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tartup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23.7.2015)

HKET IT Gender Diversity

 

 

 

 

IT界男女平衡 構建更強團隊

美國矽谷對於性別多樣化(Gender Diversity)十分重視,並積極提倡公司男女人數平衡,減低兩極化現象。

根據最近美國 Babson College的研究顯示,由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只有15﹪有一位以上女性管理層,而女性CEO更少於3﹪,只有6﹪風險投資公司合夥人是女性。另一研究顯示多樣化(Diversity)的意見及角度能得出更好的商業決定,為股東產生更高價值 。

筆者在香港資訊科技及通訊界工作超過十年,穿梭大小公司,遇到九成九的IT人都是男性,難得有一兩位女技術人員,通常會令人「刮目相看」。有女開發者(Developer)分享:「通常參加創業活動,認識新朋友時,首先他們會感到驚訝及懷疑你是否真正開發者, 跟著便會質疑你編寫程式的能力,到最後如果你能顯示兩下『功架』,那他們便會拍掌讚賞你。」

相反如果你是男開發者,他們會認為這通通都是基本技巧,「你沒理由不懂,沒甚麼特別」 這反映甚麼呢?

女細心謹慎 男邏輯結構強

雖然女性在職場的晉升機會相比以前多了,但過往長時期的聘請習慣及社會不知不覺的偏見(unconsciouss bias) 仍然普遍,尤其在IT界更甚,老闆一般覺得男性編碼能力及技術比較強,所以喜歡聘請男性。如果你是女性,技術程度容易被看低一綫。

與一眾開發者傾談,基本上同意在技術層面男女分別不大,但普遍女性比較細心謹慎,男性邏輯結構比較強,寫出來的編碼各有優點,所以多元化的團隊可互補不足。

老闆應以客觀標準衡量工作能力及表現,亦應留意各人晉升階梯是否一樣,這能建構更多元化、更強的團隊,產生更大的競爭優勢。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23日 

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9.7.2015)

HKET聘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IT人才  不應只看表面

剛與一位沒有大學學歷及沒有在大公司工作過的IT朋友傾談, 慨嘆在香港創業難。

他每次參加創業活動須組隊時,基本上第一條被問的問題就是:「你在哪間大學畢業?」了解一個人的能力,似乎以「學歷」為先,第二條就是:「你在哪間公司工作?」如果你是在大型科網公司工作,別人必對你另眼相看。

筆者近年活躍於創業圈子,發現一個怪現像,能吸引眼球及被吹捧的初創企業,其創辦人通常由國際名牌大學畢業,如美國史丹福大學或者是放棄超高薪厚職,如投行,也許他們的故事更引人入勝。

非名校大企出身  惟有等伯樂

香港資訊科技界一直缺乏人才,尤其是初創企業更叫苦連天,小則阻礙工作進度,大則影響企業發展速度。行內人明白年資及學歴非「鑑定」IT人才的最好方法,尤其在高速發展的應用程式開發上,今天使用的程式語言,可能3年後已被新語言或工具取代,所以IT人要每天不斷學習新知識及技術,不然很快便被淘汰。

事實上,在學校所學的電腦編碼及知識,當你開始投入社會時,九成已不合用,反而最有價值的是「實戰經驗」,如開發了多少及哪個程式,或是曾管理哪個系統或平台。

回說我的IT朋友,他愛玩電腦,從13歲開始自學電腦編碼,現在能懂流行電腦編碼超過20種、技術層面亦包括前端、後台及資訊保安等,是行內稱之為全能開發者 (Full Stack Developer),亦是市場上最渴求及稀有的人才,可惜以現在只看「表面」的生態環境,這些「草根出身」的人往往要花更大力氣才可向上爬,或是只可等「伯樂」出現了。

( 文章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7月9日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經濟日報-財政預算案2015﹣16 14.3.2015)

HKET_budget_Digital_Inclusion

 

解決數碼鴻溝  派糖不如教做糖

財爺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筆者期待加大力度扶貧,可惜只一再「派糖」,如額外對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等人士發放額外兩個月津貼,等於「出三糧」,這種缺乏中長遠策略及措施的做法,是否社會樂見?

2013年香港貧窮人口近100萬,即是你走到街上每碰見7個人便有一個是活在貧窮線下,貧富懸殊是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真實寫照。社褔界亦明白需要決解「燃眉之急」,但「給人一條魚,只可養活他一天;教人如何捕魚,便可養活他一生。」這個道理意義更深,政府理應明白中長期扶貧政策比每年派糖更能長遠解決貧富懸殊。

政府嘗試比較創新的方法是2012年財政預算案宣佈設立五億元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 」,鼓勵創業人士以創新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但2014年尾才正式推出首批計劃,撥款5,000萬元,由四間協創機構執行,工作涵蓋「能力提升」和 「創新計劃」(資助不同階段的創新項目包括意念醞釀、原型及創業等),成效如何屬未知之數,但肯定的是計劃應加快步伐,讓創業者更早開始行動,令受惠群更早得益,不然「兩年之後又兩年」了。

 

低收入家庭  不足四成有上網

貧窮人口當中超過三成是長者及兩成是兒童,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的報告指出,月入低於一萬元的低收入家庭,不足四成家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而月入超過二萬元的家庭郤超過九成;長者過往十二個月曾使用互聯網服務只有18﹪,相對全民74﹪為低;長者擁有智能手機更只有10﹪,遠遠拋離全民61﹪;大部份殘疾人士均屬低收入組群,使用互聯網及智能手機比率亦偏低。這些數據反映了甚麼?

資訊科技帶來無數新機遇,改善市民生活,香港在科技基建方面名列世界前茅,是國際公認的數碼經濟體系,政府亦大力推動電子服務、智慧城市等,但對於資訊科技上的弱勢社群,這些通通變得毫無意義,在缺乏機會接觸資訊科技下,他們與社會距離被拉遠,進一步被邊緣化,此「數碼鴻溝」對社會發展及消滅貧富懸殊構成重大障礙。

 

窮學生上網學習計劃  略見成效

2003 年《日内瓦原則宣言》確認每一個人都應共享信息社會;2011 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報告指,互聯網大幅擴大個人表達自由的權利,協助社會、經濟及政治發展,推動人類進步,確認使用互聯網等同人權,屬基本權利,政府有責任確保所有市民(包括弱勢社群)均能使用資訊科技及互聯網。

政府早於2004年《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中,已包括消除數碼隔膜,政府亦積極協助弱勢社群融入數碼世界,包括為弱勢社羣開發App、為殘疾人士推行無障礙網頁運動,以及為清貧學生推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等,已略見成效,但就算如只餘下 1﹪低收入家庭兒童未能上網,政府不能以此作藉口,因屬基本權利,能阻止跨代貧窮及「貧者越貧」循環延續,所以政策方向應是「一個都不能少」。

 

為弱勢社群開發App  幾人能使用?

現今數碼世界已由家庭電腦轉移到智能手機,政府為弱勢社羣開發app本意十分好,但亦應與時並進。據政府2014年數碼共融進度報告顯示,這些程式的下載率由4004000多次,遠低於能受惠社群數目。問題是:試問有多少殘疾人士有能力負擔數千元的智能手機?

其實政府可考慮將「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伸延惠及長者及殘疾人士,亦可擴闊支援至智能手機;另加入使用流動互聯網方面的統計,從而釐定成效指標及作出針對性措施。

值得一讚是政府由2006年開始舉辦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均設「最佳數碼共融獎」,鼓勵任何人利用資訊科技解決數碼鴻溝問題,這些新技術及應用曾多次在國際比賽中勇奪殊榮,獲國際肯定,雖然此獎項的關注度不及其他熱門獎項如初創企業,但這正是政府及全民合作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方法,更應加把勁力推。

政府派糖將今天變「甜」,但明天、將來仍是「苦」,創新、科技能有助將「苦」變「甜」,但仍須靠政府有教人「做糖」的遠見。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亦為有關資訊科技及創業題材的專欄作者。唯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3月14日

初創企業新希望?(eZone 5.3.15)

PING_WONG_eZone_Budget_StartupPolicy初創企業新希望?

本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有關初創企業的著墨不少,筆者認為沒有太大驚喜,除了為固有的支援計劃「加碼」外,包括為「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元,以及要求擴大和優化「小型貸款計劃」等,還是有新點子值得大家留意:

1.  設立投資配對

政府為科技園預留5,000萬元設立「科技企業投資基金」,以配對形式,與私人資金共同投資科學園內或曾參與其「創業培訓計劃」的初創企業。 其實香港一直缺乏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業界一直建議政府提供誘因,如星加坡政府早在2008年已推出與科技培訓有關的投資配對計劃,其後更擴展至私人投資者,以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支持當地初創企業。重點是計劃必須以投資者、市場為主導,因為投資者總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共同投資。雖然香港遲了一點點,但這還是好消息,亦期望政府能加快全面擴展配對基金至科學園以外的初創企業。

2.  開放政府資料

政府從今年起會以數碼格式發放免費開放的網上政府資料, 包括實時交通和天氣情況等,這些公共資料數據有助初創企業開發更多應用程式。除了一般方便市民的實時報告交通及天氣情況外,初創企業更可用這些公開數據開發具商業價值或社會意義的應用程式,例如全港首個保護郊野公園的app,正是運用歐盟支持的開放全球地圖數據計劃(OpenStreetMap)等資料數據滙集而成,除了全球衞星定位(GPS)實時紀錄路徑外,更設舉報功能,即行山人士如遇到郊野遭破壞,如:傾倒垃圾、破壞生態等,均可在app即時「舉報」,與公眾分享資訊,冀引起大眾關注環境保育,以及有關政府部門亦能更快掌握詳情,迅速跟進。

因此,重點是政府應開放更多種類的數據,如:香港地圖、公共設施資料等,數據的格式亦必須方便開發者使用,如以csv或txt數據格式不是pdf或jpg影像格式,讓初創企業更能有效發揮創意、創造裨益。更重要是清楚釐定開放數據的權限及條款,以及所有政府部門均應一致執行相關政策,那真的是「功德無量」了。

3.  推動金融科技

創新科技無疑地是帶動未來全球經濟的火車頭。香港多年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金融科技是必然的優勢及新領域,亦造就了不少機遇給予初創企業。財政司司長宣布已要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成立督導小組,與業界、科研和監管機構攜手,就推動香港作為金融科技中心研究。這也是一個好開始,但相對於其他國際金融中心,以乎我們更要加快腳步了。

2015-16年度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對支援初創企業著墨,顯示政府對初創企業的重視;致於政府是否真的「幫到忙」還是「幫倒忙」,筆者還是有一點點期望。

原文刊於eZone864 20153月5日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 4.2.2015)

HKET Jack Ma Talk article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

撰文:王嘉屏 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科網神話再現

今年施政報告的主打為青年政策,其中將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旨在加強協助青年人創業,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活動,包括以資金配對的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基金的詳情將在諮詢青年事務委員會後擬定。

無獨有偶,阿里巴巴亦剛宣布撥出10億元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支持香港青年人開拓事業,培養企業家精神,這是集團首個專為香港企業家提供支援的項目。

政府的3億相對於阿里巴巴的10億元是否略欠「誠意」?我們當然不能單從金額來衡量誠意,且阿里巴巴亦有商業考慮,如須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其實政府熱心、積極地要加強力度協助青年人創業,這是好事,但怎樣才算幫到忙,不會「唔幫好過幫」或者「愈幫愈忙」?

青年創業的首批資金基本上是從家人或朋友中籌集,亦可申請不同機構的起動基金,起步看似不難。政府如果希望加強力度協助青年創業,其實除了昂貴的租金外,如聘請一個較有經驗的開發者半年至一年,加上設備、營運及宣傳等費用,筆者應為基金的最低金額應設在20萬元或以上。

初創企業九死一生 投資要知

香港雖以國際金融中心自居,投資者滙聚,但他們過往都是投資在金融、地產等傳統項目上,對於投資初創企業(Startup)往往缺乏經驗。筆者曾遇過一位香港投資者:「你可否介紹一些一定賺錢的初創企業給我?」

首先,初創企業十居其九都正在虧損,就算在矽谷的初創企業,最終死亡率也超過9成多以上,所以投資初創企業是一項高風險投資;再者,創業者不只是着眼錢,更要考慮投資者能否為企業帶來新價值,如獨特的人脈網絡、開拓新市場的鎖匙等,所以雖說香港不乏資金,但有經驗投資初創企業的人並不多,投資者的心態亦要好好「調整」,對整體創業生態環境也有利。

提供誘因 引早期風險投資者

初創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需要引入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第一步是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香港有經驗的天使投資者相比早幾年明顯增多,但仍不足夠。企業再下一步引入的便是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可惜香港在這一方面,嚴重斷層。如果政府能提供誘因,例如考慮資金配對,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來港,支持青年創業,相信成效更大,因為相信投資者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重點培育,可望矽谷神話在香港出現。

程序靈活配合 人才人脈配套

初創企業最重要是專注開發產品,可惜過往想得到政府的科研支援,卻要花費大量時間及人力在行政工作上,不停的填表、交文件再填表,而且一些支援計劃更只是退還機制,即是自己先付錢才可以申報取回,增加企業現金流的負擔。另外,初創企業的商業計劃及運作模式會因應市場環境及公司策略而不斷改變,但支援計劃在行政程序上不容許更改,又或是填表、交文件再填表。其實將所有程序全面簡化,大量使用網上平台,並預先支付部分資助予初創企業,既環保、省時、有效率,又實際。初創企業分秒必爭,資源十分有限,政府如想全力支持,理應程序上靈活配合及全面電子化。

青年創業除了資金之外,人才團隊、人脈網絡、專業知識如法律及會計,以及開拓海外或內地市場的渠道及策略等方面均需要不同程度的協助。例如香港資訊科技人才長期短缺,尤其程式開發員,初創企業往往不能與大企業比人工高,惟有只講夢想,所以請人比大企業困難。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引入外地專才,冀望解決人才短缺問題,但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又何來有更多資金去資助專才來港,尤其是昂貴的住屋津貼呢?

今年初開始政府似乎更「有心有力」幫助青年,但往往政策被批評為「離地」,問題的根源是青年人及創業者從開始也沒參與核心政策制定,沒有「用家」的參與,哪會有「貼身」政策呢?「青年發展基金」以及其他協助青年人創業的計劃詳情仍未確定,如果現在能讓真正的青年人參與,不只是提出意見,是實質參與整過擬定過程,成為決策的一部分,相信政策出台時,會較「合心合意」,真的幫到忙。

馬雲雖然不是我偶像,但我十分認同他所言:「今天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沒有答案,但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會有解決方案……如果你相信未來,就要相信年輕人。」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2月4日

前蘋果CEO John Sculley給創業者的忠告(信報﹣StartUpBeat 13.1.14)

By  on January 13, 2015

本文作者王嘉屏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推動香港IT創業及互聯網發展;亦為多份媒體的專欄作者,主要以IT創業、科技及互聯網發展為題。

John_Sculley_ex_AppleCEO interview

John Sculley曾任百事可樂的主席及蘋果電腦的行政總裁, 曾與Steve Jobs並肩作戰。John是市場推廣的先驅領導者,曾帶領百事可樂及蘋果電腦利用顛覆性的市場策略(disruptive marketing strategies)成功爭奪主要市場份額,在他的管理下,蘋果早期的銷售額躍升了10倍,現在他是多間高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者。

掌握「最佳時機」

回想在蘋果電腦的早期,John及團隊早已預計到在個人電腦之後,將會有一項更革新的產品出現。他們在1987年開始研發Apple Newton,是全球最早期的個人數碼助理(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最初的Newton具有觸控螢幕,其手寫辨識功能更是當時最大及革新的特點。

「當時沒有World Wide Web,也沒有手機,Newton是一項革新的產品,但可惜在商業上是個徹底失敗的例子。因為我們推出的時間比『最佳時機』(The Right Time) 早了至少15年,我們雖然預見了未來,但『最佳時機』就是人生的一切。最終Newton的技術亦成了『未來』科技的元素之一 ﹣今天每部智能手機核心技術的一部份。」John分享說。

「大部分人都知道未來的發展及趨勢,最難的事情不是預計未來,而是明確知道那個時刻是『最佳時機』,有時候太早,有時候太遲。作為一個企業家,你必須時刻保持好奇心,分分秒秒觀察市場及周遭發生的事情,注專在『客戶』身上,而不是在『競爭對手』身上。如果你能全神貫注在客戶身上,那你會有更大機會知道那個時候是『最佳時機』,比你的競爭者更早著先機。」

成功之道:好奇心 + 迫切感!

John建議創業者:「你必須經常保持好奇心(Sense of Curiosity),必須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不只著重賺錢,最重要是如何讓世界因你而改變!那你便會洞悉客戶真正最大的問題,重點不在技術層面,而是在如何令客戶生活得更好、更舒適。如果你想賺取十億元, 那你必須解決一個價值十億元的客戶問題。)

「你必須是萬分專注(Focus),亦必須要懷有迫切感 (Sense of Urgency)。正如Steve Jobs最大的優點一樣,他一看準時機,便會全心、全意、全力專注地去做,他有很強烈的迫切感,所以他立刻聘請最頂尖的人才去幫助他盡快完成任務。」

人才比甚麼都重要

當John還是投資者時,他總是投資在人才(People)上,並不是主意 (Idea)上。「當創業時,危機風險必然存在,你必須承擔風險,所以你必定會做錯一些決定或嘗到失敗的經驗,但只有有才能的人,才會從失敗中學習,迅速從新站起來,做得更好,他們最終創造『改變』,讓世界因他們而改變。」

John近年寫了一本書叫《Moonshot》,「Moonshot」一字在矽谷是為人所熟悉的詞彙,意思是當一樣重大事情發生後,那全世界將會有所不同。正如Tim Berners-Lee 發明了World Wide Web,讓互聯網將全世界的人連繫在一起,世界從此再不一樣,這便叫做「Moonshot」。

「這本書目的是讓企業家知道,他們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建構者(Great Builder),不是只從商學院訓練出來的成功管理人員(Great Manager)。我認為洞悉如何面對失敗、如何適應改變及如何明白客戶計劃比公司計劃更重要等等,這些全都不會在學校及課堂裏學習得到,但對於企業家來說郤十分重要。」

圖片:王嘉屏提供 王嘉屏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網誌:pingwong.hk

原文刊於《信報-StartUpBeat2015年1月13日

 

Evernote創業的成功秘訣 (信報﹣StartUpBeat 16.12.14)

Evernote創業的成功秘訣

By  on December 16, 2014

本文作者王嘉屏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推動香港IT創業及互聯網發展;亦為多份媒體的專欄作者,主要以IT創業、科技及互聯網發展為題。

作者王嘉屏與Evernote行政總裁Phil Libin暢談有關他的創業歷程。

作者王嘉屏與Evernote行政總裁Phil Libin暢談有關他的創業歷程。

Evernote創業的成功秘訣

Evernote於2007年成立,是知名的筆記軟件及服務,現擁有超過一億的用戶,約三成五來自亞洲,員工超過400人。Evernote一直採取「零廣告」的市場推廣策略,直至今天每個用戶所花的廣告費少於1仙,接近9成的用戶都是直接自行下載,不經任何合作伙伴或宣傳渠道,這稱之為「自然增長」(Organic Growth)。究竟Evernote有何成功秘訣呢?

筆者11月初在愛爾蘭都柏林參與全球其中一個最大型的互聯網科技會議Web Summit,有幸與Evernote行政總裁Phil Libin傾談,細味其創業歷程,順勢亦向他取經。

為「自己」創造產品

Phil在加入Evernote之前,曾經兩度創業,亦成功出售公司,賺取第一桶金,但Phil認為這不算是成功,因為之前兩間公司,都只是為客戶服務,如政府及大型企業,幫助「別人」度身訂造合適的產品,完全沒有「自己」的元素在內。Phil參與創立Evernote就是想一手創造一件為「自己」而造、「自己」喜愛的產品。

Phil認為創業者應專注創造最優質、最佳的產品,目標是創造一件你「自己」會真正明白、真正喜愛及真正會使用的產品,那麼你才會有積極向前的動力,令產品更完善、更完美,這才是成功最大的因素。創業者不應只著眼市場需要,更應重視你「自己」所想、所需,當有最好的產品在手,其他的事就會自然隨之而來,不用擔心如何推出市場,如何做好推廣,甚至乎如何集資。

當然能創造出最好的產品需要一隊強大而有實力的團隊,你必需要找尋「對」的人材人選,一些有能力及你能信賴的人,開始時,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在讀書時的同學們中揀選。

避免最「安全」的選擇

Phil憶述在Evernote的成長歷程中,遇過無數次的失敗,有請錯人、有推出錯的產品、有設計錯誤的功能等等,更好幾次差點面臨倒閉,但每次真正拯救公司的人都是「忠實用戶」,都是一群喜歡Evernote及經常用Evernote的投資者。

「失敗的教訓是十分重要的,以前我們常常在做決定時,往往偏向選取比較『安全』的選項,因為風險比較低,可惜這種決策方式最終證實也是錯的,是最差的選擇,後來我們開始明白當做任何決定或選擇時,只要揀選『最好』的選項,可能是最有野心的,或是最理想的,只要有機會能夠做到,那就全力去做了。」Phil 分享說。

Evernote行政總裁Phil Libin認為失敗的教訓對創業者是十分重要的。

Evernote行政總裁Phil Libin認為失敗的教訓對創業者是十分重要的。

創造「一百年的startup」

Phil展望未來10年,Evernote會由一間400人的公司增長至5千,甚至是1萬人,更可能在數年內上市集資。他希望打做Evernote成為全球品牌,只要你關心你的思想(For people who care about their mind),Evernote令你更有效率、更聰明、更方便,正如Nike的品牌就是給所有關心自己身體的人一樣(For people who care about their body)。

Phil期望:「Evernote的理念就是成為一間『100年的startup』,現在只完成了7﹪。我最重要的任務是尋找出色的人材,我一定不可能成為最後的那位CEO,所以現在要努力尋找比自己更出色的人擔任此職,重點不在我自己,而是誰能正面積極地帶領Evernote發展,在餘下的九十多年,繼續走下去!」

圖片:王嘉屏提供 王嘉屏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ingwong.hongkong  網誌:pingwong.hk

原文刊於《信報-StartUpBeat2014年12月16日

創業路難 努力今天 (eZone 13.11.14)

Google_EYE_program

創業路難 努力今天

由Google及中大創業研究中心舉辦的Empowering Young Entrepreneurs Program (EYE Program)最後選上6間香港初創企業,並於上月尾完成了美國矽谷的終極體驗之旅,跳出香港,走入「科技創新之源」。

五天行程非常緊密,除了到Google總部「尋幽探秘」外,更到訪多個知名創業培育計劃(Accelerator Program)及協作工作社(Co-working Space),最重要是有機會向成功創業家取經,以及最後在矽谷投資者面前推銷自己的公司及產品!以上活動不但這些香港初創企業有所得著,筆者隨行數天也有所「觀察」。

1)多元文化

在美國矽谷,初創企業喜歡亦十分容易找到不同種族、文化背景及思想模式的人一起創業,因為他們相信「擦出火花」比「融洽和諧」更重要,企業需要多角度思維及多樣化的創新意見,對於面向國際市場的企業尤其重要。相反,在香港也許因為文化背景及價值不同,創業者通常比較喜歡找和自己性格、背景及理念差不多的人一同創業,相對地團隊的思維會較單一。

2)暢所欲言

美國矽谷的創業家隨時隨地暢所欲言,不論是業務行情或新點子,因為他們相信聽取多些「異己意見」,有助優化新點子,業務策略變得的更好,更重要是別人在「局外人」看一定比局中人看得更清楚。他們不怕你抄襲,因為意念往往不是重點,重點是真正執行的實力。

3)人人talk得

在矽谷遇過的創業家,幾乎所有都talk得、sell得同present得。曾經遇到一位「創辦人」,有關業務發展也好,技術層面也好,問甚麼也答得頭頭是道,最後收到他的咭片才發覺他是 ﹣ Developer (程式設訊員)!talk得未必做得到或做得好,但至少賺了好感,利多於敝。

至於香港人最可貴之處就是獅子山精神 ﹣刻苦耐勞、勤奮X搏及自強不息,跟上述6間EYE Program中選企業理念一致。日間要趕行程、周圍走,晚上又要構思及練習pitching,每天只睡幾小時,明天一早又要上路了。

香港的初創企業與美國矽谷相比,仍有進步空間。創業路漫長,今天的努力未必立刻看見成果,但今天種下的種子,必成就未來的成功。

原文刊於eZone848 201411月13日

 

The 10 hottest startups in Asia right now (CNN – Vitual think tank 26.9.2014)

By Peter Shadbolt, for CNN

September 26, 2014 — Updated 1024 GMT (1824 HKT)

CNN Asia Startup article

STORY HIGHLIGHTS
  • Startups in emerging markets are designed by and aimed at a young population
  • Investors are making significant outlays in startups in emerging economies
  • Rocket Internet has a large presence in frontier markets such as Myanmar
  • Emerging economies are more likely to develop ideas that overcome specific problems

Virtual Think Tank is a digital series focusing on the emerging markets, covering their startups, the power of the middle classes on their economies and the macro environment.

(CNN) – If just one thing could define emerging economies it’s a young population — and no other place reflects this more directly than in the world of tech startups.

“If you look at Vietnam or Cambodia or Myanmar, they don’t suffer from the up-ended triangle that we all suffer from in the West of too many old people and too few young people,” said Napoleon Biggs, a Hong Kong-based digital media specialist.

Venture capitalists and startup funds are now circling South East Asia looking for ideas to invest in.

He said groups like Rocket Internet from Germany were very good at identifying “clones,” or emerging market copies of internet ideas that have originated elsewhere.

“They raise significant amounts of money and they’re not embarrassed about cloning because they say it’s all about execution, which it is.” 

Frontier markets are where these investors are seeing the greatest returns.

“They’ve gone into places like Myanmar with a vengeance,” Biggs said. “They are bringing western business savvy and they find a local partner to make it happen.”

One recurring feature of emerging market startups is that they are often aimed at solving specific problems in a country.

“In the West, the internet is often slagged off as a place where people waste their time,” said Biggs. “In emerging economies, it’s more likely to be specifically engineered to overcome an existing problem.”

Click through the gallery above to see some of Asia’s most innovative companies chosen by Napoleon Biggs, angel investor Simon Squibb, analyst Xiafeng Wang of Forrester and Ping Wong of the Hong Kong Internet Society.

Original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CNN – Virtual think tank》on 26 Sep 2014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經濟日報 13.9.2014)

HKET Matthew Prince Cloudfare Talk article

美矽谷管理思維  香港應學

佔領中環「6.22 投票」系統在十日內遭受黑客前所未有的攻擊,主要全力抵擋的幕後功臣是美國網絡服務供應商Cloudflare。

 

Clouldfare的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Matthew Prince應香港互聯網協會邀請,於8月中首次在香港公開演說如何通宵應戰、如何抵抗一天內接收高達2.5億次DNS查詢(相等於 Google 任何一刻的數量),這「十日圍城」震驚業界的網絡世界大戰,精彩絕輪。

 

重視技術人才  才有頂尖產品
故事背後,你會問為什麼當其他大公司以種種理由而退出時,這間只得百人以下的公司可有此能耐,成功擊退超級黑客?Matthew分享了幾點矽谷管理新思維,香港公司高層或初創企業可作參考。

技術人才為先 ﹣ Matthew的團隊正在考慮在亞洲開設辦事處,當然也是香港與新加坡之爭。新加坡一「收到風」Cloudflare有意在亞洲設辦事處,政府立即聯絡Matthew並以「銀彈攻勢」利誘,誠意十足,但香港政府仍是「無。動。靜」,是動作太慢還是「收唔到風」?

 

Matthew稱他們首要考慮選址的因素是人才,因為公司的產品服務是以技術為核心主導,需要聘請最頂尖的技術人才加入團隊,「有頂尖的人才,才有頂尖的產品,我們不會搶其他競爭者的員工,因為他們只懂得複製同一樣的產品,但我們要更創新思維。」可見對技術人才的高度重視及渴求。

 

供免費服務  累積實戰經驗
免費商業模式 ﹣95﹪的客戶是免費用戶,為什麼那麼浪費資源呢?公司提供免費服務的主要原因是優化產品,累積團隊實戰經驗。因為是免費服務,所以可以吸引到不同種類的客戶,客戶來自不同國家、行業、組織等等,他們所遇到的問題完全不同,從過程中團隊可以學習如何應付千奇百怪、林林總總的攻擊,豐富了團隊的技術知識庫,這是無價的。

 

堅持中立  可贏取各方信任

另外,免費客戶通常要求不高,亦願意試新功能及產品,所以產品測試均由免費客戶開始,亦即成了新產品的「白老鼠」。基於以往幫助免費客戶排難解困的經驗,那就可安心地應用於付費客戶身上,主要為投資銀行、大企業及大集團等,所以5﹪的付費客戶已足以令公司賺錢。
持中立 ﹣雖然業務時常服務政治組織,但堅持無分敵我,有求必應,例如從哈馬斯到以色列、烏克蘭的親俄與親歐陣營都有提供支援,所以好多時團隊能目擊「自己客打自己客」的有趣情景。

 

更有一次來自美國白宮的指令,要求關掉黑客公開敏感資料的網站,因為網站正好是公司的客戶,但Matthew堅持除非獲法院授權要求,否則恕難從命,他表明互聯網應是資訊自由流通的平台,不應無理作過濾或預設立場,甚至如果反香港民主組織要求支援,他們都一樣會出手。就是他們堅持中立,才可以獲得各方的信任及支持。

最令筆者佩服的是在3個鐘的講座分享裏,Matthew沒有用任何一張slide,全程一個人的Talk Show,但沒有一刻冷場,觀眾十分投入,那種「Talk得Present得」的說話絕技,絕對是香港的管理高層及創業者需要學習的。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