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y home

誰令孩子不回家?(信報論壇 7.10.14)

HKEJ umbrella movement article

學生的雨傘運動已超過一星期,每天大家也為在馬路上睡的學生痛心,擔心他們的學業、健康,更憂慮政府會武力清場,傷害「手無寸鐵」的學生,不願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這幾天有影響力的知名人士紛紛出來勸籲學生撤退,但沒有一句讉責警方使用暴力或呼籲政府主動與學生坦誠對話,究竟誰有權選擇武力清場?是誰令孩子不回家?

直到今天政府沒有承認使用過份武力,甚至乎沒有承諾調查事件真相,沒有主動釋出誠意與學生對話(只有「拖」),忽然間大人們將問題及責任全都推到學生身上。從佔領街道、投擲催淚彈到銅鑼灣「黑社會」暴力事件,沒有高官需要問責,政府連一句負責任的說話也欠奉,似像說「政府無錯,錯在學生」。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士是否深明不能勸服政府做任何事?為什麼一點壓力也不給予政府?

我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勇敢站出來,但非鼓吹留守直至血流,我相信學生的決定,不論留或退,但現在最能改變大局的是政府。

今天你也許指駡學生「自私」,阻礙你返工、返學、做生意,那請問在高鐵項目到東北發展爭議時,你有否認為自己「自私」?你可能認為這些項目對香港長遠發展有利,犧牲菜園村及東北村民也沒有辦法,他們不是幾天不能返工返學,是永遠也不能回家。再說當年興建地鐵,大部份市民家園被毁,生意大減,你又會否說興建地鐵是「自私」的行為嗎?

學生在政總示威很久了,政府一直不聞不問,也許你不知道或不在乎,因為「針不拮到肉不知痛」,佔領雖然未必是最好的方法,我一直也有保留,但請問還有其他方法令政府聽聽年青人的聲音嗎?

今天學生為了香港的未來站出來,他們的犧牲你可說是微不足道,甚至乎是「自己攞嚟」,但他們不止為了自己,而為著你的小孩 ﹣香港的下一代,爭取更能代表民意的政府,就算學生知道機會渺茫,也願意勇敢一試。當將來你的小孩長大了,對政府的横蠻專政而憤怒,你可以理直氣壯跟他說:「那天我沒有支持學生爭取,因為他們阻礙你返學,阻礙我返工,今天你得好好接受一切。」

有說學生被「煽動」,請你親身走到街上,與他們對談,學生們比我更有理想,更懂理性思考,還有冒著被捕的決心。我深感慚愧,因為我沒有走到最前線的勇氣,亦沒有睡在馬路上的堅持,也許大人們的藉口是「我們的包袱很重」。

對於一些只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他們才是被煽動的一群,連看電視的選擇也沒有,只可接受「單方面」的報導。如果你只看TVB,請你亦看nowTV或有線(可在手機apps觀看),看東方日報亦請看蘋果日報,更請看國際媒體如CNN、BBC等的報道,至於朋友轉載的消息,請看「兩邊不同陣營」的資訊。我相信善良理性的你,會明辦是非,能夠理性分析每件事。只要記著:「在籠裏出生的鳥兒,認為飛翔是一種病。」但你不是在籠裏出生呀!

也許,到現在你還堅持己見及有千萬個理由反駁,那請你好好珍惜今天香港還有言論及資訊自由,你仍能在Facebook上暢所欲言,在Google上搜尋所有雨傘運動的消息,你認為香港的下一代將能否享有同等的自由?我不知道。

今天,雨傘運動成功與否,香港從此已再不一樣,我見到曙光,謝謝你 ﹣同學們!

誰令孩子不回家?現在,誰又可以令孩子回家?你懂的。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網上版 2014年10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