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T

【Ping 盡 IT 人 – 1.0】統領警察通訊工程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 (Unwire.pro 25.9.14)

在警匪電影中,警察能夠隨時「勾線」,又可追蹤疑人的電話訊號,甚至向全區手提電話用戶群發 SMS 短訊。警方在實際執法時的確經常需要用上各種通訊技術,但當然沒有電影中那麼誇張。真實的警察通訊工程的面貌如何?Unwire.pro 的特約專欄作者 Ping Wong 今次就訪問了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黄振球,讓讀者窺見一二。

Jolly_article_pic1

陪飛虎隊面對槍林彈雨

在警隊服務三十年,在別人口中沉悶的工作,他形容為「十分有趣」。他不是警察,但他的工作對警隊十分重要,負責的範疇包括「小露寶」對講機、快相雷達、水警輪電子導航系統、邊防夜視設備到飛虎隊的通訊設備等,統領警務工作中的所有通訊及電子技術工程。他是 Jolly Wong 黄振球 ﹣ 香港警務處總電訊工程師。

警察工作當然總有驚險時刻,作為支援人員的 Jolly 又有沒有這些經歷?「曾經一段時間跟飛虎隊出動,出發前當然不知道詳情,不知目的地,我們只知道要協助飛虎隊行動,可能在荒野或沒有設備的地方迅速建立通訊網絡。我們是唯一不需要戴面罩的『隊員』,曾經試過露宿荒野,遇過槍林彈雨,過程十分驚險刺激。」Jolly 憶述。

「你有沒有看過『寒戰』?電影中有一位負責警察第三代通訊設備的負責人被人嚴刑迫供,打到口腫臉腫,你記得嗎?那人便是我。」攝影師助手大叫:「噢…你有拍電影?是真的嗎?」「哈哈!那人當然不是我,我指是那個角色!」Jolly 嚴肅但帶點幽默地回答。

 

全權統籌警隊通訊數據化

Jolly 全權統籌警隊的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CC3)(俗稱「小露寶」對講機),由第一代的話音傳送,到第二代把通訊和電腦相結合,最後第三代全面數碼化逹至「聲音」、「數據」、「影像」三合一。Jolly 強調提升系統,不是單單要追求科技,而是因應警隊及市民的需要,利用科技及數碼技術,提升效率,以及提供更佳服務。

「好似以前在街查身份証,警員要叫電台並在大街大巷說出市民的名字及身份証號碼,之後等電台在無線電中回覆,令市民十分尷尬及私隱全無。現在全面數碼化後,警員只要按鍵盤輸入資料便可得到有關資料,這細微的改變令警察執勤及市民亦感到自在一點。」

Jolly_article_pic2

由低做起三十年

Jolly 俗稱「紅褲子」出身,從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前身的香港工業學院(工專)畢業,首份工作是在香港電訊當技術人員,在電話機樓工作,他說他學會了不怕蝕底;後來加入了香港飛機工程負責維修及保養飛機「黑盒」,那時他學會了責任心;之後為港燈服務,興建鴨脷洲控制中心與南丫島新發電廠的微波通訊系統,那是他感到自豪的第一項大型通訊工程。

到 1981 年,Jolly 正式加入警務處,由基層通訊助理做起,曾負責不同部門及林林總總的通訊裝備,瞬間三十年累積經驗,其間亦不斷進修,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現已晉升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

「因為自己的經歷,我希望年青人不要認為上大學是唯一的出路,只要不怕蝕底,認真工作,願意嘗試新事物,必有出路。所以在工作以外,過往十年,我義務為學生作個人導師,希望分享經驗及經歷,幫助他們少走一點冤枉路。但漸漸發覺我影響到的只是少數學生,所以近年決定進一步參與課程的審批,我認為有質素的課程更能幫助學生成長,因此影響學校、校長及老師更為重要。」

Jolly_article_pic3

IT 外的最愛:30 年前是書生,30 歲後才開始做運動,已有超過十年跑馬拉松經驗,Jolly 選擇跑步,每日跑 30 ﹣40 分鐘。Jolly 相信跑步除了令身體健康外,可段練恆心、紀律及意志力,更重要是最佳的時間讓腦袋安靜,有時久結想不通的事情,往往在跑步的過程中「叮」一聲便想通了。

香港一定追上外國 ICT 水平

Jolly 現在義務擔任香港明愛校董會委員,亦參與多項 ICT 業界義務工作,包括香港工程師學會及英國工程技術學會,如在 08 年汶川地震後,帶領義工工程師到四川義教英文。

「對於 ICT 的前景,我感到十分樂觀,雖然有感現在香港在科技及創新競賽中落後,只要政府有決心去做,加上政策配合,相信香港極有潛力追上。香港在應用科技及研究有著明顯的優勢,如八達通、機場行李寄存追蹤及 e-道電子入境系統等,這些科技應用均在全球最前。」

Jolly 相信香港傳統具優勢行業如醫療、金融等,只要加速與資訊科技結合,加快普及應用,亦可成為全球先驅。例如電子貨幣 (Digital Cryptocurrency)將是大勢所趨,就算沒有了 Bitcoin 將來亦會有類似的電子貨幣出現,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應當比別人行得更快、更前。

Jolly_article_pic4

晉升階梯

公務員(專業工程師職級)入職有嚴格要求:必須為香港工程師學會的專業會員及擁有相關界別(如電子、資訊)的專業訓練及經驗。年輕工程師擁有認可的大學學位、經工程師學會評審的兩年見習工程師訓練及最少兩年的相關實務工作經驗、通過學會的專業評審考試、便可成為專業工程師。

至於電訊督察級別,須擁有認可的高級文憑,及具備相關實務工作經驗者都可以投考。

面試時要注意有關部門的運作及所屬崗位的工作要求。大部分主管都會著重考生的工作態度(Attitude),甚至高於技術要求(Technical skills)。要表現對工作的熱忱(Passion) 及與時並進的精神(Change with the time)。

Police_Career_Path

專訪後記:

筆者小時候在木屋區長大,因為沒有一個富爸爸,所以從小便要學懂「自力更生」。因此偏愛聽那些由零開始、由低做起的成功故事,他們的經歷讓我感受更深,得著更多。

Jolly 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入職警務處時未獲大學學歷,以基層職位做起,但到今天已完成了兩個碩士及博士課程,並是警務處通訊科的最高管理層,背後的努力你可想而知。

另外,今次訪問最大的得著是對在警隊裏服務的 IT 人更加了解,原來他們的工作比我想像中影響更濶,更深,同時亦頗有趣。其實有許多 IT 人正默默在不同崗位為大家服務,你每天也在享用他們努力的成果,希望大家嘗試對 IT 人的工作了解更多,認同他們的努力及專業,他們的工作不只是「整機」及「砌機」。

Ping_profile

作者:Ping Wong 王嘉屏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多間香港傳媒的專欄作者。

 

原文刊於《Unwire.pro2014年9月25日

IT是放在頭上的!(主場新聞 3.4.2013)

我曾與一位來自美國矽谷從事技術開發的朋友閒談,他提到矽谷對科技及商科人員的重視程度,就以手勢示意。說到前者,他將手放在頭上;說到後者,他將手放在腳下,表示矽谷對科技人及商科人重視程度兩者的分別。我十分認同地說:「和香港的情況一樣,不過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今天?情況剛剛反轉過來!」

香港畢業後的學生大多數只想到兩條出路:繼續升學或到大公司打工(iBank當然最好);但在矽谷還有第三條路:創業或加入創業團隊。那位矽谷朋友說:「在矽谷的IT人,大多有一個共同理念,就是要創造一件可以改變世界的產品(Something that can change the world) 。創業(Startup)是很平常及值得鼓舞的事。他們是矽谷的火車頭,視野廣闊 (They think big)。」

但在香港,想創業困難重重,首先要得到父母支持,能取得「不反對通知書」已是天大喜訊。跟朋友說要創業,彷彿你是異類,跟著你就要回答「十萬個為甚麼」問題。為甚麼香港與矽谷在這方面竟有天淵之別?

StartLab香港創業實習班

美國史丹佛大學的StartX是一個為期三個月的創業實習班,除了為創業者提供不同培訓外,更提供多方面及一條龍的資源及協助,如免費法律咨詢、雲端計算服務、軟件、資金資助計劃及物色投資者,實習班還有無限量的咖啡供應!StartX最重要是由成功創業家為新企業作個人導師,形成一個「舊人幫新人」的社群及生態環境,成功塑造頂級新生代的企業家。過往兩年,StartX已成功協助其85﹪創業公司取得共超過一億美元的資金。

香港沒有StartX,但現在已有StartLab (www.startlab.hk),意念來自StartX。StartLab是一個香港版的小型StartX,由一群本地創業家發起成立。他們在創業的過程中走了很多冤枉崎嶇路,因此希望透過各方面的力量幫助下一代的創業者。這是香港第一次能結集最多的機構、學院及創業群體,合力塑造正面的創業生態環境。香港第一次舉辦為期五日的創業實習班,第一次針對本地或剛畢業兩年的大學生,並且第一次鼓勵新創企業/創意企業應用互聯網技術的優勢。

StartLab為期五日,除了不同的培訓外,如企業計劃及風險管理、技術及設計、市場推廣等,本地成功創業家將會為學員作個人導師,指導及協助學員親手建立自己的產品,甚至開立自己的公司。在最後一日,學員更可在成功創業者、創業培育計劃主管、投資者及公眾人士面前展示他們的創業計劃及初步製成品!

StartLab不是盲目鼓勵創業,而是希望學員知道人生有第三條路可以選擇:創業或加入創業團隊。一生人花一星期時間,讓自己知道及了解多一個選擇, 讓自己眼界放大一點,不是很值得嗎?最後,如果參加實習班的學員真的想創業,請放心,我們會支持你,和你一起上路!

更多資料:
StartLab:www.startlab.hk
StartX:startx.stanford.edu  
文: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Ping Wong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2013年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