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經濟日報-Smart World 3.9.2015)

HKET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最大「代理人」  政府須高透明度

筆者今天終於試用Facebook的新功能,選擇一位親友作我的「代理人」,處理離世後的賬戶,這位代理人必須是百分百我信任的人,了解我及會按照我的遺願去處事。

如果她做得不稱職,我在天上也是一定會找她算帳!

現今香港有一撮人,他們從不關心自己的最大「代理人」- 政府,就算表現十分差勁,也從不找「他」算帳 。市民將辛苦的血汗錢交給這位 「代理人」,賦予他不同特權去管理有限的資源,影響不但是現在的生活,更是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的人,可惜這撮人仍是「 粒聲唔出」,令人費解。

平衡各方顧慮  不能閉門造車

夜斬西環古樹事件看來,斬樹固然令人十分心痛,但如果當初政府能公開咨詢又或是清楚交代程序、原因來龍去脈,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亦是明白事理的。

作為政府及公營機構人員,很多時也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分,他們只是市民的「代理人」,服務市民、公眾利益才是核心價值及工作依歸,當中的過程必須要公開及透明,不能讓人感覺是閉門造車,這讓亦可平衡各方顧慮,讓市民放心繼續給你做下去。

從2002年起,每年的9月28日為國際知情權日(International Right-to-Know Day),旨在提升公眾對於知情權的意識,尤其充分獲得政府資訊及數據方面,同時亦宣揚資訊自由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市民賦予政府特權,市民就有權知情,高透明度的運作就是建立互信的基石。筆者雖然面對不少限制,但仍會堅持公營機構必須高透明度的立場,因為這是底線。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9月3日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經濟日報 17.10.2013)

HKET HKTV article

沒有透明度 如何能服眾

收到令人失望及憤怒的消息後,在Facebook發現了那個Page,我Like的時候只是1萬個Like左右,到凌晨2時多短短8個小時,已有26萬個Like了。心中「嘩!」了好幾次,第一次親身見證互聯網的震撼威力!
連黃之鋒在facebook也說:「學民思潮絕食佔領12萬人先有16萬Like,政府一唔發牌,5個鐘內16萬Like……點都好,請大家盡Like,這就是民意。」

 

反國教後 政府再創「佳績」

對,這就是民意。上年學民思潮能在短時間內善用社交媒體,傳播反國教信息,凝聚群眾,Facebook Fans Page收集了16萬個Like,引發12萬人圍政總,大家相信這已是個紀錄。但發牌當天,政府再創「佳績」,破新紀錄,以時速計,每小時3萬多個 Like增長,即代表每小時有3萬多人同政府講:「萬人齊撑!快發牌比香港電視!」絕對可以說:「口水都可以浸死你,盲都可以睇見,聾都會聽到。」

一個人走出來表示不滿,其實已經代表背後有多於一個「沉默」的人不滿,現在即是代表不滿發牌的人是26萬的倍數,我正為政府如何拆這超級「巨彈」而擔心。

以我不專業的分析,好簡單,香港人大多數是沉默的一群,基本上「敵不動,我不動」,我不理你做甚麼,就算有甚麼不滿,最多飲茶同「吹水」時高談闊論一下,但上次反國教事件,身為家長的市民,心態基本上認為:「你搞我都算,你搞我個仔同女就唔得,我一定同你死過!」

 

不解釋發牌原則 引質疑

至於今次,身為一個普通香港市民,我們的期望很簡單,就是有更多選擇及有質素的免費電視節目,政府選擇性地只向兩個免費電視發牌,拖延發牌多時後,市民認 為準備最充足、最期待的香港電視卻莫名其妙地不獲發牌,政府不解釋原因,不披露發牌原則只說是「一籃子原因」,有講等於無講。更奇怪是,以「避免過度競 爭」為藉口,拒絕同時向三間電視台發牌,市民必問:「不是為了引入競爭而發牌?以市場主導,汰弱留強,令市民受惠於更高質素的電視節目嗎?」再者,這次發 牌不是真正的免費頻譜,同無綫亞視的不一樣,不是大家安坐家中就可以睇到,必須要安裝機頂盒。唉……無言了。

政府剝奪市民的知情權,透明度等於零,怎能讓市民相信政府沒有黑箱作業,沒有「關照」現有兩台?我眼見上次反國教「政治中立」的一群,今次統統都走出來表態了,這不但代表民意,更代表市民對政府高呼:「請不要試探我們的底綫,不要得‧寸‧進‧尺!」

今天我們要珍惜網上發聲的自由,堅守公義,「今天不站起來,明天站不起來!」

撰文:Ping Wong 從事資訊科技及通訊業超過十年/專責業務發展及市場推廣/現為香港互聯網協會秘書長
欄名:新香港人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0月17日