洲法院裁決Google敗訴,要求Google刪除或隱藏原告人(一名西班牙國民)在1998年,因無力償還債務而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原告人已清還債務,但在Google搜尋器輸入其名字仍可找到相關連結。法院裁決是要求所有搜尋器(不單止Google)再也不可出現那則公告的連結,因為基於個人私隱權,對於一些「不相干」或「過時」的資料(就算是真實無誤的事實),每個人都有權「被遺忘 」(Right to be forgotten)。這個史無前例的裁決,引起全球對於個人私隱權與公眾知情權的激烈討論。

搜尋器不應成為審查工具

其實網上搜尋器就如圖書館館員一樣,他對任何人或資料沒有既定立場,亦沒有提供任何內容,只是指示讀者在那裡可找到想要的圖書,像路牌般。如果館員接受「被遺忘」要求,就等同將資料過濾或審查,當讀者要求索取某人的資料時,館員只指示某部分的資料,而非資料庫的全部。讀者利用「被過濾」的資料作分析時,極大機會出現偏頗的結論。就正如你在中國內地「防火牆」內搜尋有關香港的資料,然後對香港現況作出分析及總結一樣。

再以此案例推論,假如我是梁振英,只要在參選特首前,向Google要求「洗底」,那麼在選舉時,選民便無法在網上搜尋到我過往的「歴史」,大可做個「清清白白」的候選人;假如我是柴玲,六四已過去25年多了,我現在只是個普通人,想大家忘記我六四學生領袖的身份,於是要求Google將所有我在六四事件的相片及相關報道「消失」,因為全都「已過時」及「不相干」了;假如我是負責佔中預演清場「箍頸、屈手」的警員,再過幾年,我可要求刪除或隱藏有關我的相關相片及報道,因為我有權「被遺忘」。那Google搜尋器最終跟內地的搜尋器有何分別?分別只是審查、過濾的藉口不同而已。

「被遺忘」機制被濫用作「洗底」機器

現在Google已收到過7萬個「被遺忘」要求,初期個案的分析顯示,31%的要求涉及欺詐或詐騙;20%涉及因暴力或嚴重犯罪導致的被捕或定罪;12%涉及因兒童色情被捕;5%涉及政府或警方;2%涉及名人;另外30%被Google稱為「其它」。

歐洲法院說明要求只限於個人,及因考慮到公眾知情權,政客及名人並不包括在內,但為甚麼會有涉及政府、警方及名人的要求呢?答案很簡單:這個「洗底」方法實在太吸引,不防嘗試闖關,說不定將來這方法會伸延至政府或公司。以上數據清楚顯示「被遺忘」機制被企圖用作「洗底」之用,情況令人十分擔憂。

 沒指引、沒討論、沒咨詢,香港為何執行?

何為個人私隱資料?誰斷定要求是否合情合理合法,沒有影響公眾知情權?誰界定誰是政客或名人?誰決定如何執行及是否執行?現在這全都是由一間商業機構,即Google或其他搜尋器主宰一切,因為歐洲法院沒有清晰指引如何執行。

近日英國兩大傳媒BBC及The Guardian 對於他們的報道在Google搜尋器(歐洲版)「被消失」感到十分憤怒,直指Google嚴重破壞新聞及資訊自由,裁決帶來的種種問題陸續浮現,且極具爭議性。

在沒討論、沒咨詢及「十萬個為什麼」還未弄清楚前,香港不應盲目跟從。筆者不是完全否定個人私隱權的重要性,但在平衡個人私隱權時,公眾知情權、新聞及資訊自由必須給予更大的比重,因為香港社會的公平公義均由此而生,這些亦是香港人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

 

參考資料: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仁宏:互聯網的「被遺忘權」

专访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被遗忘权”是可怕的危险

EU court backs ‘right to be forgotten’ in Google case

Google removing BBC link was ‘not a good judgement’

Google will be happy with media anger over ‘right to be forgotten’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7月9日

公眾知情被遺忘? (eZone 3.7.2014)

ezone article - right to be forgotten

公眾知情被遺忘?

最近歐洲法院裁決Google敗訴,要求後者刪除或隱藏原告人(一名西班牙國民)在1998年時,因無力償還債務而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原告人雖已清還債務,但只要你在Google的搜尋器輸入原告人的名字,該公告仍可在搜尋結果找到。法院的裁決是要求所有的搜尋器再也不會出現那則公告,因為基於個人私隱權利,每個人都有權「被遺忘」。表面上看似合情合理,但內裡隱藏危機無數。
首先,在搜尋器上的搜尋結果,只是一些URL,讓你可連結到相關網站,Google並沒有提供任何內容,它只幫助用戶方便省時搜尋資料。事實上,沒有Google之前,你也可以尋找相關資料,如到政府個別部門網站瀏覽、打電話,或親身查詢等,但當然花費的人力物力龐大。問題是就算在Google上找不到你遭拍賣物業的公告,在拍賣行的網站仍然存在這則公告,那是不是有點「自欺欺人」?

 

如果你是想借錢給這位原告人,你認為你有權知道他過往經歷,就算他已還清債務?

如果原告人是政客或知名人士,就算不獲給予「被遺忘權」,但如何斷定他們是否知名人士?界線怎麼畫?其實只要預先計劃周詳,鋪排妥當,在參選成為政客之前,即在成名之前先「洗底」,那將來選舉時,選民便無法在Google搜尋器找到其之前的「歴史」,那你又覺得如何?

又舉例,破產案在報紙網上版刊登了,原告人是否有權要求刪除,還是要獲報紙批准。如果獲授權刪除了,是否影響公眾知情權? 再說,為什甚要由一個商業機構(Google或其他搜尋器)決定刪除與否?它有甚麼權力及能力去分辨個別人士的身份、事件是否渉及公眾知情權或會否影響言論自由,而決定執行與否?

搜尋器就如圖書館管理員一樣,幫助所有人盡快找到書本,但如果有人要求「刪減」某本圖書,原因如歐洲法院所述「已不相干」,這會否等同資訊審查、過濾?將來有人會用「六四」已無相干來刪減這本「書」,那我們將永遠都不能在搜尋器找到「六四」相關的資料,個人私隱權便變相成為互聯網審查的工具。

筆者不是否定個人私隱權的重要性。歐洲法院的裁決對香港完全沒有約束力,港府亦不可直接引用私隱條例行使這「被遺忘權」;更重要是歐洲法庭沒有明確指引及解答以上種種疑問。香港如果在沒有法律基礎及深入探討咨詢下,就貿貿然建議將整個裁決搬來香港,要求所有搜尋器照跟,那未免過於草率。

筆者重申,在平衡個人私隱權時,公眾知情權、言論自由及資訊自由尤其重要,因為社會的公義公平均由此而生。

原文刊於eZone829 20147月3日

 

互聯網中立 寸步不讓 (eZone 22.5.2014)

eZone Net Neutality article

互聯網中立  寸步不讓 

剛看罷電影《超越潛能》,內容講述尊尼狄普(Johnny Depp)飾演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科學家遭激進分子暗殺,保不住肉身,但他妻子利用他研發的科技,將尊尼狄普的腦袋所有數據資訊及思想上載到電腦,變成了雖無肉身、能自我思考,兼有意識的超級電腦。透過互聯網(Internet),他能控制全球所有的電腦,包括幫他的妻子在股票市場賺取過億萬身家、入侵FBI(聯邦調查局)的電腦、實時監察妻子的全球定位系統數據等,甚至全球電腦也中了病毒。

 

之後主角在美國一個小鎮建立龐大數據中心,建造科研基地,研發出自我複制細胞,能治癒所有病,更利用互聯網向全世界發放訊息,吸引無數人來治病。但事實上,令所有病癒的人變成了「混合人」﹣即超級電腦的一部分。結果?製造了由源始碼篇寫的另類電腦病毒去消滅原來的病毒,透過互聯網發放至全球,將尊尼狄普徹底摧毀。

 

很明顯,「互聯網」在電影劇情擔當十分重要及不可或缺的角色,因為互聯網的幫助,故事才可以開始,亦因為互聯網的存在,故事才得以結束,所以請問「互聯網」的角色是忠還是奸?相信答案顯而易見,互聯網只是中立的平台,幫助數據完整地由A點傳送到B點,這叫做網絡中立(Net Neutrality),是互聯網天生的特性。

 

可惜,這種「天性」正面臨史無前例的威脅。美國的電訊業監管機構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在強烈爭議及反對聲下,剛通過新建議的網絡中立規則供公眾咨詢。新建議放鬆對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的限制,容許他們向內容供應商額外收費,以提供更快速及更可靠的傳送服務。簡單而言,若內容供應商願意付出更多錢,便可有1條數據傳送專線(像巴士專綫),內容便可以更快傳送到用戶。你覺得有無問題?猜猜誰是最大得益者?誰是最大loser?

 

在現在網絡中立的大原則下,ISP必須將數據傳送的優先次序劃一,即是沒有誰是優先的,無論是Facebook、Youtube,還是Amazon.com的數據,大家均在同一條「大路」傳送;若將來新建議獲通過,只要公司願意付出更多錢,便獲得特定「巴士專綫」,其他人便要原地「迫埋一齊」,傳送速度當然較慢,那麼互聯網將來便是「有錢」內容供應商的天下,細公司會因為付不起錢,用戶使用其產品時便會變慢,摧毀創新,握殺創意。

 

現在美國超過100間大小科技及互聯網公司,如:Facebook、Google及Amazon.com,均一致反對FCC的新建議破壞互聯網中立性,公眾咨詢將會開始,真正的爭戰才剛揭幕。

原文刊於eZone823 20145月22日

 

誰是「互聯網」的大贏家?(eZone 24.4.2014)

誰是「互聯網」的大贏家?internet hall of fame article

 

相信你知道Google的創辦人是誰,亦聽過微軟Bill Gates的妙語連珠,同時亦有Like Mark Zuckberg 的Page,但你可知道誰是創造及興建今天的互聯網世界? 互聯網成就了無限可能,實現了無數夢想,包括Google及Facebook 創辦人的夢想。

 

剛結束的「互聯網名人堂2014」頒獎禮 (http://internethalloffame.org/),旨在表揚世界各地對互聯網的多元應用及發展作出貢獻的人士,今年已是第三屆,今年首次在亞洲,亦是首次在香港舉行,是剛結束「國際IT匯」的亮點之一。筆者有幸有份參與協助籌辦是次國際盛事,眾多「互聯網巨星」聚首香港,讓香港及全球認識他們,肯定他們對全球互聯網的貢獻。
過往兩屆獲表揚的人士有譽為「互聯網之父」的Vinton Cerf ,他設計了通訊協定(TCP/IP)作為互聯網的基礎架構;Jimmy Wales 創辦了維基百科(Wikipedia),是全球最大免費、開放及全民參與的網上「百科全書」;Tim Berners Lee是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發明者,令你可以方便地用瀏覽器上網。

 

至於今年,獲表揚的人士來自全球13個國家,他們都是「互聯網的無名英雄」包括:John Cioffi 獲譽為「DSL之父」,發明了ADSL及VDSL數據機,(你的家也許曾有一部);Eric Allman創造了互聯網上首批電郵轉移媒介 ﹣《Sendmail》;Eric Bina與Marc Andreessen於1993年共同創造了首個獲廣泛應用的互聯網瀏覽器 ﹣《Mosaic》,他亦是Netscape的共同創辦人 ;Paul Vixie設計及實行了多項目前在互聯網廣泛應用的域名系統協定(DNS protocol extension)及應用方案;Karlheinz Brandenburg 是推動多項現代數碼聲音科技的先驅者,包括mp3及MPEG標準等。

今次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錢華林教授亦獲表揚,他曾在中國掌管多個與互聯網有關的重要項目,其中包括於1994年領導工作團隊,完成中國與美國的初期互聯網互聯,亦是中國正式接上互聯網的一年。錢教授在典禮說:「…多謝多位互聯網先驅者創造了互聯網,不但讓全球人們都得益,特別是讓中國超過6億人每天都在享受它帶來的好處。」

互聯網沒有一位創辦人,郤是由千千萬萬的建構者及貢獻者多年來一點一滴建造而成,互聯網由開始時「與生俱來」就是開放及自由的(Open and free),可惜它被不同的藉口及不同形式威脅著。你不需要是專家,也可以成為互聯網建構者,你願意為互聯網出一分力嗎?你會站出來嗎?

「不要問互聯網為你做了甚麼,要問你為互聯網做了甚麼。」

原文刊於eZone819 20144月24日

政府搬龍門變四失 (eZone 14.11.2013)

HKTV article

政府搬龍門變四失

 

「我喺買餸嗰陣聽到呢個消息,我爭啲想帶兩棵蔥嚟。」「我係師奶嚟,你有無見過師奶遊行?」 台上香港電視的藝人劉玉翠說出了心聲,淚水伴著觀眾的掌聲。

一個人走出來表示不滿,其實已經代表背後有多於一個「沉默」的人不滿,現在「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 」Facebook專業「讚好」的數量約500,000,政府自國教事件後,再創「驕人佳績」。

過往藝人及師奶都是大多數「沉默」的一群,與政治絕緣。所謂「寧得罪CY,莫得罪師奶」,從沒有人少看師奶的「感染力及宣傳力」,更何況是藝人、明星? 連神級明星劉德華、發哥都撐。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公開免費電視發牌文件議案,上週三遭立法會否決,下一步應該上演「星光熠熠耀政總」。

根據世界(The World Bank)銀行《營商環境報告2014》(Doing Business 2014),新加坡連續8年高踞全球首位,為全球最佳營商地方: 香港仍緊貼其後維持第二。香港政府又如何說呢?根據推廣署的網站 < 亞洲首選商務城市香港優勢何在 > 分頁的說法:「國際客商對本港營商環境的評價一向不俗。這有切源於對本港政治穩定,奉行法治,實行自由市場經濟,資訊自由注流通,商業社會英語通行等特點」香港貿易發展局網站則指:「香港的優勢:法治透明…經濟自由。」

由始至終,香港營商的優勢是自由經濟及清晰透明的法則,可解讀為:只要你乎合我們的條件,無任歡迎你來香港做生意!,
現在當公司準備就緒時,突然間香港政府工指:「我哋唔可以畀你係香港做生意!你問:「點解?」 官員回應:「因為『一籃子的原因』。」政府解釋曰:「開放自由經濟就是汰弱留強呀!」政府回帶:「我哋要避免過度競爭……」

「有無攪錯!」申請電視牌照比起申請商業登記更複雜,今天香港政府可以隨便更改規則,「為所欲為」,無合理解釋,透明度等於零,那下次很快便輪到你的行業、生意?政府這失信師奶及藝人, 無視通訊局建議,更重要是嚴重打擊了做生意、「沉默」的一群  ﹣老闆。老闆無信心,您想保住飯碗?

「電視風雲」劇情峰迴路轉,高潮迭起,結局?由閣下決定﹣只要你堅持爭取公義。

 《eZone》第796期 2013年11月14日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經濟日報 12.11.2013)

HKET article on copyright and parody consultation

豁免二次創作 界綫怎畫? 

同學畢業聚會合照,由「人丁單薄」改圖成「群星拱照」,師生、看更、明星同比卡超都成了合照一員,惡搞合照在同學間瘋傳。聚會搞手高佬譴責破壞原作,要捉拿改圖幕後黑手:「誰是元兇?」

 上載轉發違例  有機被索償

我膽小,自動投案並充當污點證人:「我只是轉發!小肥、矮仔、二少同富婆,他們都有在合照上做手腳,還有孖仔、九叔、飛機祥和……」我還未說完供詞,高佬已冒汗。

誰是原創人或者「版權持有人」? 在互聯網世界,要追溯,真是大海撈針。其實你可知道在現行法例下,二次創作例如上載改詞的惡搞歌曲或惡搞電影海報,都有機會被視作分發侵權複製品,不只上載者可能『中招』,連轉發人都有可能被版權持有人循民事索償。

政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提出三個方案,就是想為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加入豁免,原意是好的,但難度是高的。 今次高難度動作是如何取得各方平衡,一方面要保護知識產權,保障創作者獲得應得成果及合法權益,簡單說「創作人都要食飯,不可讓侵權行為,打爛飯碗。」,另一方面是表達、言論和創作自由,大家也不想「網絡23條」重臨。

對版權人損害微  可獲豁免?

最有火花的兩撮人就是版權人及網民,但無可否認雙方也十分支持創作、鼓勵創意,只是意見有「一點點」距離。 爭論的主要據點:

1)如何豁免二次創作?刑事及民事責任「全免」?「條線點畫」?

2)何謂對版權人「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才可獲豁免?

3) 網民組織提出的第四方案﹣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方案,建議只要二次創作不作商業用途,非真正盗版侵權及不會取代原作市場,就可豁免刑事及民事責任,可行嗎?

4)任何版權豁免必須符合香港必須履行的國際責任,合乎嗎?

言論自由  勿成打壓工具

在法例制定時,立法原意往往是好的,如非法集結罪原是針對不法份子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但到今天郤用來打壓請願示威遊行。再加上現在政府的誠信「奇高」,很難令人相信背後沒有「另類目的」,或將來利用來製造「白色恐怖」,人人自我審查,變相壓制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從來沒有妥協的空間!但今次負責的公務員是我見過任何咨詢做得最好的,他們真的聆聽意見,提出第3方案就是證明,咨詢期即將在11月15日結束,即今個星期五,有心人可到知識產權署及立法會網站查閱詳情及各方意見書。

 作者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撰文: Ping Wong

欄名: 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1月12日

互聯網未來等你參與 (eZone 24.10.2013)

Internet Hall of Fame article

互聯網未來等你參與

 

互聯網常識題:「你日日上網,請問你知不知互聯網之父是誰?」「做功課必看的維基百科,又是由誰創立?」「網址系統World Wide Web是誰發明?」一題都唔識?請上網自己搜尋答案吧!

 

以上的先驅者均是國際盛事「互聯網名人堂 Internet Hall of Fame」過往兩年獲表揚的人士。「互聯網名人堂」可簡單比喻為「互聯網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由互聯網協會舉辦,現在已進入第三個年頭,下年首次於亞洲舉行,主辦城市更是我們香港!得獎者將獲邀來港接受表揚,與大家分享及見面。

 

「互聯網名人堂」(官網:http://www.internethalloffame.org/)旨在表彰世界各地為全球開放的互聯網發展與進步有超卓貢獻的人士,是全球互聯網的活生生歷史 。 典禮將於 明年48日舉行,是2014年「國際IT匯(International IT Fest)」的亮點之一。「互聯網名人堂」已公開全球接受提名,到1031日截止,任何機構或個人都可提名世界各地的人士。

 

今年70歲的Vinton Cerf ,設計了通訊協定(TCP/IP)作為互聯網的基礎架構,因此被譽為「互聯網之父」;Jimmy Wales 創辦了維基百科,是全球最大免費及開放的網上「百科全書」,讓全球任何網民亦可參與建立網上知識庫;Tim Berners Lee是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發明者,令你可以用瀏覽器軟件及HTTP協定,瀏覽全球網站。上述人士皆是互聯網的先驅者。

 

諸君會問:「關我乜事?」其實互聯網已成了你我生活的一部份,和水、電、煤一樣不可缺少,但We can’t take the Internet for granted.」互聯網的誕生不是偶然,而是由一個龐大的世界社群合力建造而成,參與者上文提到的先驅者、技術開發者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政策 制定機關、民間團體、學術及研究機構、政府等等。互聯網的發展及建造過程,由開始都是從下以上,以多持份者(Multi-stakeholder approach)的模式運作,由很多不同角色的人參與,甚至包括閣下在內的每位網民,均可以參與決定互聯網的未來,沒有一個特定的「話事人」。所有過程全都是公開進行、自由參加。

 

可惜,國際電訊聯盟(ITU)旗下的ITR(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Regulations)原本只規範國與國之間的電訊標準及收費,在上年底討論修訂時,俄羅斯、中國、阿拉伯和非洲等國家提出擴展規管範圍至互聯網,企圖改變現在多持份者的模式,由政府主導決定互聯網的未來;國際電訊聯盟採用閉門會議,透明度等於零。中國簽署了新修訂的ITRs,於2015年生效,香港政府相信會陸續推出相應的新互聯網政策,以不同的「名義」加緊對互聯網的控制。

 

「別問互聯網能為你做甚麼,應問你又能為互聯網做甚麼」。你的第一步:參與!

 

原文刊於eZone793 20131024

 

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經濟日報 27.7.2013)

HKET_copyright_article認住「創意共享」 安心二次創作

畢業聚會碰巧橫風橫雨,搞手高佬慨嘆:「打波先嚟落雨?」,他在網上分享了當日的合照:「人丁單薄的畢業聚會。」

同學為鼓勵高佬,紛紛利用繪圖軟件進行二次創作,加插自己的樣貌,不知何時有人開始添加老師、清潔嬸嬸及看更的樣貌,合照漸漸變得越來越多人,到最後寵物、明星、比卡超、撒亞人同外星人都出現在合照內!衍生攪笑版本無數,並且經不同途徑瘋傳,到現在沒有人知道誰是創作者了。

二次創作爭議 不止政治惡搞

如果套用在現在的版權法,其實同學的未授權二次創作,及經不同途徑的分享,可能已構成「侵權」,這生活化的例子只想說明,不只是政治議題惡搞才與侵權扯上關係。

現在鬧得熱烘烘的《版權修訂條例》諮詢主要是探討版權制度下,如何處理惡搞、二次創作等行為,政府拋出3個方案作公眾諮詢,為期3個月。老實說,我功力淺,還未弄清楚「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有沒有魔鬼細節?有沒有潛伏炸彈?版權法本身就是頗複雜的,似乎需要時間再消化一下。重點是這諮詢不是考選擇題,你的選擇不只局限這3個方案,大家可以嘗試跳出既有思維模式,將每個方案作二次創作或是建議第4、5個新方案。

現時當一份作品產生時,版權便自然地由創作者全權擁有,即「保留全部版權」(all right reserved),所以同學任何的二次創作,甚至只是分享,都可能定性為「侵權」,要負上法律責任。但事實上可能高佬的原意是與民共享,鼓勵同學創作,並非想陷同學於不義,加上互聯網這新興平台,讓文字、音樂、影像、圖片等,可以在數秒間廣泛流傳至全世界。試問在你手上分享過的有趣圖片或影片,有多少你是完全清楚它的出處?

列名出處用途 授權改動原創

現在便有一個創新的處理手法,創作人可以在與其他同學分享之前,在其作品上貼上一張標籤,註明三大原則: 1。請註名出處  2。只限作非商業用途 3。 我授權他人更改原創作品再作分享,這亦即是一項新型知識產權的國際制度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創作者可根據自己意願,選擇對其作品「保留部分版權」(some rights reserved)。

香港共享創意的標籤背後是一大堆適用於香港的授權法律條款,彈性授權可方便創作者與其他人合法分享,旨在鼓勵香港的多元化創作,加強知識產業的發展。每個巿民只要看清楚標籤,便可以放心作二次創作或分享。

可惜共享創意的認知度偏低,而且並非所有創作者都願意分享,加上現時版權制度存在不少問題,如孤兒作品等,相信是時候重新檢討整個版權制度了。(待續)

撰文:王嘉屏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